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第一百零六章、遭遇沙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六章、遭遇沙盜!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

第一百零六章、遭遇沙盜!

李牧羊睜開眼睛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自己竟然還活著。

他以為自己死定了。

從那麼高的地方落下去,耳朵呼嘯的風聲彷彿都持續了好幾個世紀,粉身碎骨四個字是自己最真實的寫照了。

「崔小心呢?」李牧羊猛地起身,眼睛四處尋找著。

沒有看到崔小心的身影,入眼處卻是一大片荒涼的戈壁。

紅色的岩土就像是天邊的晚霞,空蕩、貧瘠,卻又讓人有一種心靈震撼的悲傷。

身體在不停地搖晃,屁股時不時地被顛起然後又迅速地落下。

人喊馬嘶,車輪轆轆。

李牧羊這才發現自己正躺在一輛馬車的貨物上面,數十輛大車組成的車隊蔓延成一條蛇形的長陣。

頭腦暈沉沉的,李牧羊一時半會兒還反應不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是正在爬山嗎?不是從山上掉下來了嗎?怎麼現在又到了這戈壁裡面?

幻境和現實不停交錯,李牧羊有種神經差亂的感覺。

難怪這星空學院能夠成為神州最神秘的學院,這入院考察也實在太艱難了吧?這是要把人給往精神分裂玩埃

「小夥子,你醒了?」一個粗壯的漢子打馬過來,咧開嘴巴對著他憨笑。

漢字說話帶著濃重的關中行省口音,和江南的吳膿軟語相差甚大,但是卻很容易聽懂。

他的身上披著輕甲,腰間掛著一把青色大刀。眼神有神,看起來身手不凡的模樣。

「我為什麼在這裡?這是在哪裡?」李牧羊急聲問道。

「這裡是紅魔谷。」漢子笑呵呵地說道。他用手指著遠處奇形怪狀的紅色沙丘,說道:「你看看那些山坡像不像是紅色的魔鬼?」

「像。」李牧羊點頭說道。他不在乎那些紅色沙丘像什麼,他更關心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那我怎麼到了紅魔谷?」

「是我們救了你。」粗壯漢子爽朗笑著,說道。「你昏迷不醒躺在路邊,我們把你給救了回來。」

「你們去了花語平原?」

「花語平原?那倒沒有。那種地方我們可不敢去,我們是在紅樹林看到你的」粗壯漢子笑著說道。

李牧羊有種想死的感覺了。

紅樹林又是哪裡啊?他想要走回到無名山又得多少天啊?會不會又像上次一樣一路走來遭遇無數次的襲擊刺殺李牧羊有種身體脫力的感覺。

「我的命怎麼就那麼苦啊?」

「我還有個同伴你們發現我的時候,有沒有發現一個姑娘?一個漂亮地姑娘。」李牧羊急忙問道。

「沒有。」粗壯漢子搖頭說道。「我們只發現你一人,未曾發現一個漂亮姑娘。」

李牧羊又是一陣哀嘆,他覺得自己現在已經神經錯亂了。

他擔心自己沒機會進入星空學院,倒是先進入專門用來收治帝國犯下種種心理疾病的神經病院。

「還沒請教大哥尊姓大名」

「不敢當。」粗壯漢子哈哈大笑,說道:「我叫甘陽,是關中行省萬利鏢局的鏢頭,帶著手下的兄弟來送一趟貨」

李牧羊看看那長長的車頭,問道:「甘大哥,請問這趟貨準備要送到哪裡?」

「送到石門鎮,然後在哪裡卸貨,有人接貨。」甘陽倒也坦白,直接說出了他們此行的目的地。

「石門鎮」李牧羊輕輕念叨著這個名字,滿嘴的苦澀。這又是一個他所不熟悉的名字和地址。他想要去花語平原,他想要去無名山,他想要進星空學院跟著這車隊猴年馬月才能夠趕過去啊?

「甘大哥,我想知道,從此地去花語平原有多遠?大概要走多少天?」

「什麼?」甘陽大驚,說道:「小兄弟,不要怪哥哥沒有提醒你,那花語平原可是神州十大凶地之一,人跡罕至。我們聽著就覺得毛骨悚然,你竟然想要去那種地方?」

「我也不一定非去不可就是隨便問問。」李牧羊敷衍地說道。他不想解釋什麼,那樣與事無補,也只會讓好心人平白為自己擔心而已。

甘陽仍不放心,說道:「小兄弟,我知道你年輕膽大,但是有些事情還是不要輕易嘗試的好。活得好好的,何必拿命去玩呢?」

他指著守護在車隊兩側的黑衣漢子們,說道:「我們鏢局的兄弟最怕走紅魔谷,為什麼?因為很有可能會遇到沙匪。那些沙匪兇殘毒辣,不僅搶貨而且殺人。每年被他們搶走的貨物和殺掉的鏢師也不知道有多少可是,能不來嗎?每個人都有一大家子人要養活。他們不來,老婆孩子吃什麼?穿什麼用什麼?」

