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 第一百二十五章、人面蛇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五章、人面蛇心!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

第一百二十五章、人面蛇心!

千度抿嘴嬌笑,說道:「我們可是要去屠龍的人呢,需要彼此照顧才行。牧羊同學是男生,可要保護好我們這些女生不被巨龍欺負了埃」

李牧羊連連點頭,說道:「是啊是埃你們放心的把後背交給我,我一定會努力地保護好你們不受傷害當然,你們也要保護我不被偷襲才行。」

李牧羊不放過任何機會為自己的生命安全設下一重重的保護。

羊小虎大力鼓掌,說道:「牧羊同學說的很對。神龍上可翱翔於九天之外,下可潛入遼闊深海。體形巨大,神威難測。想要屠滅一條神龍,必須要眾多人族強者一起努力才行。所以,這就要求我們每位同學都要肩並著肩,背靠著背,彼此借力,捨生忘死。這樣才能夠有機會屠掉巨龍,而不是被巨龍給一個龍息噴成煙灰。」

陸契機冷冷地掃了李牧羊一眼,嘴角帶著一抹冷笑。

這個世間的蠢人那麼多,還真是一件悲哀的事情。

「羊師說得對。我鐵木心皮糙肉厚,可以做肉盾擋在前面。」大塊頭鐵木心甩著自己的滿頭小辮,一臉無畏地說道。大漠民族民風彪悍,認定的事情就願意奉獻所有。即使要他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但是,也正是因為他們的血性太濃,桀傲不馴,所以他們動輒就和周邊的國家發生衝突。大漠民族的發展史,可以說是一場場血淋淋的戰鬥史。

他們的戰鬥經驗豐富,有整片大陸最強大的騎兵。和草原游牧民族一起被稱之為『馬上雙雄』。

「我會努力學習的。」長相甜美仿若小孩兒的林滄海一臉笑意地說道。很是害羞地看了千度一眼,說道:「我會保護好姐姐的。」

「如果當真有屠龍的話,我自然是要和契機一組的」作為陸契機身邊的鐵杆擁護者,楚潯自然是要給她爭回場子。「我命即她命,她死即我死。」

眾人嘩然!

這算是血誓了。

一個新生當著師長和眾多同學的面向另外一個女孩子表白,這樣的事情是需要大勇氣和深似海的情意支撐才行。

他當眾說出這樣的話,倘若以後出去執行任務時,陸契機當真不小心戰死他也是要跟著戰死的。

不然的話,他哪裡還有臉回來見這些誓言的見證者?

「楚潯同學,我們明白你對契機同學的感情,但是我覺得」羊小虎還想再勸導兩句。這些學生真是太任性太亂來了,年輕時喜歡胡亂許下誓言,年紀大了就開始稱之為『吹牛逼』。

啪啪啪

李牧羊用力地鼓掌。

他眼眶紅了,深受感動地模樣,說道:「楚潯同學是我們的榜樣。我們每個男人都應該向他學習愛就要大聲說出來。這才是真正地鐵血男兒。」

李牧羊是一個簡單直率的人,心想這兩個壞人要是一起死了,那對他來說真是喜事成對。

鐵木心走到楚潯的身邊,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大笑著說道:「好小子,看你細皮嫩肉的長得跟個娘們的,沒想到倒是有我們大漠人的豪爽氣概。喜歡就說出來,藏著掖著算什麼爺們?走,我請你去喝酒。」

楚潯的肩膀被他一巴掌抽得生痛,卻又不好意思表現出來,面無表情地說道:「我不知道別人怎麼樣,我只需要做好我自己的事情就成了。」

「鐵木心同學,不要激動現在還是上課時間。」羊小虎再次跳出來展示自己的師威。

「哦。不好意思老師,我忘記了。」鐵木心又重新坐回自己的石凳。

羊小虎站在巨大石階上面看著數名學生,聲音帶有誘惑性地問道:「同學們,你們知道我們為什麼要屠龍嗎?」

「因為龍太強大了,會對人類的安全帶來隱患。」

「他們喜食人心,性格暴戾,可能會給人類帶來滅族之危」

「屠龍英雄的稱號,那是我從小到大的夢想」

「你們說得不錯。龍族實在太過強大,《龍族編年史》一書中翔實的記載過巨龍發怒時的景象,一爪推掉巨石城牆,一個擺尾就能夠掀起滔天海浪,一個龍息就能夠毀滅一座城市在那畫卷之上,是城市正在燃燒人們哀嚎慘叫的未世景象。龍族是我們的天敵,是我們人類最強大的威脅,我們必須將他們屠殺,也只有將他們屠殺,人族才能夠這樣平靜安逸地生活著,持續億萬年」

羊小虎長袖甩動,高聲問道:「那麼你們又知道怎麼屠龍嗎?」

眾人搖頭。

他們要是知道怎麼屠龍,還用跑到星空學院來學習嗎?

