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第一百一十二章、我要屠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二章、我要屠龍!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

第一百一十二章、我要屠龍!

「該死的流氓。」陸契機氣憤之極。

她來到這個世界那麼多年,還從來沒有人敢對她說這樣的話。自己說休想再爬到頭上是成績方面,以後絕對不會再讓李牧羊比自己優秀耀眼踩自己一頭。

他卻故意歪曲自己的意思,朝著男女之事方向去引。

「是埃燕相馬確實是個流氓」李牧羊一臉認真地點頭,說道:「我都說了,我是不贊成他這種說法的。男女之間應該有真摯純粹的感情,然後才會發生那種極其微妙的事情。雖然我也不明白那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事情。他的出發點就是錯誤的,好像男人和女生交往就是為了爬到對方的身上反正我是不會這麼想的。」

「取你狗命。」陸契機看到李牧羊長篇大論地在那兒討論『頭上和身上』的區別,更是怒不可竭。如果不是有眾多雜役在場,她都想當場把他拍死在掌下。

這已經不是言語調戲,而是情#色騷擾了。看起來老實巴巴的,沒想到骨子裡卻是這麼的賤格下流。

「同學,你這麼說就不對了。大家都是星空學院的學生,而且又是同期入學,那就有同年之誼了就算不能相親相愛,互相扶持,你張嘴就是要取人狗命,動輒打殺,學院師長豈能容你?就是我們這些入學新生,心中也會有著這樣的質疑如此素質的學生,怎麼就能夠進入星空學院呢?不是說星空學院是培養整個人族精英之所在嗎?這和我們想象的有巨大的差別是不是?」

「李牧羊」陸契機眼神冰冷地盯著李牧羊,手掌爆發出紅色的光芒。她已經準備要動手了。

「何安大哥,她想殺我」李牧羊可憐兮兮地看著何安,出聲說道。既然抱了大腿認了大哥,小弟遇到危險的時候自然是要大哥出場來撐場子了。不然認大哥做什麼?

何安也覺得陸契機太過份了,這裡是什麼地方?這裡是觀星台,是新生入學簽到的地方。也是學生對星空學院有一個第一印象的地方=怎麼能如此的殺氣凜然呢?

於是,何安跨前一步,用自己龐大的身體擋在李牧羊的身前,正色說道:「這位同學,有話好好說,切莫喊打喊殺星空有星空的規矩,星空也有星空的體統,哪能任由你行此張狂之事?」

陸契機並不畏懼何安,冷聲說道:「他口出下流之語,難道你沒有聽見嗎?」

「我聽見了。」何安點頭說道:「但是牧羊同學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他說那些話是他的那個朋友叫什麼來著?燕相蔓是不贊成那位朋友的觀點的。他已經表達了自己的態度,你還想要他怎麼樣呢?」

「你這是偏袒於他,這就是星空的規矩?「

「同學,我有沒有偏袒,自然有上面的訓誡堂來決定訓誡堂懲罰一切犯事學生和雜役。如果你對此有所不滿,可以向訓誡堂申訴。」何安一幅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模樣,據理力爭。

「契機,怎麼了?」一身黑色勁裝的年輕人走了進來,正是李牧羊在山下見過並且相處很不愉快的楚潯。

陸契機沉默不語,只是眼神兇惡地盯著李牧羊,就像這樣能夠把他殺死一般。

楚潯的視線也隨之轉移到了李牧羊身上,說道:「怎麼?這小子欺負你?」

「簽到吧。」陸契機出聲說道。

「什麼?」楚潯一臉疑惑地看著陸契機問道,這明顯不符合陸契機的性格埃她是那種眼高於底或者說目空一切的女人。一般人和事情她都不會放在眼裡,但是能夠被她放在眼裡的就不是一般人和事情。

眼前的事實很明顯,那個李牧羊是被她放在眼裡的,他做的事情也是讓陸契機很不滿意的。可是她卻主動息事寧人,不願意節外生枝。難道說,以陸契機的心性也畏懼於這星空之權威而有所收縮嗎?

不過,想到星空學院的赫赫威名,他覺得陸契機這麼做也沒有什麼不妥當。

於是,楚潯點了點頭,說道:「來日方長。這筆帳先記著,以後再慢慢清算吧。」

李牧羊小聲對何安說道:「何安大哥你聽聽,他們以後還要報復我要是出了什麼事,你就向學校反應是他們謀害的。我死了不能白死,就算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他們」

何安滿臉憂慮地看了陸契機和楚潯,心想,如果他們當真在背後害你,我是一點兒辦法也沒有埃我一個雜役又能夠做什麼事情?

