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第一百一十一章、燕相馬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一章、燕相馬說!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

第一百一十一章、燕相馬說!

李牧羊睜開眼睛的時候,仍然覺得心中恨意難平。

他清楚那只是幻境,是虛幻,是一場噩夢,但是那夢裡的一切卻是那麼的真實那麼的讓人難以忘懷。

他難以忘記那些身披黑袍的沙盜高舉著斬#馬刀席捲而來瘋狂砍殺的人間煉獄場景,他難以忘記大塊頭甘亮那憨厚認真的表情,他說我把你從那紅樹林救出來你就欠下哥一個人情不讓你還別的就給我好好活著他更難以釋懷甘亮的死,難以釋懷那個病弱婦人聽說自己的兒子去了江南時凄慘地嚎叫。

就算自己把懷裡的金幣全給她了又如何?就能夠買走她痛失愛子的傷心絕望嗎?就能夠讓她拾回對生活的希望和對明天的信心嗎?

悲涼入骨,痛入心扉。不過如此。

那不是故事,是李牧羊經歷過的人生。

「同學」在他的眼前出現一張肉乎乎的大臉。

李牧羊猛地回神,這才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巨大的廣場上面。廣場被煙霧籠罩,流雲翻滾,變幻萬千,看起來就像是天宮仙池一般。

李牧羊四處打量一番,出聲問道:「這是在哪裡?你又是誰?你想考我什麼?」

「同學」身穿灰衣的胖子連連擺手,說道:「同學,你不要誤會。我並不是主考官,也不會再考你什麼恭喜這位同學,你已經順利經過酒色財氣四關,攀登斷山山頂,成為星空學院的一名新生。」

順利過關?攀登山頂?

李牧羊認真地想想,自己用淵博的酒文化知識征服了那個酒老,所以順利地過了酒關。捨命相救崔小心,卻又被她拖著跳下懸崖,那一關算是成功還是失敗?

還有被商隊搭救,遭遇沙盜,鏢師全滅這是氣關還是財關?

考核標準是什麼?通關標準又是什麼?有沒有標準答案?

難道說,星空學院的某些人說你過了你就過了,說你沒過你就被遣送回家是不是太過兒戲?

信譽道義在哪裡?公平公正在哪裡?

當然,李牧羊心中雖然有一百萬個問題,卻絕對不會出聲問出來。

人家都說你過關了,你還有必要糾纏這些不放嗎?要是他們覺得你的思想不成熟,再讓你去過一下什麼風雨雷電金木水火土之類的關卡怎麼辦?

星空學院的牛逼他還沒感覺到,但是星空學院的傻逼他已經深有體會。

哪有這麼折騰自己家學生的?

「謝謝。」李牧羊說道。「這是哪裡?」

「這是點將台。」胖子笑著說道。

「點將台?怎麼跟軍隊似的?」

胖子抿嘴嬌笑,說道:「點人龍強者為將,聚陣屠龍,這可不是普通的軍隊可以相提並論的。」

「聚陣屠龍?」李牧羊的心有些微涼,笑著問道:「為什麼要屠龍啊?」

「那我就不得而知了。」胖子微笑,說道:「太過久遠的事情,誰知道呢?不過,想必總是有理由的。不然的話,咱們的那些人龍強者也不會做那樣的事情大家都很忙,您說是不是?」

「是是是。」李牧羊連連點頭,說道:「不然的話,誰吃飽了撐著跑去屠龍啊?還沒請教大哥怎麼稱呼?」

「可別這麼說你是星空學院的新生,以後就是咱們整片星空最耀眼的人物。我就是一個小小雜役,可不敢當您的大哥您叫我何安就成了。」

「何安大哥」李牧羊才不在乎你是雜役還是其它的什麼人物呢,胖子公輸垣離開的時候說過,到了星空學院要多抱大腿。他剛才留意過這個何安的大腿,也挺粗的說不定他就是一個隱藏強人呢?說不定這是星空學院派來考核自己的又一關呢?

李牧羊已經對星空學院的院品失去了信心,誰知道過了酒色財氣四關就沒有其它的關卡,誰知道現在是幻境里還是現實中他打量過周圍的環境后,覺得這比幻境還像是幻境了。

「別別」何安連連擺手。「同學,這可是折殺小的了。」

「何安大哥不要客氣,我也是貧困人家出生,我家是開糕點鋪的我在這裡人生地不熟,其它的同學又不太喜歡我。所以,很多時候還需要何安大哥多多照應。」李牧羊一臉誠摯地說道。

這次他倒是沒有說謊,和那些騎著蜂鳥過來的同學相比,他確實算是『貧困人家出生』。而且那些同學一個個恥高氣揚,看起來很不喜歡他。一個紫色頭髮的女孩子說在星空學院等著自己,一個黑頭髮的男人說別讓我在星空學院看到你面對這樣的校園暴力,李牧羊都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辦才好。有一個熟人照應,自己的日子應該稍微好過一些吧?

