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第一百零七章、恨意難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七章、恨意難平!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

第一百零七章、恨意難平!

砰砰

砰砰

馬蹄陣陣,整齊劃一。

同時抬起又同時落下,如疾風般朝著商隊虎撲而來。

明明是一撥匪盜,搶奪久了,殺戮重了,竟然有了正規軍隊的威勢和血性。

他們穿著緊身黑衫,身披黑色大袍。

就像是一陣黑色的旋風,捲起漫天的煙塵席捲而至。

沒有亂七八糟的吆喝、也沒有威脅恐嚇的喊叫,甚至連那急促呼吸都讓人覺得是那麼的靜默沉穩。

他們的身體俯在馬背上,儘可能的不發出任何聲音。

只有那高高揚起的修長馬刀,才赤裸裸地暴露出他們死神收割者的身份。

他們的騎術極好,身體隨著烈馬的奔跑而上下起伏。不用雙手,純粹用雙腿控馬。

由遠及近,剎那之間。

剛才還是一片黑色的身影,現在已經能夠看到他們那一張張陌生的臉,那每一張陌生的臉上一個個猙獰的表情

他們比血狼可怕,比魔鬼惡毒。

甘陽面容冷峻,不停地用舌頭舔著自己乾裂的嘴唇。這是他的一個習慣性的動作,每次遭遇危險或者內心緊張時就會自然做出來。

沙盜肆虐千年,和他們鏢師這個職業一樣,也是有傳承的。

俗話說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那些生活在沙漠之中的人類族群無以為生,只有靠搶奪和殺人來積累財貨世代延續。於是,搶奪和殺人在他們那裡成為一種光明正大也必不可少的謀生手段。

沙盜要生存,所以他們要掠奪,他們要殺人。

鏢師也要生存,所以他們要保護貨物,他們要犧牲自己。

自古以來,這就是兩個對立的族群。

沒有仇恨,卻又不死不休。

甘陽沒少和沙盜打交道,他身邊的不少兄弟就是護鏢的時候被沙盜給殺死的,死在他的眼前包括甘亮的父親。

那種挫敗感,那種無力感一次次地讓他在午夜夢時痛哭流涕難以平靜。

但是,以前他們經歷的都是小撥沙盜。二三十人,最多三五十人。一輪衝鋒,殺人搶貨後轉身就撤。

這一次不一樣,這一次來的沙盜足有百人。

他不知道他們這趟保得是什麼鏢,但是想起關中的藥材巨頭白鋒銳鄭重其事地去和老鏢局一番深談,然後老鏢局便鄭重其事地把自己請到內室,說讓自已帶上鏢局全部的兄弟務必保證此趟貨的安全,一個來回,他們鏢局就能夠起死回生,那些死饒家屬日子也能夠過得輕鬆舒適一些。

顯然,這趟貨值不少錢。而這些沙盜則聞到了血腥味道聚攏而來準備干一場大買賣。

這趟鏢不能丟,丟了他們賠不起,鏢局完了,他們這些兄弟也全都完了。

「弟兄們,我們為了什麼而來?」甘陽聲音尖銳地吼道。他也不明白怎麼回事兒,自己的嗓子突然間就變成了這個模樣。就像是被人用熱火給燙傷了一般。「我們不是為了保家衛國,也不是為了護這趟鏢我們就是想給一家老小掙一口吃食。貨平安了,一切都有了。貨丟失了,鏢局完了,我們也都完了。」

甘陽抽出腰間掛著的大刀,喝道:「沒什麼好說的,和以前一樣操傢伙上。」

「操傢伙上。」聚攏在甘陽身邊的眾多鏢師各自抽刀大聲吆喝著。雖然此方人少,但是氣勢卻也不弱。

「殺。」甘陽一馬當先,催馬舉刀朝著前方衝鋒。

「殺。」眾多鏢師也都催馬進攻。

斷人財路,如殺人父母。這是深仇大恨,哪能不賣力拚殺?