「他們這是把腦袋拴在褲腰帶上賺錢養家,你倒好,活得好端端的,卻自己要去花語平原自尋死路咱們相遇也算是有緣。我把你從那紅樹林救出來,你就欠下哥一個人情。不讓你還別的,就給我好好地活著。活得長長久久的。答應哥哥,那花語平原咱不去了,好不好?」

「我」李牧羊看著他憨厚真誠的表情,隱含憂慮的眼神,沉重地點了點頭,說道:「好,我答應你」

花語平原他還是要去的,只是他會保護好自己。要讓自己好好地活著,活得長長久久的。

「好兄弟。」甘陽一巴掌拍在李牧羊的肩膀上面。他那撲扇般的大掌幾乎要把李牧羊的骨架給拍散了。

李牧羊痛得呲牙咧嘴,跟著呵呵傻笑。

甘陽打馬走在李牧羊身邊,問道:「小兄弟叫什麼名字?」

「我叫李牧羊。」

「李牧羊?牧羊,好名字。我們鏢局裡面也有牧馬犬它們能夠幫我們看管好跑散的馬匹。」甘陽笑呵呵地說道。

聽到這邊的笑聲,又有幾名年輕的鏢師也圍攏了過來陪著說笑。

其中有一個叫甘亮的少年,年紀和李牧羊相仿,卻自豪地說自己已經走了三年鏢了。也就是說,在李牧羊還在學校里讀書的時候,他就已經和這些粗壯的漢子們走南闖北吃沙子迎烈日賺取一家人的吃食。

甘亮臉色黑紅,卻有著少年人才有的純黑眼神。

他對李牧羊極有好感,不停地詢問他一些問題。

李牧羊對他說,以他現在這樣的年紀,應該是讀書的時候,怎麼跑出來做鏢師了?

甘亮說他這輩子沒機會讀書了,不過他要存很多錢好讓自己的兒子讀假如他能夠娶到一房婆娘的話。

在他知道李牧羊的家是在江南城之後,他一臉嚮往地說道:「我爸去過江南城,他說那是帝國最富有最漂亮的城池總有一天我也要去江南城,押著長長的鏢隊趕過去。」

聽到甘亮的話,甘陽的臉色有些哀傷。

趁著甘亮打馬出去吆喝馬匹的時候,甘泉小聲向李牧羊解釋,說道:「甘亮的父親也是我們鏢局的鏢師,就是在走鏢路上被匪盜殺死走得就是紅魔谷。我們鏢師行業有個規矩,就是父死子替,老子死了,兒子接班繼續走鏢。甘亮才一人多高的時候,就已經跟我們一起走鏢了沒辦法,家裡老娘有病,一天兩碗葯,不來沒有活路。」

李牧羊聽得心酸不已。伸手摸了摸自己懷裡的金幣,想著離開的時候把其中一半送給甘亮。這樣的話就可以減輕一下他的生活負擔了。至少這些錢可以拿去給他的母親抓藥治玻自己去了星空學院,應該也沒有太多需要花錢的地方。

正在這時,正前方有濃煙捲起,朝著這邊快速襲來。

「不好。」甘陽大驚,看著那股濃煙所在的方向大聲喊道:「沙盜來了大股沙盜」

那不是煙,是沙盜奔跑起來時帶起來的漫天沙土。

「有沙盜」

「沙盜來了」

聽了甘陽的預警,商隊立即就忙活起來。

走在最前面的車隊停了下來,後面的車隊趕了上去和他們圍攏成一個小圓圈。馬頭朝著圓圈內側,貨物被頂在最外圍阻擋敵人進攻。商隊裡面的一些管事夥計面如死灰戰戰兢兢的躲在包圍圈的最中央。

甘陽指揮著幾十名鏢師排成兩排,擋在車隊的最前方。直接迎接向衝鋒而來的沙盜。他們的動作迅速平穩,不見有絲毫紊亂。看起來平時沒少訓練。

商隊找他們過來,就是為了守護貨物人員的安全。這個時候就是他們出力賣命的時候了。

贍甘亮也在其間,矮上一截的他就像是被一群母雞圍攏在中間的小雞崽。

李牧羊的心臟猛地揪緊,出聲喊道:「甘亮」

甘亮轉身,黑瘦的臉上滿是堅毅和仇恨。

他看起來也很緊張,握刀的手在微微的顫抖。但是仍然努力地笑著,大聲對著李牧羊喊道:「不要怕,我們會保護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