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逆鱗>第一百二十八章、心存野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八章、心存野望!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武俠修真

?

第一百二十八章、心存野望!

學生們吵吵嚷嚷,覺得羊小虎的教導有誤。

如果當真是龍王的眼淚排在神器榜第二位,那麼,這個世界上還有人能夠屠龍嗎?他們很小的時候就聽說過的那些屠龍傳說是真的嗎?那些彷彿觸手可及的屠龍勇士真的存在過嗎?

羊小虎明白他們的心意,輕輕嘆息著說道:「龍是世間最強大的生靈,他們有著與人類相比彷彿看不到盡頭的壽命,有著可以翻江倒海布雨行雲的神通威能。龍能大能小,能升能隱。大則興雲吐霧,小則隱介藏形。升則飛騰於宇宙之間,隱則潛伏于波濤之內。在我們看不見的上古時代,它們才是這神州之上最強大的主宰。龍嘯九天,群魔俯首。也只有它們才有能力毀滅人類。屠盡整個人族。這也是人族一直想要屠龍的原因,因為只有把它們全部都滅掉,人族才可以安逸永恆地生活在這片土地上。這和恩怨情仇無關,只是種族生存延續的爭鬥。」

「人以群居,龍以族分。龍族是一個獨立又聚集的種族,它們分穴而居,分地而治。但是卻又極端的團結統一,等級森嚴。龍族之中,有王者統領。也就是我們所說的龍王,或者說龍神龍王是龍族的首領,也是它們的精神領袖。每一任龍王都是威能最強大的神龍,也是最有智慧的神龍。」

「龍王的眼淚不是普通的眼淚,而是龍王臨死之前將自己畢生的力量以及智慧壓縮進魂魄之淵,然後通過眼睛釋放出來,它是一個液體狀的結晶體,看起來就像是一枚水晶它不只是一滴眼淚,它代表著一頭巨龍,代表著龍族的王者、尊嚴。你擁有了龍王的眼淚,就等於是有一頭龍族的王者在和你並肩作戰。龍王的眼淚排在第二位也是名符其實」

「龍王的眼淚」李牧羊在心裡喃喃自語。「龍王的眼淚」

「羊師,在哪裡能夠找到龍王的眼淚?」鐵木心眼冒紅光,臉色潮紅地問道。太期待了,太刺激了,倘若能夠得到這枚龍王的眼淚,繼承了龍王的能力那自己不是世間無敵了嗎?那什麼乘風榜、什麼青雲榜,什麼星空榜不過如此,自己會成為星空第一強者

「羊師,龍王的眼淚最後一次出現是什麼時候?出現在誰的手裡?」林滄海的情緒也有些亢奮。據說龍王掌握的秘笈不計其數,功法絕學更是數不勝數。每一頭巨龍都有一座寶藏,而繼承了龍王的眼淚就等於是繼承了龍王的寶藏它一定藏了很多傳世名劍吧?還有那些不為人知的強大劍訣,想想就讓人覺得熱血沸騰埃

林滄海愛劍如命,愛劍訣如痴。他的注意力全在龍王寶藏裡面的劍和劍訣之中,至於其它的稀世珍寶他全都不放在心上。

「羊師,你快給大家講講我們真是有些好奇呢。」千度笑著催促。

看到大家這麼喜歡上自己的課,羊小虎的心中非常高興。

他的三角眼掃視全場,笑著說道:「我不知道。」

「什麼?羊師,你怎麼會不知道的?」

「羊師,你是不是又藏私了?」

「羊師,你索性把《寶器》搬來給大家看看吧,我們大家一起研究。」

羊小虎搖頭拒絕,說道:「《寶器》你們暫時是沒辦法看到的,不過星空圖書館藏書頗豐,你們可以前去借閱不過,就算你們看到了《寶器》也沒用,因為裡面並沒有講述你們詢問的那些問題。沒有講明他的最後出現時間以及出現在何人手裡這樣的信息你們想想,我們想尋找一頭巨龍都是百般艱難。更何況是要尋找龍族之主的一滴眼淚這比大海撈針還要困難千萬倍吧?」

眾人一陣頹然。

「看來是沒有希望了。」

「就是,在哪裡能夠找到一滴眼淚啊?就算是看到我們也不一定知道那就是龍王的眼淚氨

「算了吧,我還是去找驚龍弓吧,就這個感覺靠譜點兒,其它的神器大概也只是存在於傳說之中千萬年來都沒人能夠找得著,我們就那麼好的運氣?」

「就是埃」李牧羊出聲說道。「我是不抱有任何希望了。不管是驚龍弓還是弱水之心,或者那什麼龍王的眼淚,我一樣都不奢望。能夠給我一把稍微鋒利點的寶劍就好了。」

羊小虎覺得李牧羊的心態不可取,沒有一點兒年輕人的上進心和朝氣。

他看著李牧羊,一臉嚴肅地說道:「牧羊同學,如果一個人沒有夢想,那麼他和一條臭魚有什麼區別?心存野望,萬一我是說假如當真有那麼一天,你當真能夠拿到這三樣神器中的一件呢?你去追求它,它才會投入你的懷抱。你連追求的信念都沒有,那些神器怎麼可能到了你的手裡?」

李牧羊連連點頭,說道:「羊師教育的是。從現在開始我就就心存夢想,有朝一日把三大神器全部都收入囊中。」

眾人大笑,覺得李牧羊是個瘋子,把他們都當成傻子。

三大神器全部都收入囊中,這是在說夢話吧?

課堂結束,同學們紛紛散去。

陸契機昂著腦袋,率先走在前面。楚潯緊隨其後,所有人都知道他是陸契機的鐵杆追隨者。

千度挨個和同學們打完招呼,然後快步走到李牧羊身邊,笑著說道:「牧羊同學,一會兒你去什麼地方呢?」

「我想去星空圖書館看看。」李牧羊出聲說道。

「這樣埃」千度眯著眼睛說道。「那我們一起吧。我也想去圖書館查閱一些資料呢。」

「姐姐,我能不能跟你們一起?」林滄海站在千度身邊,一臉期待地問道。

「當然可以了。」千度說道。

「圖書館我就不去了,我看到那些書就頭暈,看著看著就想睡覺」鐵木心一臉痛苦的模樣。「我還是去四周看看地形吧。來到星空學院,我對學校還不熟悉呢。」

「我跟你一起。」一直沉默寡言的蔡葩說道。

等到學生們全部離開,羊小虎一直挺直的脊背才松跨下來。為人師者,在學生面前要保持師者尊嚴和氣勢。堅持了那麼久還真是不太容易。

他從巨石台階之上走了下來,整理被勁風吹亂的衣冠準備離開時,心靈有所感應,轉過身去,對著一個瘦小的身影深深鞠躬,說道:「院長,您怎麼來了?」

「那個李牧羊」一個低沉的聲音輕輕地響起,笑著問道:「還不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