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逆鱗>第一百三十一章、處之泰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一章、處之泰然!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歷史穿越

?

第一百三十一章、處之泰然!

三人並不熟悉前往星空圖書館的道路,不過一路上都有灰衣雜役可以詢問。

當他們在一名灰衣雜役的帶領下站在星空圖書館的大門門口,李牧羊因為驚詫而張開的嘴巴可以塞下一個大大的雞蛋。

星空圖書館建造在斷山東側的山崖邊沿,是一個龐大高聳的建築群體。尾部懸空,看起來隨時都有可能要掉下去一般。

此時有陽光拂照,將其染上一層金色的光圈。有流雲浮動,有群鶴飛舞。

巍峨壯觀,極其震撼。

「好漂亮。」李牧羊情不自禁地出聲說道。

千度和林滄海雖然也震驚於星空圖書館的宏大耀眼,卻沒有李牧羊表現的那麼驚訝。他們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溫和而又從容的打量著眼前的景觀。

李牧羊發現了自己的不同之處,趕緊把嘴巴合上,讓表情變得自然,一幅看起來這星空圖書館不過如此我們家門口就有好幾座的篤定模樣。但是說話的聲音還是有著難以掩飾的期待,說道:「我們進去看看吧。」

「好埃」千度笑著點頭,說道:「裡面一定有很多好書。在這山下呆幾年也不會覺得無聊了呢。」

「是埃」林滄海笑著點頭,說道:「希望能夠找到幾本好的劍訣。」

星空圖書館可以自由出入,但是帶書出來的時候需要向門口的圖書管理員登記。

有身穿流雲袍的學長在門口忙碌著,只需要向他們出示一下自己在報道時領取的號牌就行了。那是自己住宿的憑證,也是自己借書的憑證。在星空學院的這三年時間裡,那將是李牧羊最重要的身份識別物件。

進入之後更是讓人眼花燎亂,李牧羊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多藏書的圖書館。

他張嘴又想說『哇』,但是看到千度和林滄海一臉坦然的模樣,他又強行的忍住了自己的不合群行為淡定,要表現出自己是見慣了大場面模樣的男人。

站在圖書館一樓大廳,看著眼前縱橫交錯仿若沒有盡頭的書架以及各種珍藏典籍,千度笑著說道:「我們就在這裡分開吧。一個時辰后在圖書館門口匯合。」

「好的。」李牧羊心潮澎湃,說道:「正好我想去找幾本。」

「姐姐,我跟你一起。」林滄海一臉笑意的說道,看起來很是黏千度這個『便宜姐姐』。

李牧羊就對林滄海有些不滿了,心想這小子總是扮可愛來吸引女孩子的關心,還有沒有一點兒男子漢的氣概?你以為女孩子會喜歡你這樣的小受男嗎?

再說,不就是扮可愛嗎?誰不會啊?

我妹妹李思念比你可愛一百萬倍。

李牧羊揮了揮手,和千度林滄海告別。然後一頭插進了書山學海裡面。

星空圖書館藏書頗豐,但是雜而不亂。

上至天文,下至地理。詩詞歌賦,諸子百家。繪畫音樂,甚至還有春耕秋收,無所不包,無所不有。

有布帛,有竹箋,有紙張,甚至還有樹葉、石頭、瓦片

就連記載文字的載體都是琳琅滿目,讓人嘆為觀止。

李牧羊每看到一個新鮮的種類,嘴裡都會發出『哇』的聲音。

反正千度和林滄海不在身邊,周圍又沒有人認識自己,他一個人可以『哇』個痛快。

他一個江南城的布衣少年,見過最大的書店也不過是江南城城主府旁邊的漢源書店。

當然,那個時候的他對書店也沒什麼概念,純粹是被李思念拖著去逛街以及和她的那些小姐妹『偶遇』雖然她的那些小姐妹總是很容易就把自己給忽略掉。

於是站在書店裡搖搖欲墜的李牧羊就總是後悔自己為什麼要出來,還不如在家裡好好地睡上一覺呢。

李牧羊覺得千度和林滄海有點兒裝,有點兒『虛偽』。這麼大的書店,你們以前見過嗎?