「《寶器》記載,有三件寶物是屠龍利器,一為驚龍弓,以高階巨龍肋骨治弓,抽神龍之筋做弦,新鮮龍血浸泡三百年,再崑崙深山雪藏三百年。一箭之威,毀天滅地。」

眾人聽了心動不已,鐵木心急聲問道:「羊師,何處尋這驚龍弓?」

「傳說最後出現在箭神后伊的手裡。時至今日,已有千年不知去向。」羊小虎搖頭嘆息著說道。

眾人都大為遺憾,要是有這驚龍弓在手,世間險地,何處不可去得?

「羊師,那驚龍弓已經消失千年,到底有沒有這種寶貝啊?」

「就是,是不是又是一個傳說啊?畢竟,也沒有人真的見過」

「看來我是沒希望了幾千年來,無數強者遍尋不著,難道我們還能夠把它翻出來不成?」

「這種事情要靠機緣。」羊小虎一臉認真地說道,努力地為自己的學生打氣,說道:「《寶器》上記載的東西,應該都是真實的。不然也不會被收錄其中。當然,能夠進入《寶器》名#器譜中的神兵,也確實不是一般人可以拿到的。哪一個擁有者不是威名赫赫的人物?」

聽到羊小虎說取高階神龍之骨作弓,龍筋作弦,龍血浸泡時。李牧羊聽的心驚肉跳,胸口部位一陣陣地抽痛著。

「驚龍弓?」李牧羊覺得這個名字有些熟悉。

可是,他很確定地知道,這是他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

到底在哪裡聽過呢?

好像是想起了什麼,但是那記憶太過遙遠,又太過模糊。就像是天空裡面的一隻小小螢火蟲,當你想要伸手捕捉時,卻發現它收起了亮光消失地不見蹤影。

越是用力地去回想,卻越是抓不到它的尾巴。

李牧羊不肯就此放過,拚命地想要把它找出來,找出那隻夜空裡面的螢火蟲

「李牧羊李牧羊」

羊小虎的手掌拍在李牧羊的頭頂,一股清涼之氣激灌全身。

李牧羊也終於回過神來,一臉詫異地看著面前的老師和同學。

其它人更加驚詫的看著李牧羊。

「羊師」李牧羊出聲問道。

「李牧羊,你怎麼了?」羊小虎一臉擔憂地問道:「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沒有埃」李牧羊說道。伸手摸了一把衣袖,卻發現自己的衣服已經被汗水給浸濕了。

此時此刻的李牧羊全身大汗淋漓,就像是剛剛從河水裡面爬起來一般。

李牧羊這才知道后怕,剛才差點兒就進入了一個不可知的世界了。

「真的沒事?」羊小虎還是有些不放心,說道:「何安向我反應過那個問題,說你只要睜眼見到怒江,就會忍不住地流眼淚是這個原因嗎?要不,我再去和學校申請一下,重新給你調配一個看不到怒江的號宿?」

「近鄉情更怯,不敢問來人。」陸契機聲音清冷地說道。「或許,李牧羊同學只是因為聽說了怒江的傳說故事後心中傷感,所以情不自禁地流淚也有可能。李牧羊同學一定對那些被人族屠繆的巨龍很是同情吧?」

李牧羊被這個女人激怒了,很不客氣地說道:「是啊,我就是這樣一個多愁善感的男人。不像某些女人,動不動就想要殺人滅口沒有憐憫心,更沒有同情心,視同學同族為牲口。這樣的女人,還能夠稱之為女人嗎?」

「李牧羊」楚潯『嗆』地一聲拔出腰間配劍,喝道:「再敢羞辱契機,我必殺你。」

李牧羊撇了撇嘴,說道:「說得就跟我不再羞辱她你就不殺我似的陸契機,你就是一個人面蛇心的醜陋毒婦。」

「李牧羊」楚潯再也忍耐不住了,手提長劍就朝著李牧羊的身體刺了過去。

「楚潯」

「李牧羊,危險」

長劍劍尖落在林滄海的兩指之間。

他一臉羨慕地看著手指間夾著的長劍劍鋒,連連稱讚著說道:「好劍啊,當真是一把好劍」

「」楚潯面紅耳赤,卻又心驚肉跳。

這個看起來面相可愛沒有任何危險性的男孩子,都沒有看清楚他是如何出手,就能夠如此輕易地將自己的長劍給攔截下來他到底到了何種修為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