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第一百零八章、不平則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八章、不平則鳴!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

第一百零八章、不平則鳴!

李牧羊的心中充滿了戾氣,充滿了仇恨。

他要爆發,要殺伐,要和這些視人命如草芥的沙盜拚命。

他必須要為那些鮮活的生命做些什麼,不然他覺得自己會瘋掉。

他的身體完全處於暴走狀態,深紅色的血霧再一次包裹住了他的瞳孔。

手背上那許久不見的鱗片再次浮現,就像是一枚漆黑地棱形鑽石般閃發出耀眼的光華。

鱗片上面有閃電橫空,有驚雷轟鳴。它們都是微小的,難以突破那鱗片世界的束縛。就像是一條微型的黑龍被裝進了琉璃瓶子里。

李牧羊的雙腿竟然跑過了戰馬,他的身體高高地躍起,然後一劍將那個沙盜給劈成兩半。

沙盜驚駭的表情還印在李牧羊的腦海,沙盜的身體已經從馬背兩邊向下滑倒。他的雙腳還插在馬鞍里,然後被戰馬拖著向前逃跑。

甘亮轉身過來,他一臉驚詫地看著從半空中落地身上鮮血淋漓地李牧羊。

「你」甘亮指著李牧羊的臉,震驚地連話都說不清楚了。「你你小心。」

他的瞳孔突然間收縮,表情變得無比的恐懼,身體從馬背上跳起,然後朝著地上的李牧羊撲了過去。

在李牧羊的身後,兩個沙盜正一左一右地夾擊而來。

他們手裡的馬刀高舉,然後挾裹著呼嘯的熱風朝著李牧羊的脖頸和後背劈去。

這個愚蠢的傢伙,竟然殺掉了他們的一個族人他們要讓他血債血償。

你看,沙盜也是很講義氣的。

李牧羊沒有轉身,他從甘亮的瞳孔里看到了身後發生的一切。

手裡的通天劍閃發出明艷的紅光,就像是一條火蛇在劍刃上面纏繞盤旋。

李牧羊的身體一百八十度旋轉,手裡的通天劍猛地朝著身後揮去。那條火蛇破劍而出,朝著那兩個沙盜的身體上面衝去。

那兩個沙盜的表情有瞬間的獃滯。

於此同時,他們騎在馬背上的身體仍然保持著衝鋒的姿態。

跑著跑著,他們舉刀的上半身突然間朝著地面掉落下來,而他們的下半身仍然騎坐在馬上朝著李牧羊衝鋒。

從腰間部位,被人一分為二。

血水如泉,向上狂噴。

甘亮的身體也終於撲了過來。

他從後面把李牧羊給推倒,然後自己重重地壓在李牧羊的背上。

「李牧羊」甘亮出聲喊道。

李牧羊猛地翻身,把他的身體給壓在下方,手裡的通天劍朝著上方撩去。

那個沙盜盜首從天而降劈下來的一刀被李牧羊給擋了下來。

他不僅僅沒能夠殺掉李牧羊,反而自己手裡的百戰寶刀被劈出一個巨大的缺口。

沙盜匪首的身體在空中倒飛而去,站在遠處滿臉驚詫地看著從地上翻身站起來的李牧羊。

「你是什麼人?」紅鬍子一臉警惕地盯著李牧羊,用極其怪異的腔調問道。

李牧羊眼睛血紅,一言不發,再次朝著這個沙盜盜首走了過去。

「李牧羊,小心氨甘亮坐倒在地上大聲喊道。他知道這個紅鬍子的厲害,他帶領的沙盜殺人無數,也不知道有多少英雄好漢折在他的手上。

他不知道李牧羊是什麼身份來歷,但是做為他的朋友,至少他心裡是這麼想的,他不希望李牧羊出事。

李牧羊恍若未聞,提著通天劍朝著那紅鬍子走了過去。

「找死。」紅鬍子也怒了。自己縱橫關中十幾年,這紅魔谷就是自己用來殺人搶貨的後花園。哪路商隊看到他們不是哭爹喊娘跪地求饒,主動交出自己的財貨或者女人。這個小子不僅僅激烈反抗,而且還殺了他這邊的三個人把他的腦袋砍三次都不夠賠的。

紅鬍子雙手握緊斬馬#刀的刀柄,暴喝一聲,雙腳蹬蹬蹬地朝著李牧羊所在的方向沖了過去。

李牧羊的步伐加快,然後一劍直刺。

兩人擦肩而過。

斬馬#刀高舉在半空還沒來得及落下來,紅鬍子的腹部卻多了一個流血的窟窿。那把通天劍插在他的胸腔位置,鮮血汩汩,冒著溫熱的氣體。

紅鬍子瞪大眼睛看著自己的胸腔,看著那把沾染上自己血液的長劍,不敢相信自己就這麼被人給捅死了。

縱橫半生的沙盜,殺人無數的惡魔,就這樣狼狽地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他不服!

