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第一百一十五章、佛道雙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五章、佛道雙修!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

第一百一十五章、佛道雙修!

李牧羊憨厚地點頭,笑著問道:「還沒請教老師尊姓大名?」

「我姓羊,名叫羊小虎。」書獃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這個姓讓他很蛋痛,這個名字讓他蛋都碎了。可是,姓名是父母所賜,不好隨意更改。雖然他一點兒也不虎,不過他還是堅持用『小虎』這個名字。

「羊師好。」李牧羊一臉恭敬地向羊小虎鞠躬,說道:「以後還請羊師多多關照。」

「那是自然。」羊小虎拍著自己厚實的胸膛說道:「我必會傾相授,以謝你今日信任之情。」

「我從小就有一個屠龍夢想,我最崇拜的就是那些屠龍勇士」李牧羊咧嘴傻笑,小聲問道:「羊師,我剛才聽到你們說《屠龍的一百二十七種可能性》倘若學好了這門功課,當真有一百二十七種辦法屠龍嗎?」

「理論上是可以的。」羊小虎一臉堅定地說道。

李牧羊的小心臟跳得激烈,說道:「當真這麼厲害?」

「那是無數先賢留下來的屠龍秘笈,我只是將其歸納整理,然後做了一些系統化的研究和設定上古先賢們就是用這些秘技來屠龍,並且屠龍成功。他們可以做到的事情,我輩怎麼會甘居人後?李牧羊同學,你要相信我,相信我們的屠龍專業我必讓你成為整個星空下最耀眼的屠龍勇者,讓你兒時的理想夢想成真。」

李牧羊『感動』的熱淚盈眶,緊緊地握著羊小虎的胖手,說道:「謝謝老師我一定努力學習,絕不辜負老師厚望。老師,你可千萬不可藏私埃有什麼隱藏的或者家傳的屠龍秘笈,一定要及時地傳授於我避免我被巨龍所害。」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羊小虎哈哈大笑,實在是高興壞了。

孔離對李牧羊這種自暴自棄的行為實在是惋惜之極,指著李牧羊說道:「你這小子你這小子心中戾氣太重,殺機太濃,倘若不用佛門經法感化洗滌,以後恐怕會多生事端,釀造大禍。」

「道家心法自然無為,順應本心。他應該主修我道家功法才是道家的《清心咒》更是靜心順氣的無上心法。」

孔離對身邊這個豬隊友真是忍無可忍,氣道:「夏候淺白,你這個白痴,李牧羊已經被書獃子搶走了,你還在和我爭執什麼?」

夏侯淺白一想也是,炮火再次對準了書獃子,說道:「書獃子,你定是暗地操縱了學生的自由選擇權,此事沒完,我定會到院長那裡申訴」

書獃子笑得合不攏嘴,對著孔離和夏候淺白彎腰鞠躬,說道:「兩位師長承讓了。」

「誰讓你了?」

「你這個作弊的傢伙」

孔離和夏侯淺白衝過來就想動手打人。

李牧羊趕緊迎了上去,擋下暴怒狀態之下的孔離和夏候淺白,說道:「兩位老師不是我不願意學習佛道經典。佛門道家如巍峨高山,是我一心仰慕之所在。小時候一直給我治病的老爺爺他也是道家人物。我最喜歡和他在一起了。可是,我之所以選擇屠龍術,是因為我心裡有不得已的苦衷。」

「你有什麼苦衷?」孔離問道。「說出來,說不定我們可以幫你解決。」

「現在可能不太方便。」李牧羊一臉為難地說道:「不過,我也不是不能修習佛門道家的經典」

「嗯?你改變主意了?」夏侯淺白大喜,出聲說道。

「那倒是沒有。」李牧羊搖頭說道:「剛才那位長者雜役說過,我可以修習屠龍術,也可以修習其它的專業只要我精力充沛,把所有感興趣的全都修了又何妨?」

孔離皺眉,說道:「難道你還想輔修佛家道家的心法#功夫?你要知道,佛道兩家的功法都是博大精深,晦澀難明,無數人終其一生難以窺探其真實面貌。能夠破門而入者都難能可貴,想要精通擅長那更是需要勤學苦思能夠站在巔峰上的人物,更是天才縱橫之輩。你小小年紀,就敢言自己能夠佛道雙通?你可知道,貪多易失,恐怕到老來一無所得,遺憾一生。」

孔離這番話就是諄諄教導了,他不希望有才學的學生誤入歧途成為凡夫。那樣的話,這是他這星空名師的失職,也是星空學院的失職。

如何將學生的特長發揮到極致,這才是他們所要做的事情。

李牧羊整理衣衫,恭敬行禮,說道:「謝謝老師。老師的話我一定牢記於心我之所以敢說出這樣的話,是因為我願意比別人付出更多的努力。我能夠吃苦,也願意吃苦。我只有拚命努力,比別人多付出兩倍三倍甚至十幾倍的時間精力只有這樣,我才能夠保護我的家人,我才能夠讓他們好好地活著。」

「嗯?」孔離看著李牧羊濕潤的眼眶,說道:「可是有什麼難事?」

「學生在入學路上得罪了強敵,家人生命堪憂。學生心急如焚,卻又不能時時守護在他們身邊我入了星空學院,得到眾多師長的愛護和保護,安全方面自然不會有什麼問題。可是我的父親母親,還有我才十幾歲的妹妹我擔心他們有事。我擔心那些仇敵會報復他們。」

「豈有此理。」孔離氣憤之極,說道:「星空的學生也有人敢欺負?」

「就是。」夏侯淺白更是直接,說道:「真是自尋死路。倘若讓我遇到,一劍取其頭顱。」

孔離想了想,說道:「星空有規定,我們是不可以干涉外界之事的。不過,如果你一直心存憂慮,自然是難以用心學習。才學天賦就此浪費,實在是非常可惜的事情。這樣吧,你的家人人在何處?我看看能不能想想辦法幫上一把。」

「謝謝恩師。謝謝恩師。」李牧羊連連鞠躬,說道:「我的父親叫做李岩,母親叫做羅琦,妹妹叫做李思念,他們住在西風帝國的江南城戶部巷恩師,我家人安危就拜託你了。」

孔離擺了擺手,說道:「小事一樁。」

李牧羊又對著夏侯淺白鞠躬,說道:「雖然夏侯師沒有出手援助,我也仍然心存感激道家也仍然是我心中最仰慕的存在之一。我定會苦修學習,不會讓夏侯師失望。」

夏侯淺白大怒,說道:「誰說不幫了?他們佛門能夠做的事情,我們道家就做不來?你且等著,看我召喚道宗弟子前去保護你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