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 第一百一十七章、水鬼美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七章、水鬼美人!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

第一百一十七章、水鬼美人!

西子茶樓。

一群年輕的學生正聚集在茶樓外面的涼亭之上,喝茶聊天,欣賞這大好湖景。

有人畫畫,宣紙上面是曲苑風荷的殘秋景色,

有人吹蕭,蕭聲空悠,百轉千回。

還有人在吟詩:群芳過後西湖好,狼籍殘紅好詞好詞,眼前有景題不得,只因修詞在上頭。遺憾啊,遺憾,可惜我滿腹詩文學富九車卻沒有用武之地

這些男生認真表演絕技的同時,眼神卻時不時地朝著涼亭東北角看過去。

那裡有一個如花般嬌艷的姑娘,她的一舉一動都是如此的牽動他們的心房。

她不是西子,她比西子美麗大方。

可是,姑娘啊,為何你的眼神滿是憂傷?

李思念坐在涼亭角落,身邊陪伴著幾個關係較好的朋友。她在學校里就是有名的大姐頭,整個年級的女生就沒有不認識她的,更沒有敢得罪她的。來來回回前呼後擁,比她的那個『廢物』哥哥要威風百倍。也正是因為這樣,很多人根本就沒辦法相信李牧羊是李思念的親哥哥

身邊的小丫頭們在唧唧碴碴地說話閑聊,吃著男生貢獻來的各式瓜果點心。

「我覺得朱堅挺帥的他畫畫也很有水平,聽說江南有名的大畫家徐緋紅要收他為徒呢」

「我還是喜歡許華偉,你看看他吹蕭的樣子多麼迷人?要是哪個女孩子和他走到一年,花前月前一壺茶,聽他吹吹蕭說說動人的情話,想想就讓人覺得沉醉呢」

「趙大富這個人吧雖然肚子空空是個草包,但人家父親是江南城有名的大財主,據說他們家吃鵝只吃肝臟」

「那會不會得脂肪肝啊?」有人戲謔地問道。

「劉采采,你真是討厭」

李思念的嘴角帶著淡淡的笑意,只是安靜聽著她們說話,卻並沒有接腔的意思。

她們在自己面前大肆誇獎那些男生,自然是得到了他們的好處,或者說被他們說服這樣的伎倆李思念比她們更懂。她也這麼教過哥哥李牧羊,想要攻克一個女孩子的芳心,就先要把她身邊的朋友搞定。倘若女孩子身邊的每一個朋友都覺得你好,潛移默化之下女孩子也覺得你好。

就算原本她覺得你是一坨狗屎,那你就永遠只能做一坨狗屎

她知道她們也是一番好心,倒也沒有其它的意思。正如當時她也替班級裡面的一些女生帶情書給自己的白痴哥哥李牧羊一般。

想到哥哥李牧羊,李思念的心中空蕩蕩的。

從小到大,他們倆幾乎就沒有分開過。

他是她看著長大的,這麼說雖然有些過份,而且那個白痴哥哥很不樂意,可是,這當真是事實埃

他行走不方便時,她扶著他。

他吃飯不方便時,她喂著他。

他偷偷把葯倒在牆角,她舉報他

她出門第一件事情就是喊『哥哥我出去了』,她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喊『哥哥我回來了』。

她無數次的撞開他的房門,也無數次的撞開他的浴室門,她知道他給學校裡面的漂亮女生寫過情書,然後壓在箱子底下沒有勇氣送出去,李思念幫他把情書撕了,因為她覺得送了也白送,只會自取其辱她去找女孩子問過,那個女孩子眼裡的李牧羊就是一坨狗屎。

她也知道他偷看了自己的那些少兒不宜的雜誌,有些雜誌是自己喜歡看的,有些雜誌是專門給哥哥看的。畢竟,他也要長大成為一個男人嘛。

他在的時候,李思念覺得他是空氣。一直在呼吸,卻沒找到它的重要性。

但是,他不在的時候,李思念才知道他是一把陽光。他不出現的時候,你的世界總是陰雲彌補霧霾橫行。

學校現在流行著這樣一句話: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

李思念心想,自己和李牧羊朝夕相處那麼多年,不是每天都在向他告白嗎?