不過,他仍然笑著點頭,說道:「我定會儘力而為,你也要出行小心如果沒有什麼事的話,就好好在山上學習,盡量不要下山。」

「我明白。」李牧羊點頭。他才不下山呢,他在外面有那麼強大的敵人,崔家人一定在山下埋伏了重兵,自己學有所成之前堅決不下山。

何安覺得李牧羊也挺可憐的,怎麼一入學就得罪了這樣一看就來頭不小的學生呢?

他拍拍李牧羊的肩膀,說道:「不過你也不要擔心,不會有什麼事的。如果你覺得危險,也可以及時給自己的座師講述想必他們能夠想出更好的解決辦法。」

李牧羊滿臉感激,說道:「謝謝何安大哥。」

「報名吧。」何安笑著說道。「選擇一門好學科,努力修行,它日一定能夠成為星空強者。」

李牧羊點頭,然後重新走到長者雜役面前,問道:「我可以選擇什麼專業?」

「你自己看吧。」長老將一份竹簡推到李牧羊的面前,說道:「有高僧講佛典,有大德講道藏,有術士、有占星、有戰爭課、有經濟學、有音樂繪畫、還有上古文學有帝王術,不過帝王術只有極少數人能夠學習。哦,還有屠龍術,有名師講《龍語》、《神龍的後裔》、以及《屠龍的一百二十七種可能性》你可以單選,也可以多眩只要你精力充沛,把所有可以選擇的都選了也行。不過,貪多嚼不爛,大多數學生只選擇自己感興趣的一門功課做為主修,其它的都是輔修。偶爾去聽聽課就成了。用得著費太肌!

「龍虎山前煉大丹,六天魔魅骨毛寒。自從跨鶴歸玄省,道法興隆濟世間。」一個白衣勝雪的美男子推門而入,朗聲說道。「這是何等的逍遙?何等的自在?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其術以虛無為本,以因循為用。無成埶,無常形,故能究萬物之情。不為物先,不為物后,故能為萬物主。道法玄奇,眾妙法門。一旦學有學成,一生妙用無窮。」

「此言差矣。」頭戴高冠的男子走了進來,大聲說道:「眾所周知,天下經典出佛門。有說: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亦名是假名,亦是中道義。又說:未曾有一法,不從因緣生,是故一切法,無不是空者。緣起緣滅,因果報應你是誰?你從何處來?你將去何處?難道你對這些問題一點兒也不好奇嗎?難道你不想搞清楚這些事情的來龍去脈嗎?」

「道術將為天下裂。內觀、守靜、存思、辟穀、經法、懺法、齋、醮、符咒、禁咒、隱遁、乘蹺、驅邪、伏魔、降妖、消災、祈禳、房中術、神仙術三千道藏,博大精深。得之皮毛,便可遨遊星空,成就不死之身」

「誰不死了?你們道家有哪一位大能是不死的?你給我指出來讓我瞧瞧」

「你們那邊的神仙更多,也沒見著你和他們喝喝茶聊聊天談論經法奧義」

夏侯淺白和孔離這一對冤家又對上了。

一個面相敦厚的書獃子站在門口,因為他的模樣實在太過普通,除了陸契機瞄過他一眼,其它人都沒有注意過他的存在。

兩人爭得太過激烈,吸引了大殿所有人的目光。

等到他們喘息的時候,書獃子終於找到了說話的機會。

他都不敢和兩人對視,聲音怯怯地說道:「兩位師長不得干涉學生的選課權,這是學院裡面的規定。」

「誰干涉了?」夏侯淺白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說道:「我難道用劍架在學生的脖子上逼著他們選擇道家了?」

「就是,我們佛家講究緣分,因緣兩字豈能強求?」孔離高高地昂著腦袋。

書獃子憨厚地傻笑,說道:「兩位師長說得極是。」

「書獃子,你跑來做什麼?難道你還以為有人傻到去選你教授的那門功課嗎?你也不好好想想,你有多少年沒有收過學生了?」

書獃子滿臉尷尬,說道:「我就是來熱鬧。」

「哼。」夏侯淺白高傲地轉過身去。

陸契機走到長老面前,厲聲說道:「我要屠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