年輕人嘛,要坦率直接,要勇於表達出自己對周邊事物的新奇和驚喜。

李牧羊一路查閱,一路前行,終於在木牌牌上面寫著『神兵利器類』的木架前停了下來。

羊師說過,《寶器》這本書是沒辦法拿出來給大家查閱的,也就是說這應當屬於誰有的私藏或者說星空圖書館的密藏,一般人根本就沒有資格見到。

李牧羊倒是不奢望自己能夠借到《寶器》,但是他想總有一些其它的書會介紹到龍王的眼淚這種神器。

李牧羊能夠清楚地感覺到他自己身體的變化,他以前是一個渾渾噩噩的傻小子,是學校的倒數第一,是被人欺負的廢物那個時候的自己別說是考上一所好學府,就是有沒有學校願意招錄自己都是一個未知數。母親羅琦就無數次地對自己說道,實在不行,以後就接我的店,總要有個能夠養家糊口的一技之長才行。

包子店老闆李牧羊,或許這就是自己的人生定位。

一個月的時間,他的學習成績突起猛進,他奪得了西風帝國的文試第一,他考取了星空學院。他不僅僅變聰明了,而且變得壯實了。他能夠一拳破敵,他能夠持劍殺閑雲上境的強者,他能夠做很多很多的事情。

李模樣知道,自己的身體變異了。

他的腦海里總是會浮現起那樣一個夢,夢裡有一頭黑色巨龍用那種悲傷絕望的眼神看著自己,然後它無聲的朝著自己衝鋒,然後將自己的胸口撕成兩半,它成了自己身體的一部份

李牧羊覺得自己被神龍附體了,雖然這種事情實在太恐怖也太玄奇,說出去根本就不會有人相信他自己都不信。

羊師今天提到龍王的眼淚時,李牧羊有種心靈受到觸動的感覺。

他覺得自己對那種東西很熟悉,就像是自己小時候曾經擁有過又不小心丟掉的一個水晶球。

李牧羊很想搞清楚,那個龍王的眼淚到底是什麼樣的寶貝。

還有,它和自己有什麼樣的關係。

這些事情只有他一個人知道,他不能向任何人求助和分享。

他就像是一個藏滿秘密的人,就算是最親近的人,包括他的父母和妹妹都沒辦法分擔這樣的生活還很漫長,而且有可能會持續一生。

想到這種可能性,李牧羊的心情就沉甸甸的。

一個安全長壽混吃等死的廢物和一個跌宕起伏隨時都有可能失去生命的天才,你會選擇做哪一種?

「第二種。」這是李牧羊選擇的答案。

在骨子深處,他是不安份的,他是心存野望的。

他也希望自己能夠做一番轟轟烈烈的事業,他也希望自己的名字能夠出現在那些吟遊詩人的嘴裡,成為那無數個傳說中的男主角之一。

李牧羊!

他希望這個名字有耳者皆可聞,有眼者皆可見,有心者皆會感恩。

「想得太多了。」李牧羊搖了搖頭,開始在書架上面翻找起來。

《神州神器譜》、《兵器分類詳解》、《名劍錄》,《無名者記器》

李牧羊一本本的查閱,最後視線停留在那本《無名者記器》的古卷上面。

古卷是由牛皮所制,顏色泛黃。看起來很有一些年頭。

不過內容保存完整,看起來並沒有什麼丟棄的字跡。

李牧羊之所以對這本書特別關注,是因為書卷上的字跡讓他感覺到熟悉。

就像是一個多年老友的題字,雖然自己已經記不清他的模樣,但是卻一眼就能夠把它認出來。

他翻開書頁,那種熟悉感就更加強烈了。

蒼勁有力的小字,記錄著自己對世間神器的所感有悟。

『龍王之淚,世間神器,亦為世間兇器。繼承龍王的神通能力,也將繼承龍王的意志和信念。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處之泰然,四字可解。』

「處之泰然。」李牧羊嘴裡咀嚼著這四個字。然後,他有些惱怒地罵道:「到底什麼樣的是龍王的眼淚?它是什麼形態?隱藏在什麼地方?發病時不是,發威時又是如何表現的?有什麼明顯的特徵?從哪裡可以知道它就是龍王的眼淚而不是鱷魚的眼淚呢?什麼內容都不寫不記,還不是典型的灌水嗎?這樣的人怎麼好意思出書?」

李牧羊把那本《無名者記器》拿在手裡,準備借出去好好審核,日日批判。

李牧羊繼續尋找有關龍王的眼淚有關的書籍,可惜這些書裡面記得都是普通的神兵利器,像是龍王的眼淚、驚龍弓還有弱水之心之類的寶器卻極少收錄。就算是有也只不過是一筆帶過,並不詳解。

顯然,那些著書之人對那些寶器也是一知半解。

李牧羊看了看窗外,感覺時間已經過了一個時辰。

他記起自己和千度林滄海約好了一個時辰之後在圖書館門口匯合,時間匆匆,自己進來之後卻是一無所獲。

不過他也並不著急,這是一座寶庫,是神州千萬年來天才人物們的知識思想集中地。他會每日前來向他們請益。

李牧羊準備出去和千度林滄海匯合時,卻聽到前面有人爭吵的聲音。而且說話人的聲音還非常的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