當然,那些沙盜也是這麼想的。

沒有減速的意思,在即將和甘陽所率領的鏢師對上時,那些沙盜反而再次加快速度。跨下戰馬的潛能被他們發揮到了極致。

「殺。」為首之人臉色冷峻,牙縫間露出一個冰冷的字眼。

「殺。」那些黑袍人舉著馬刀,朝著甘陽等人撞了過去。

甘陽和那個黑袍人對砍了一刀,然後錯馬而過。

甘陽只覺得虎口發威,胸口激蕩不已。而那個黑袍人卻已經沖入了已方陣營,連續砍掉了甘潮和王小德的腦袋。

對方是個高手,兩人實力不在同一個級別。

其它的黑袍沙盜沖入鏢師隊伍,猶如狼入羊群,將那些只會簡單幾手功夫或者僅僅是身強體壯想靠力氣換一碗飯吃的鏢師給砍得七零八散紛紛掉下馬來。

甘陽目眥盡裂,暴喝一聲,調轉馬頭再次朝著黑袍沙盜沖了過去。

擒賊先擒王,只要他能夠把那個沙盜盜首給斬落馬下,定然能夠動搖軍心,讓他們無功而返。

「受死吧。」甘陽咬牙嘶吼。那種絕望的感覺又來了,那種竭盡全力想要殺死對手,可是無論你多麼努力多麼拚命都沒辦法做到的現實讓人陷入歇斯底里的抓狂狀態。

又一次交錯而過。

甘陽的寶月刀砍向黑袍人的胸膛,黑袍人的斬馬#刀也同樣斬向他的腦袋。

以命搏命的打法。

甘陽知道自己不是這個黑袍人的對手,他願意以自己的死來換取一條人命。希望這樣能夠給自己的族人自己的兄弟換來一條活路。

甘陽飛在空中,他看到了自己的馬,他還看到了自己的身體。

他的棗紅色大馬拖著自己龐大的身體向前狂奔,完全沒有發現他們掉落了什麼東西。

飛在空中的是他的腦袋,他的大好頭顱被斬馬#刀一刀斬斷然後挑向了半空。

他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大馬和身體越跑越遠,最後消失到不見影子。

他的腦袋落在地上,死不瞑目。

「甘叔」甘亮正在和一個黑衣沙盜對砍。看到甘陽慘死,動作停滯,大喊一聲。

也只是因為這一停滯,那個沙盜趁機在他的背上砍了一刀。

就像是被螞蟻咬了一口,他根本就感覺不到疼痛。

「甘叔甘叔」他嘶吼著,喊叫著,調轉馬頭朝著甘朝的腦袋衝去。這個天性淳樸的少年忘記了戰場的兇險,殺伐的恐怖。他只想奔到自己的叔叔面前,抱起他的腦袋放聲大哭。

父親死了之後,甘叔是他們全家的希望。是他唯一可以依靠的肩膀,是他最親最親的親人。是在他心中代替了父親那個傘

可是,他現在也死在自己的面前,被人一刀砍掉腦袋

那個沙盜滿身染血眼神殘忍,以為甘亮想要逃跑,驅馬狂追,舉著仍然滴著血滴的斬馬#刀朝著甘亮殺去。

「甘亮,快跑快跑氨李牧羊急得都快要瘋了。

他從馬車上跳了下來,胡亂地在身邊抓著什麼。

他抓到了那把通天劍。

真是奇怪的事情,不管他掉落到哪裡,這把通天劍總是跟在他身邊,緊緊地拴在他的腰帶上面。

他抽出長劍,朝著那緊追甘亮不放的黑衣沙盜沖了過去。

僅僅是一個回合啊,僅僅是一個照面啊,這些該死的沙盜,這些全部要下地獄的屠夫就幾乎把那些剛才還活蹦亂跳的鏢師給屠宰乾淨。

那個粗壯的漢子一臉擔憂地對自己說:我把你從那紅樹林救出來,你就欠下哥一個人情。不讓你還別的,就給我好好地活著。活得長長久久的。

那個臉上長滿青春痘的大哥叫黃宣,他遞給自己一個鐵皮水壺,說道:喝口水潤潤喉嚨吧,這壺水是乾淨的,我還沒喝過

那個有著黑亮眼珠的少年一臉驕傲地對自己說道:總有一天我也要去江南城,押著長長的鏢隊趕過去。

還有一些人和自己說過話,不知道說些什麼的時候就善意地對著自己微笑。

他們有老婆,有孩子,有需要照顧的家人。他們有血有肉,是活生生的人。

但是,他們卻被這些沙漠裡面的魔鬼一個個地砍死,身首異處。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啊,也就是喝一口水的時間埃

他們就全都死了。

李牧羊覺得自己要瘋了。

恨啊!

恨啊!

恨得血脈僨張,恨得身體顫抖。

他拚命地跑著,拚命地跑著。

他越跑越快,他跑得比那些戰馬還要快。

他追上了那個黑衣沙盜,他的身體高高地躍起。

然後手舉通天劍,一劍砍向他的脊背。

那個黑衣沙盜感覺到了身後的危險,他驚恐地轉過身來,那滴血的斬馬#刀想要阻擋。

他的斬馬#刀被砍成兩截,就像是砍斷了一隻樹枝。

他的身體被切成兩半,就像是切開了一塊豆腐。

他兩邊臉上都還帶著畏懼的表情,他終於體會到了死神降臨的絕望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