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逆鱗>第一百二十三章、膽敢偷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三章、膽敢偷師!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歷史穿越

?

第一百二十三章、膽敢偷師!

霧幛重重,浪濤翻滾。

李牧羊站在窗前看了一陣子,眼眶再次濕潤起來。

他捂著胸口退了回來,聲音悲傷地說道:「不行了不行了,又要哭了」

何安看得於心不忍,遞了一塊絲帕過去,說道:「要不我再去給幫你申請申請,幫你調一個看不到怒江的號宿這還是按照老規矩安排的,據說星空初建的時候,屠龍系是整個學院最強大也最受重視的院系。星空給屠龍系的學生最好的居住環境和最好的導師團隊。因為有一位星空強者特別喜歡怒江,所以校長特別把面對怒江這排最好的號宿撥給了屠龍系。」

「後來屠龍系落魄,也有不少院系開始打這邊的主意。但是也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原因,竟然沒有一個院系成功。屠龍系好幾年沒招到學生,這些號宿竟然就這麼空著學校裡面可是有著不少議論的聲音,當然,沒有人敢在校長面前提這些事罷了。」

李牧羊用絲帕擦拭眼淚,說道:「這哪裡是怒江啊,這分明是淚江嘛?再這麼下去我的眼睛都要哭瞎了。以前吧,我就覺得我有點兒多愁善感。為秋葉而悲,而春花而喜。沒想到進了星空學院之後別的還沒有學到,這個毛病倒是更加明顯了。你說,我怎麼看到那怒江就想流眼淚呢?」

「有些人是見不得紅,你看那怒江紅得像血,顏色太鮮艷了,傷眼睛。還有很多人說江水是被龍血染紅,呵呵,我是不信的,那得多少條龍才能夠把這江水染紅啊也有可能是眼睛出了什麼毛病,不會是進了沙子吧?」

「我都洗了幾天了,哪裡有什麼沙子?」李牧羊反駁『眼睛有帛的說法,想起那個有關怒江由來的傳說。傳說怒江原名叫做潛江,後來被龍血染紅就像是發怒的巨龍,所以又被人稱之為『怒江』。

想到自己體內的那條黑色巨龍,李牧羊心想會不會和這件事情有關係?

難道哪個傳說是真實的?怒江裡面流敞的當真是龍血?

如果是這樣的話,自己不就到了那些巨龍的墓地了嗎?

想到自己住在墓穴的邊緣,李牧羊的心情就更加不好了。眼淚也流敞的更加急切。

「別哭埃這號宿還換不換啊?你要是點頭,我就再去加把勁兒。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活人還能夠被規矩給憋死?」

「不換了。」李牧羊抹著眼淚說道。「我就住在這裡了。」

「那可不行埃房子住得不舒服,哪還能勤學苦修啊?」

「梅花香自苦寒來,這樣可以讓我時常保持清醒和拚命學習的動力。」

「這樣的話那好吧。」何安終於決定不再勉強了。

何安離開了,李牧羊長長地鬆了一口氣。

他要住在這裡,這是他內心深處發出來的聲音。

他想知道,他到底是什麼。

他更想知道,他能夠在這裡得到什麼。

李牧羊再次走到窗戶邊沿,浪濤聲聲,紅浪高卷,一條紅色巨龍波瀾壯闊,震撼天地。

它嘶吼著,掙扎著,排泄著萬年難平的冤屈。

淚水再一次奪眶而出。

李牧羊閉上了眼睛,久久地傾聽著海潮,感受著這哀傷的情緒。

感同身受!

李牧羊一大早就起床了,這是他練習《破體術》之後養好的良好習慣。

天色稍暗,雲霧繚繞。

李牧羊在小院里走了幾趟《破體術》,又按照自己的學習步驟練習了一會兒破拳。

收功之後,發現時辰尚早,天還未亮。

萬籟俱靜,難聞人聲,難見活物。

李牧羊推開院門,朝著東邊的山崖走去。在這個時候,也只有東邊的天際露出一抹帶狀的紅光。

李牧羊走過去時,立即被眼前的景色所吸引。

漆黑的天幕如蓋,一條紅綢穿棱其間。就像是一顆劃過天際的星辰,又像是一條燃燒著的火焰。

耳邊有風聲呼嘯,腳下有流雲起伏。山高且險,嶙峋怪石堆積其間,就像是一隻只隱藏在黑暗裡面的怪獸。

「好美埃」李牧羊被眼前的場景給驚呆了,情不自禁地發出聲音。

「是誰?」一聲冷喝傳來。

比聲音先到的,是一記凌厲的氣刀。

李牧羊身體一偏,氣刀從身邊穿過。

刀子劈在他身後的一棵千年松柏上面,松柏樹榦上面出現一個巨大的口子,整棵松樹都被這強大的氣勁給貫穿。

「是我是我。」李牧羊急忙出聲喊道。「星空的學生」

李牧羊不知道石頭裡面躲藏的是什麼人,但是能夠一出手就這麼兇狠霸道的,想來不是什麼善良之輩。

善良的人還好講道理,不善良的人就趕緊報後台。這是李牧羊這一段時間的最大感悟。

雲霧中間,走出一個身穿白衣仿若仙人的漂亮女人。

「這女人真漂亮」這是李牧羊的第一反應。

當他看到那一頭耀眼的紫色頭髮時,李牧羊的觀感大變,心想:「竟然是這個臭婆娘,她怎麼總是陰魂不散地跟著自己早知道就不在大庭廣眾之下脫褲子了,沒想到會給自己惹來這麼大的麻煩」

「你跟蹤我?」陸契機眼神冷洌地盯著李牧羊,一幅殺氣騰騰的模樣。

「誰跟蹤你了?」李牧羊氣極,現在的女孩子怎麼那麼不要臉啊?你想追求我就明說,幹嘛要倒打一耙把責任全推到男生的身上?你知不知道,你越是這樣我就越是不會接受你的。「我是過來看風景」

「看風景?」陸契機不信,眼神上下審視著李牧羊,說道:「膽敢偷師,難道你當我不敢殺了你嗎?」

「偷師?你在開玩笑吧?我家傳的《破體術》是世間第一等的修行功法。我還有羊師、孔師和夏候師三位名師做我的老師,我需要向你一個毛都沒有長齊全的小屁孩兒偷師?你有什麼值得我偷的?就算你人讓我來偷我也根本就不會看你一眼」

陸契機紫眸閃現,拳頭裡握著一把紅光,聲音仿若來自幽冥之外,說道:「那我們就在此做個了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