何安深以為然地點頭,說道:「學校雖然講究有教無類,但是因為一些特殊的歷史原因,有一些學生的身份來歷是讓人招惹不起的。不過你也不要放在心上,這裡是星空學院,不管他們在外面是什麼身份,不管他是公子還是王子,這裡都是可以說理的地方。大忙幫不上,有什麼事情,我也可以幫忙通傳一聲這位同學貴姓?」

「我姓李,名字叫做牧羊。李牧羊。」李牧羊笑著說道。

「牧羊同學,我現在帶你去簽到選課程,然後取宿號。你可以暫時休息,等待授課先生的召集。」聽了李牧羊的話,何安對李牧羊親熱了不少。

「謝謝何安大哥。」李牧羊笑著說道。

點將台實在太大太大,李牧羊都不知道自己在雲霧裡面走了多久,總算是到了一幢幢同樣隱藏在雲霧裡面的古樸建築門前停了下來。

「這邊來。」何安對著李牧羊招手。

他走在前面推開一扇大殿的大門,裡面有兩幾名正在忙活的灰衫雜役。

「有位新同學來報道。」何安大聲喊道。

「這位同學叫什麼名字?」一個長相老成的長者出聲問道。

「李牧羊。」李牧羊再次報出自己的名字。

「李牧羊」長者在面前的竹箋間一陣翻找,果然找到了李牧羊的名字檔案。笑著說道:「好名字。牧羊同學來得早氨

「早?」李牧羊一愣,說道:「還有其它同學沒有來嗎?」

「除了你之外,其它同學都還沒來。」長者笑呵呵地說道。

李牧羊大喜,心想,難道自己是率先越過酒色財氣四關的第一人?難道自己不僅僅是西風帝國的文試第一,還是星空學院的考試第一

即而大驚,木秀於林,風必摧之。自己這般優秀,而且又如此高調的表現出來,其它學生妒忌怎麼辦?

就如山下遇到的那幾個富家公子小姐,如果他們不是看到自己財大器粗心生惱意的話,為什麼如此為難自己?

李牧羊正胡思亂想的時候,大殿正門再次被人推開。

「新同學前來簽到這位姑娘應該是第一個到觀星樓簽到的吧?」一個瘦小的灰衫雜役領著一個美若天仙的女孩子走了進來。女孩子一頭鮮艷的紫色長發,眉目精緻,氣質高冷。看起來就像是巡視到此的皇家公主似的。

「咦,有人比我們還早?」瘦小雜役看著李牧羊嘖嘖稱奇。

「就早那麼一點點」李牧羊比劃出一個小指頭上面的一小截,趕忙解釋著說道:「其實是差不多進來的。我並沒有比她優秀太多。」

「是你?」陸契機眼神凌厲地盯著李牧羊。酒、色、財三關她都順利跨過,就是最後『氣』之一關讓她耗費了不少時間精力。就算如此,她也以為自己算是最先過來的,沒想到竟然還有人搶在自己前面。而且是那個李牧羊這就是所謂的冤家路窄吧?」

「是我。」李牧羊呵呵傻笑,說道:「你說要在山頂等我,我想怎麼能夠讓漂亮的女孩子等男生呢,所以我就自己先爬上來了男生等女生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嘛。」

李思念說過,和女孩子約會的時候千萬不要遲到,不要讓女孩子等你一刻,更不要因為你等了女孩子一個時辰而心生不滿。

所以李牧羊經常等李思念一個時辰

不過李牧羊倒是明白了她的意思,和女孩子約會要提前到常這一次也一樣。

他以為自己這麼說對方會開心一些,對自己的恨意會減少一些。

畢竟,現在他實在是不想再和人結仇了。

陸契機眼裡殺氣凜然,說道:「你在羞辱我?」

「沒有沒有。」李牧羊連連擺手,說道:「我們是同學,同學之間就應該相親相愛。友誼第一,比賽第二我是不怎麼看重到底是誰第一個爬上山諞桓鏨俠春偷詼個上來有什麼區別?老話說的好,誰能夠笑到最後,誰才能夠笑得最美。你現在就比我笑得美多了」

「這次算你走運。以後你休想再爬到我頭上。」聽了李牧羊的話,陸契機更加氣憤了。這個混蛋傢伙竟然當眾炫耀,看我以後怎麼收拾你。

「我沒想過要爬到你頭上。」李牧羊很是著急。這個女孩子怎麼回事兒,怎麼跟吃了好幾百把刀劍似的。說話間一股子喊打喊殺的味道,說道:「我的好朋友燕相馬說過,男生沒想過要爬女孩子的頭上,只想爬到女孩子身上不過我覺得他說得不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