「首領。」一名正在截殺其它鏢師的大塊頭沙盜看到紅鬍子慘死,大吼一聲朝著李牧羊沖了過來。

戰馬狂嘶,斬馬#刀閃發出明亮的光芒。

李牧羊站在原地不動,等到斬馬#刀即將落在自己頭頂上的時候,他突然間一拳轟出。

《破體術》之破拳!

他這一拳直接打在馬腹胃部上面,戰馬嘶鳴一聲,整個身體連帶著後背上的沙盜一起凌空而起倒飛出去。

戰馬倒地而死,那名黑衣沙盜也嘔血而亡。內臟已經被震碎了。

那些揮刀砍殺其它鏢師的黑衣沙盜們終於將視線轉移到了李牧羊的身上,他們看看背後露出滴血劍刃的紅鬍子,又看看被李牧羊一拳打飛出去的戰馬和族人,眼裡露出驚恐的神色。

他們彼此對視一眼,然後一起朝著遠處奔跑而去。

他們想要逃跑。

李牧羊看著地上滿滿的屍體,哪肯就這樣讓他們給跑了?

他從紅鬍子身上拔出通天劍,無視那血水四濺,身體騰空而起,朝著那些拚命地用馬刺刺擊馬股想要逃命的沙盜追去。

他手裡的長劍飛舞,一顆顆人頭落地。

駿馬在奔跑,人頭在紅色的沙地上面排成一條直線。

撲通

跑在最前面的一個沙盜從馬背上面一頭栽倒了下來。他的身體哆嗦,張嘴說話都不利索了。

他把頭上的黑袍扯掉,露出一張和甘亮那般年輕稚嫩但是更加黑紅的面孔。

他趴在地上對著李牧羊磕頭,腦袋砰砰砰地撞擊在沙土上面,聲音顫抖地哭喊著:「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求求你不要殺我,你讓我做什麼都行,我願意給你做奴才」

李牧羊的臉上沒有任何情感,血紅色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著那個少年沙盜。

少年沙盜更加害怕了,用腦袋磕地磕得更加起勁兒,腦門前面一片血肉模糊,哀求著說道:「我沒有殺人,我只是跟著族人過來找一些吃食的。我母親病了,我得找錢給他買葯。我沒有殺過人,求求你饒過我吧,我什麼都不知道」

「他也是。」李牧羊聲音嘶啞地說道。

甘亮也是,他的父親被沙盜殺死,他的母親病了,所以他才在小小年紀出來跟大人走鏢。

都是為了家人找口吃食,都是為了給母親治病,但是,這不是他們殺人的理由。

李牧羊手裡的長劍揮舞,少年沙盜的腦袋被掀到了半空。

直到這個時候,他還難以接受眼前發生的事實:我只是,想給自己的家人找一口吃食如此而已。他們怎麼就把人殺了呢?

李牧羊走回去的時候,地上屍橫遍野。有鏢師的,有夥計的,也有沙盜的。

有人被砍掉了腦袋,有人被砍掉了胳膊,有人被砍成了兩半,有人被砍成更多半

快要死乾淨了!

李牧羊睜開眼睛看到的那個商隊,那些生氣勃勃卻又心地善良的鏢師,那幾名沒有打過招呼卻用善意的眼神看過來的商隊夥計,幾乎全都死了。

甘亮是商隊唯一的活口。

他抱著甘陽的腦袋坐在那裡,沒有大哭,也沒有悲嚎。只是無聲的流淚。

此情此景,就連哭都哭不出來了。

他的身後血水狂溢,身上的衣服都已經被血水給浸濕了。背後那一刀砍得又深又長,極其致命。

李牧羊在死人懷裡一陣摸索,然後找出刀傷葯和紗布出來。他知道這些鏢師身上會隨時隨地帶上這些。

他走到甘亮的身後,一言不發地替他包紮。他把整瓶行軍散葯都倒在那道口子上面,可是仍然沒辦法止住那鮮血的流敞。

「我活不了了。」甘亮看著李牧羊說道。

「活得了。」李牧羊說道。

「活不了了。」

「活得了。」

「我知道」甘亮看著李牧羊的眼睛,一臉認真地說道:「我知道我活不了了。我要死了。不過我不怕,甘叔和我在一起,還有其它的叔伯哥哥和我在一起,我一點兒也不怕,我從小就和他們在一起」

「我就是擔心我媽,我不在了她怎麼辦?她還生著病,風濕,全身痛,都沒辦法下床吃什麼?用什麼?也只有死路一條埃」

「還有我二娘,她的眼睛瞎了,靠著二叔每個月的餉銀吃飯。還有根子叔,他的腿被砍斷了,靠著根子哥給錢買米可是我們都回不去了,他們怎麼辦啊?」

一陣風來,少年悲愴的聲音被傳得很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