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第一百二十二章、那是割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二章、那是割肉!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

第一百二十二章、那是割肉!

「你趕緊走,我是不會跟你回去的。你什麼都不要說了,我不聽,我不聽」

李思念號啕大哭,傷心欲絕。

這個世界太殘忍了,太讓人絕望了。

為什麼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為什麼發生在自己身上之後又讓自己知道真相?

讓自己平平淡淡的過一生不好嗎?

那些長輩,他們自私自利到了這樣的程度怎麼還好意思要來認回自己呢?

「思念,你在說什麼呢?」羅琦怒了,低聲喝道:「怎麼跟小姐小姨說話的?」

李思念用力的推開那個高貴女人,奔到羅琦的身前用力的抱著她,說道:「媽,我不走,我是不會跟她回去的」

羅琦大驚,說道:「你都知道了?」

都還沒有下定決心呢,李思念竟然都已經能夠猜中自己的心事自己家的孩子怎麼就聰明到這種程度啊?

「媽」李思念哭得更加傷心了,說道:「我是不會跟她走的。我不管她是誰,不管她帶我去哪兒。我都不會跟她走的。我是你的女兒,以前是,以後也是。我不走,我哪兒也不去,就陪在你們身邊」

羅琦用力的摟著自己的女兒,嘆了口氣說道:「傻孩子,又不是讓你一個人回去,我們一起回去」

「一起回去?」李思念瞪大眼睛看著母親羅琦,說道:「你和父親也跟她回去?」

「是埃」羅琦點頭。「從那裡出來的,終究還是要走回去江南城我們住不下去了。」

「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李思念眼睛圓睜,嘴巴微張,像是一個好奇寶寶似的等待著母親的解釋。

羅琦看了李岩一眼,說道:「你來給孩子說。」

李岩為難,說道:「這種事情,還是你來講吧。我嘴笨,怕說不好。」

「」

羅琦無奈,看著李思念說道:「你也知道,咱們家最近發生了好多的事情。上一次有殺手襲擊,咱們一家人全都受傷。要不是那個燕相馬燕少爺,恐怕我們家就得家破人亡。今天家裡又跳出來幾個人,舉刀就朝我和你爸頭上砍來,要不是他們及時趕到,恐怕我們倆就凶多吉少,你回來就見不著我們了」

「小姐知道我們在江南的日子不好過,就想著過來接我們去天都。我和你爸原本還有一些猶豫,畢竟,江南咱們住了多年,對這周圍的一切也都有了感情。但是你回來說游湖的時候遇到一些醜陋的怪物要殺你這江南城我們就沒辦法住下去了。我想過了,這一次咱們就跟小姐回天都。」

黑衣女人大喜,說道:「羅琦,你答應了?」

「小姐」羅琦神情複雜,說道:「還請小姐多多庇護。」

黑衣女人握緊羅琦的手,紅著眼睛說道:「你這說的是什麼話?以前你我就情同姐妹,而且而且我又欠下你一個天大的人情。無論如何,我也要護你們周全。不然的話,我也不會偽裝出行長途跋涉趕到江南。就是知道你的性子,知道一般人沒辦法把你們請回去,所以我才親自來了這次他們沒有準備充分,下次就不一樣了。江南是非之地,還是趕緊離開為妙。到了天都,自然有我們照應。你們就住在陸府,誰也動不得你們。」

「一切聽從小姐安排。」羅琦點頭說道。

「好。你們簡單收拾一下,我們立即出發。」黑衣女人說道。

「媽,我還是你的親生女兒?」李思念看看黑衣女人,又看看母親羅琦,出聲問道。

羅琦一巴掌抽在李思念的腦袋上,罵道:「你在想些什麼呢?趕緊回房收拾行囊。」

「」

房間裡面,李岩和羅琦正在繁忙地收拾行裝。

他們來到江南十幾年,這幢院子也住了十幾年。現在突然間就要離開了,一點兒心理準備也沒有。情緒低落,百般傷感。

「思念是不是誤會什麼了?」羅琦出聲問道。

「可能吧。」李岩有些心神不寧,說道:「她問自己是不是你的親生女兒是不是懷疑自己不是親生的?」

「這個丫頭平時就喜歡想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羅琦沒好氣地說道:「不過這孩子說的那些話還是挺讓我感動的。以前是我的孩子,以後也是你說,要是牧羊遭遇今天這樣的一幕,他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

李岩嘆了口氣,說道:「別想太多,牧羊和思念一樣」

「要是牧羊也能夠對我說這麼幾句話,我就是死也值得了。」羅琦眼角酸澀,有種想要流淚的衝動。

她心裡清楚,一旦回歸天都,一旦進入陸家,他們兩家就再也割裂不開了。牧羊這個兒子,她也沒辦法留住了。

想到自己將要經歷那樣的場面,她的心就抽痛的厲害。

那是割肉啊!

龍字甲號樓的木門被人推開。

楚潯一臉憤怒地走了進來,說道:「那個白痴竟然住在我們隔壁,他也選擇了屠龍專業。他屠什麼龍?他有什麼資格屠龍?」

站在後院看著外面雲浪翻滾的陸契機沒有轉身,聲音低沉地說道:「他選擇屠龍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楚潯想了想,說道:「說的也是。一無是處,其它的怕是也不好選擇吧。反正世間也沒有龍,他也就不用跑去送死想來倒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你呢?」陸契機反問著說道:「你為什麼選擇屠龍?」

「因為你選擇了屠龍。」楚潯一臉深情地看著陸契機說道。

當然,陸契機是看不到他的眼神的。因為由始至終她都是背對著楚潯。

陸契機不應。這樣的話題是她不喜歡的。

楚潯知道她不喜歡,笑著解釋著說道:「我的父親是一個悠閑王爺,所以我也註定是一個悠閑王爺權弈之道我是不敢選的,我要是主修那個,我爹會立即派人上來把我接回去。軍事課程我也不能選,不然我那些堂兄弟們要問我是不是對西風軍事有什麼想法。佛門道家對我來說也沒有什麼意義,楚家家傳的功夫就足夠我修鍊了除了這些,我選擇繪畫或者音樂,又和屠龍有什麼區別呢?」

「楚潯」

「嗯?」

「我們不是同一類人。」陸契機沉聲說道。

「我知道。」楚潯笑著說道。「我們不是同一類人。你比我優秀,也比我聰明。不過我相信,總有一天你會發現,有一個人一直不離不棄地陪伴在你身邊,這種感覺很讓人安心你想,那就是他吧。即便這只是你的習慣和將就,我也甘之如殆地接受這份情感。」

「那是你的選擇。」陸契機仍然是那幅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寡淡模樣。「我不會對你的人生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