不不不,是他每天向自己告白。

李思念又想,幸好那個白痴傢伙是自己的親哥哥,不然的話,其它男生一定會吃醋的。

「思念姐」劉采采揮手在李思念的眼前揮動,說道:「你怎麼了?」

「哦我沒事。」李思念再一次從恍神狀態中清醒過來。最近一段時間她時常陷入了自我的世界,而且很難被人拉出來。

學校放暑假有一段時間了,學生們在家閑著無聊。便有好事者提議組織了這樣一場秋遊活動。

男生們組織遊玩活動,自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們先是邀請了和李思念關係最好的劉采采以及其它的女生,再請這些女生去遊說李思念來參加這場活動。李思念拒絕不得,只好跟著她們一起過來了。

只是她人在這裡,心卻走遠。讓她身邊的小夥伴們實在是無奈之極。

思念姐最近經常這樣,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一定是有了自己喜歡的男生,女孩子有了自己喜歡的男生之後就容易出神思念姐現在都不喜歡說話了,以前可是最喜歡熱鬧的人呢」

「思念姐,你喜歡的是誰啊?悄悄和我們說一聲吧?」

劉采采看著李思念,說道:「思念,我們的話你都聽到了嗎?你覺得哪一位男同學最英俊呢?」

「我覺得都挺好的啊各人的眼光不同,主要還是要你們喜歡。」李思念笑著說道。這樣的問題怎麼能夠難得到她呢?

「你呢?」劉采采知道李思念狡猾之極,自然不肯這麼輕易地放過她,說道:「你最喜歡誰?」

「我啊?」李思念眯著眼睛笑了起來,說道:「我喜歡我哥埃」

眾女生紛紛嘆息。

一個女孩子說道:「就是啊,思念的哥哥那麼優秀,其它的男生怕是再難入眼了吧?」

「你們說,當初我們這些人怎麼就沒有人向李牧羊表白呢?他可是全世界最有價值的璞玉,我們有思念這個間諜,那可是近水樓台先得月氨

「都怪思念,有個這麼厲害的哥哥卻不告訴我們每次走到學校門口我都要在校訓石前站一會兒,和智者同行,多麼富有哲理的話啊兩年前我去思念家找她玩的時候,還和李牧羊一起吃過飯,那個時候我就覺得李牧羊很不簡單,沉默寡言,埋頭苦吃」

李牧羊成了學校裡面的傳說。

那些之前無視他的人,都在搜集李牧羊的資料,想知道這個傢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

那些欺負過他的人,都在想方設法到李思念這裡來彌補現在不主動,難道等到人家騎鶴回來報復啊?

最痛心疾首的就是那些姑娘們,她們沒想到身邊的一塊黑炭頭破殼而出竟然就成了一塊璀璨奪目的寶玉,而這塊寶玉卻離她們遠去很有可能落入其它姑娘的手掌心

李思念微笑,說道:「這可怪不得我。以前我沒少在你們面前說我哥哥優秀吧?可是你們都不相信還翻白眼」

劉采采也笑,說道:「誰知道你說得是真的?你說你哥哥很優秀的時候,我們就約好了一起跑過去偷偷瞧過結果就再也沒有結果了。」

想起那些有趣的事情,姑娘們再次笑作一團。

陳靜一臉認真地看著李思念,說道:「說真的,思念,你那個哥哥什麼時候回來啊?」

「怎麼?」李思念警惕地盯著她,問道:「你想幹什麼?」

「我能幹什麼?我是女孩子,他是男孩子大家認識那麼多年,難道他不應該請我喝杯茶嗎?」

「喂,陳靜,你太厚臉皮了吧?你喜歡人家,還想要人家主動邀請你喝茶?要是等到李牧羊回來,我就住到思念家不走了,每天在他面前穿性感的衣服」

「你還不如裸奔呢」

「你去死好吧」

姑娘們再次打鬧成一團。

「你們這些狼女,我哥哥回來我可不會告訴你們我哥哥那麼單純,不能羊入狼品」

「你哥哥哪是羊啊?他是牧羊不,就讓他牧我吧?」

「」

湖心水面,荷葉之間。

有輕微的波紋蕩漾,就像是游魚隨意地甩動了一下尾巴。

在水波中間,輕無聲息的冒出來一顆尖細腦袋。

一雙綠色地眼睛靜靜地盯著那涼亭上的姑娘,即便是在眾多女生之間,她也仍然如此的耀眼奪目讓人一眼就能夠辨別出來。

他地嘴唇輕輕地撮起,發出一聲若有若無的氣息。

這種聲音普通人難以聽聞,只有它們的族群可以聽懂。

無數顆尖細腦袋冒了出來,就像是無數只癩蛤蟆浮出水面。

它們停留在湖面之上,一動不動,也不會發出任何的聲響。

安靜地等待著進攻命令的響起。

在那涼亭之上,有一群醜陋的姑娘。

是的,以水鬼們的品味來說,這些人類著實丑的驚人難以入目。

不過,那將是它們最美味的餐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