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逆鱗>第一百三十七章、夫妻夜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七章、夫妻夜話!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一百三十七章、夫妻夜話!

明德樓裡面燈光亮堂,公孫瑜走到門口的時候,陸清明的兩名近衛隊長岳飛龍和李平安正在廊檐下面避雨。

看到夫人公孫瑜舉傘走來,兩人趕緊挺直脊樑眼觀鼻鼻觀心地站立著。

公孫瑜從他們身邊走過,卻又停下了步伐。

她轉身看著兩人,問道:「你們倆又喝酒了?」

李平安和岳飛龍對視一眼,知道隱瞞不過。

李平安為人機靈,處事圓滑,立即義正言辭地說道:「報告夫人,我說不喝吧,岳飛龍不同意,非說下這麼大的雨天氣冷想要曖曖身子,我怕把他給凍壞了,沒辦法守護將軍安全,只得答應了他的這種無禮請求。請夫人責罰。」

「李平安,你這個無賴,是誰說自己有好酒問我想不想喝一口的?」岳飛龍大怒,出聲喝罵著說道。

「我是說過我有好酒問你想不想喝一口,但是也沒說現在就讓你喝。現在是執勤時間,按照規定是不可以喝酒的。難道你不知道國法軍規?」

「你也喝了。你比我喝得還多。」岳飛龍沒好氣地說道。

想起夫人還站在一邊看著呢,岳飛龍嘿嘿傻笑,對公孫瑜解釋著說道:「就喝了一口就喝了一小口。」

「是埃這點兒酒量對飛龍來說根本就不是個事兒。喝了跟沒喝一樣。」

「下不為例。」公孫瑜表情嚴肅地說道。「岳飛龍下去休息吧,讓李平安找人代你執勤。」

「謝謝夫人。不過我沒事」岳飛龍不願意退崗。

「下去。」

「是。夫人。」岳飛龍不敢再辯,立正敬禮後轉身離開。

公孫瑜看向李平安,說道:「飛龍老實,你也不能總欺負他罰你三個月之內不許飲酒。」

「啊?夫人,我是冤枉的半個月行不行?一個月?兩個月?夫人,再過一個月就是中秋節了埃大過節的怎麼能不喝酒呢?」

「既然你那麼喜歡喝酒那就半年不許飲酒。」

「」

公孫瑜推開書房大門,陸清明已經迎了過來,伸手抓住妻子的嫩白玉手,笑著說道:「那兩個憊懶的傢伙又惹你生氣了?」

「我知道你們親如手足,平時對他們都是聽之任之,放任不管。」公孫瑜握緊丈夫的手,一臉認真地說道。「你在書房處理政務,他們在外面就肩負著守護你人身安全的責任。倘若因為他們的疏忽大意釀成禍事,那就後悔也來不及了。到時候他們自己滿心愧疚,你們之間的交情也難以持續害人害已,因小失大。不如從源頭處就苛刻嚴厲一些,反而能夠保持住你們的這份難得的兄弟情義。你覺得這樣可好?」

陸清明笑著點頭,說道:「夫人說的極是。岳飛龍和李平安跟隨我身邊多年,以步卒之身一步步走到現在,很多事情大家都是知根知底。別看他們表面上嘻笑怒罵的,其實骨子裡都是極其細膩認真的人。他們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不過夫人今天做的很好,有些規矩還是要守著的。他們鬆懈了,下面的人也就跟著鬆懈了。這不是為將之道,也不是御下之術。」

「夫君能夠理解就好。」公孫瑜看著陸清明,說道。

「夫人都是為了我好,這份苦心我怎麼會不明白?」陸清明笑著說道。

兩人眼神對視,含情脈脈。

「夫君不想問些什麼嗎?」公孫瑜看著陸清明問道。自己留下一封書信就走了,離開了那麼長的時間,難道夫君就什麼不想知道嗎?

「自然是有問題要問。」陸清明笑著說道。

公孫瑜漂亮的臉蛋更顯端莊,聲音也嚴肅了許多,說道:「夫君請講。」

「李岩羅琦他們一家人都接來了吧?安頓好了嗎?路上沒有遇到什麼危險吧?都是很多年的相識,我要不要出面請他們一起吃頓便飯?」陸清明笑著問道。

公孫瑜表情錯愕,說道:「夫君不生氣?」

「生氣?我生什麼氣?」陸清明反問著說道。

「我沒有和你們商量就趕到江南把李岩羅琦他們接了回來」

「你做的也正是我想做的。」陸清明輕輕嘆息,說道:「我還要顧忌這個考慮那個,你卻直接就把事情做成了。省卻了我的猶豫和思考的時間。我應該感激你才是,為什麼要生氣呢?」

「可是,父親正處於關鍵時期,我這個時候去把他們接回來,肯定會被有心人盯上父親那邊,心裡怕是有些不快吧?」

陸清明拍拍公孫瑜的手背,示意她不要擔心這件事情,說道:「你知道牧羊進星空學院是誰安排的嗎?」

「是父親?」公孫瑜出聲說道。

「是的。是父親親自安排的。」陸清明笑著說道:「雖然父親這個人比較嚴厲,但是心裡還是有牧羊的他一直在關注著牧羊的成長。如果能夠為牧羊做一些什麼,我想他不會袖手旁觀。」

「因為他發現牧羊現在不是個廢物了?」公孫瑜冷笑出聲。當年的那樁事情,終究是他心中的一個難以痊癒的傷疤,每一次想起都痛入骨髓。

她痛恨這樣的安排,也仇視安排這一切的黑手。

有很多事情她無能為力,但是有些事情卻是她所擅長的:譬如記仇。

「小瑜」

「算了,我們不說這個了。」公孫瑜輕輕嘆息。她知道,她和丈夫是沒辦法就這個話題形成共鳴的。男人有男人的難處,但是並不代表著女人就一定要接受這些男人的殘忍抉擇。

「李岩他們已經安頓好了,思念那孩子也被我接回來了那孩子還在讀書,我會替她安排一座離家比較近的學校。其它事情我也都會打理好,你不用擔心。」

「辛苦你了。」陸清明握緊妻子的手,一臉愧疚的說道。

「契機也去了星空學院,要不要給她寫一封信送過去讓他們兄妹兩人在星空學院彼此有個照應?」公孫瑜出聲問道。

陸清明搖了搖頭,說道:「這件事情我們不需要插手,我想父親那邊應該有所安排。」

「早些休息吧。」公孫瑜看了丈夫一眼,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陸清明看著妻子離開的窈窕背影,心思突然間有些煩躁起來。

他走到窗邊,推開窗戶,但能夠看到外面風狂雨驟。

黑雲翻滾,電閃雷鳴。

正如十幾年前李牧羊出生時那一晚的未世景象。

「夫妻不能相容,父子不能相認,這個世界怎麼會變成這般模樣?」

ps:再次感謝飼養家小朋友的萬賞,再次感謝悅悅悅悅n的三萬賞,大家有沒有發現,這兩個小朋友最近上鏡非常頻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