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逆鱗>第一百三十八章、輪迴之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八章、輪迴之劍!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一百三十八章、輪迴之劍!

李牧羊逐漸適應了怒江的憤怒。

看慣了那鮮紅似血的江水,聽多了那驚濤拍岸的咆哮,心態已經逐漸平和。

但是那莫名其妙存在卻又持久瀰漫不散的悲傷一直縈繞心間,日復一日,終將化作剝開層層雲霧的力量和改寫人類史書的巨手。

即便是已經正式進入了星空學院,李牧羊心中仍然有著常人難以理解的壓力。

他的父母怎麼樣了?李思念有沒有遇到什麼危險?

他在星空學院抱了那麼多條大腿,那些大腿有沒有發揮出什麼大作用直到現在,沒有一條大腿給他什麼反饋,就好像是完全忘記了被自己抱住或者抱過這件事情似的。

星空學院太偏,通信又極端的不方便。李牧羊倒是想要騎鶴下江南回家看看,可是他沒有鶴,也騎不了

李牧羊心想,還是得找個時間再和解無憂師兄好好聊聊,請他幫忙往江南送一封家書。

「無憂師兄是個好人,他一定不會拒絕自己這麼不要臉的請求吧?」

你看看,難怪很多人都說社會就是一個大染缸,曾經純白如紙的李牧羊同學都被染得黑不溜秋的跟他的膚色似的。

哦,跟他以前的膚色似的。

現在的李牧羊皮膚白了許多,原本就不錯的面容就更顯清秀標誌。身穿一套白色的星雲袍,腳著登雲靴,長發用木簪子束起來,倒是給人一種風度翩翩美少年的感覺。

李牧羊躺在後院的石頭上看書,看的正是他從圖書館借出來的《無名者記器》。

他總覺得這本書非常的熟悉,就像是以前曾經看過一般。

只是時間太過久遠,記憶又太過模糊,讓他無論如何也想不起來到底是在什麼時間什麼場合看過

蒼勁有力的小字,一筆一劃都像是被用膜筆深深地刻進羊皮捲紙裡面似的。

《無名者記器》裡面的內容李牧羊已經看過好幾遍,幾乎都可以背下來了。自從他的身體開始『變異』之後,他的記憶力也開始越來越好,好到連李思念和崔小心這兩個江南才女都嘆為觀止的地步

李牧羊之所以還沒有把這本書還回去,是因為他有個問題還沒有想明白:這本書到底是誰寫的?這個無名氏到底是誰?

他記錄了世間神器,甚至連龍王的眼淚這種極其罕見的東西都有所涉獵,想來他也不會是一個簡單的人物。

「到底是誰呢?是誰呢?是誰呢?」李牧羊閉上眼睛,嘴裡念念有詞。「是誰呢是誰呢是誰」

突兀的,一道光劍刺向他的胸口。

那道光劍猶如巨型光柱,鋪天蓋地,幾乎照亮了整片夜空。

那道劍光光明巍峨,卻又讓他感覺到一種窒息的壓迫感以及危險。

它是光明之劍,也是毀滅之劍。

他讓人生出難以遮擋,唯有一死的無力感。

「氨

李牧羊猛地坐了起來。

天色明亮,陽光正曖。

假的,是虛幻的。

李牧羊卻已經是大汗淋漓,身上的星雲袍都快要濕透了。

「那一劍」李牧羊喃喃自語。

那一劍如此真實,如此的兇險。

就像是已經刺進了自己的胸口。

「那是輪迴之劍」李牧羊終於想起來了。「這一劍輪迴的正是自己,是自己身體裡面的那頭黑龍。」

「也就是說」李牧羊不得不承認這樣一個事實。「這個無名氏是自己認識的人,是自己熟悉的人而且,是最終毀滅自己的人。」

「可是,他到底是什麼人?他是誰?」李牧羊拚命地努力,拚命地去回憶。頭痛欲裂,記憶海被片片撕碎,額頭上面的血管都快要炸裂開來一般。卻仍然沒有想到那個人的臉。

他看不到那個人的模樣。

李牧羊氣喘吁吁,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他不敢再想下去了,他怕自己會永遠地沉淪進那未知的世界。

但是,他不想去想,有些念頭就像是春季田野里的野草瘋長。

「因為黑龍面對這一劍的時候難以抵擋,所以臨死之時把自己的畢生修為和智慧藏進了這滴龍王的眼淚裡面?」

「那無數次的噩夢那條撕裂自己的胸腔破體而入的黑龍就是他臨死時的狀態」

「到底是什麼樣的對手是什麼樣的人揮出去的那一劍,能夠讓那麼強大的黑龍都難以抵擋?」

咚咚咚

門口有人敲門。

李牧羊應了一聲,趕緊跑過去打開木門。

敲門的人是林滄海,千度一臉笑意地站在林滄海的身後。自從上次三人齊心協力打敗了長白七葫蘆之後,他們三人的關係明顯的親絡了許多。

那句話果然說得沒錯:一起扛過缸的才有可能是最好的朋友。

屠龍專業有七個人,卻分成了三個小團體。陸契機獨立獨行,楚潯是她身邊雷打不動的跟班。來自大漠的大塊頭鐵木心和來自天府的大塊頭蔡葩走得比較近,李牧羊好幾次看到他們一起去清膳堂吃飯。

三方現在相安無事,卻又危機重重。

其實主要是李牧羊和陸契機的矛盾,楚潯是連帶著的搭頭。

李牧羊一直搞不明白,第一次見面,陸契機為什麼就一直盯著自己。看向自己的眼神就像是自己曾經把她叉叉過多少遍似的

她想的美!

林滄海臉上帶著招牌似的笑意,說道:「要去上課了。羊師說今天要學習《龍語》」

李牧羊點了點頭,說道:「好的,我這就過去。不過我要先洗個澡。」

林滄海轉身看了千度一眼,說道:「那好,我們等你」

李牧羊原本是想說讓他們先走的,但是林滄海既然都已經說出要等自己的話,李牧羊也就不好意思再把人趕走了。

於是,他退讓到一側,做出邀請的手勢,說道:「請進來坐吧。」

千度和林滄海進了李牧羊的小院,千度看著遠處波瀾壯闊的紅色怒江,輕嘆著說道:「龍血之江,果然名不虛傳當年無數屠龍勇士斬龍頭放龍血形成這紅色血江,是何其英勇壯烈的畫面埃」

「」李牧羊身上的汗就流得更加急速了。

千度眼神熾烈地看著李牧羊,說道:「牧羊同學,等到它日我們習得屠龍技,也應當效仿先賢,屠滅巨龍,留名青史你覺得如何?」

「我覺得」李牧羊拚命的點頭,說道:「很好埃很多人都這麼想咳咳咳」

「牧羊兄,你怎麼了?」林滄海關心地問道。

「沒事,我沒事」李牧羊伸手阻止林滄海的靠近,連聲解釋著說道:「想到那種畫面,就心潮澎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