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第一百四十一章、小虎很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一章、小虎很虎!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

第一百四十一章、小虎很虎!

陸契機是屠龍專業裡面的一個另類。

孤僻冷傲,言辭犀利。看起來跟誰都欠了她好幾十枚金幣不還的討債模樣。

就連緊隨其後的楚潯都沒有受到特殊的優待,和他說話的時候也仍然是冷冰冰的,沒見著特別的給他一句軟話一個笑臉。

當然,這也是大家心理平衡仍然願意把她當作同學的原因她不是只對自己一個人有意見她對誰都板著一張臉這是性格使然不是因為她認為自己是個混蛋。

你看,能夠進星空學院的學生包容心就是這麼強大。

平時上課的時候,陸契機很少說話。只是專註地聽著老師的講解或者同學們的爭論。

但是今天這般旗幟鮮明的跳出來反對李牧羊,其實大家心裡也是沒有多少意外的。

誰都知道她最不喜歡的人就是李牧羊,兩人好像一入學就發生了不少次的衝突。

這一段時間沒有向他開炮已經讓人覺得很詫異,現在表現出來才讓所有人放心陸契機果然還是陸契機。

羊小虎被自己的學生們質疑,臉色本來是不太好看的。

他可是星空名師啊,自己講的話是經過無數資料的查詢和無數時間考證的。你們這麼當眾反駁,是不是太不給我這個老師面子了?

雖然他這輩子被人反駁的次數也實在太多了些。

孔離和夏侯淺白兩人把反駁他當成了家常便飯。

現在看到陸契機站出來反駁李牧羊,不,是支持自己的觀點,不由得有些興奮起來。

還是有學生願意和自己站在一邊的。吾道不孤。

他快步走到陸契機面前,笑呵呵地問道:「陸契機同學,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陸契機說道。

「」羊小虎臉上的笑容就減淡了好幾分,鼓勵著說道:「陸契機同學,有什麼想法就坦白的說出來嘛。理越辯越明,話越說越清。不管是質疑老師論點的,還是支持老師觀點的老師都非常的歡迎。我是一個開明的老師,我願意和我的學生一起探討問題。」

「龍是神族,這一點兒毋庸置疑。」陸契機聲音冷酷地說道:「低等龍族有著半神的能力,高階龍族和神族無異。甚至比一些神族還要更加強大一些。」

羊小虎更加興奮了,說道:「陸契機同學這麼講有什麼論據嗎?」

「《龍族編年史》上有記載龍族的百般神通和強大破壞力,這是普通的獸族可以相抗衡的嗎?再強大的老虎能夠一口吞掉一座城市?最厲害的獅子能夠一爪拍碎巍峨高山?還有狼那根本就是最下等的野獸,一隻手指頭都能夠摁死的螻蟻,也能夠和龍族相提並論?」

羊小虎不停的點頭,說道:「契機同學言之有理,言之有理那你說的賊喊抓賊又是何解?」

「有些人故意貶低龍族,無視它們的危險和威脅性到底有何居心?」陸契機眼神犀利地盯著李牧羊,問道。

李牧羊根本就無視陸契機,笑呵呵地看著鐵木心,說道:「我相信鐵木心同學並沒有任何的惡意。他之所以貶低龍族,是因為他相信人族的強大。他相信人力勝天,強大的人族精英是可以屠龍的。屠龍,這是無數人心目中的理想,也是我兒時的夢想大家只是希望理想不死,夢想不滅。我們仍然有一個屠龍的機會。是不是這樣,鐵木心同學?」

「正是這樣。」鐵木心粗聲粗氣的說道。他是典型的人族唯上論,在他的心目中,人族是最強大的,是最無敵的。這種觀念和他來自大漠那種極其貧瘠又惡劣的生存環境有關係。在他認為,人族是沒有什麼事情不能夠做到的。不管是龍族還是大自然,他們都可以將其戰勝。如果龍族是神族,那麼,數萬年前那些屠龍的人族精英他們都是什麼人?

所以,在陸契機站出來反駁李牧羊,並且質疑那些貶低龍族的危險和威脅是何居心的時候,他的臉色就已經變得相當難堪了。

這不是故意和自己唱反調打擂台嗎?

幸好李牧羊同學願意站出來幫自己說話,他真是一個很好的人呢。

「我就是覺得人族是萬能的,修為強大的人族是可以屠龍的。史書上面有記載,怒江的紅色河水也可以證明。我沒有任何的私心,就是說出了我自己的看法而已」

鐵木心用力地拍打著強壯的胸膛,盯著陸契機吼道:「我會有什麼居心?我能有什麼陰謀?難道我還是一條龍不成你看看,我是不是龍?是不是龍?」

「白痴。」陸契機眼神冷洌地掃了鐵木心一眼,語帶嘲諷的說道。

面對這樣的弱智對手,她連多說一句廢話的心思都沒有。

「你說什麼?」鐵木心目眥盡裂,長發披散,頭上的星空袍嘶啦啦地作響。

他的身上黃氣繚繞,就像是有什麼東西被烤焦了一般。雙手握拳,拳頭上面閃爍著土黃色的光芒,引而不發,極度的危險。

士可殺,不可辱。大漠民族最是重視自己的智商建設問題。

誰敢罵他們是『白痴』,那就等於是當眾往他們的臉上吐口水不,比吐口水還要嚴重百倍千倍。

鐵木心要和人拚命。

嗆!

一劍驚虹閃爍,劍氣凜冽磅。

楚潯拔劍而起,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已經擋在了陸契機的身前,語氣不善地說道:「鐵木心,你被小人利用仍不自知,竟然敢對契機出手,你不是白痴是什麼?想要攻擊契機,那就先過了我這一關吧。」

也不知道楚潯在哪裡找來那麼多的好劍,前段時間才送給了林滄海一把入了品級,現在又立即換來另一把。

「打就打,你以為我會怕你?」

「那就讓我看看你們這些大漠蠻人有幾分本事。」

大戰一觸即發!

羊小虎看看林滄海,發現對方笑眯眯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並沒有像上次那樣出手勸阻的意思。

陸契機面無表情的坐在原地,一幅我和這件事情一點兒關係也沒有的模樣。

李牧羊倒是一臉緊張,滿臉擔憂地看著羊師,說道:「羊師,快勸勸,不能讓他們欺負了鐵木心同學他又沒做錯什麼。」

「」羊小虎都快要哭了。我的大少爺啊,你就少說兩句吧?都已經這樣了,你還在往火裡面澆油水不怕燒著自己啊?

自己這是盼來一群什麼樣的好學生啊?

聽了李牧羊的話,鐵木心大為感動,心想,還是李牧羊夠朋友夠兄弟,這種時候還在擔心自己被欺負。楚潯和陸契機其心可誅,竟然說自己被小人利用還不自知誰是小人,現在一目了然。

鐵木心出聲喊道:「牧羊兄,你不要為我擔心。這個小白臉想要吃掉我,我怕他沒有長一幅好牙口整天一幅恥高氣揚的樣子,把誰都不放在眼裡。我早就看他不順眼了,今天就讓我好好的教訓他們一番。讓他們知道做人要低調。」

「既然木心同學這麼說,那我也不知道說些什麼了。」李牧羊嘆息著說道。

羊小虎也輕輕地嘆息,說道:「都住手吧。」

「羊師,你也看到了。楚潯欺人太甚。」

「羊師,今天這件事情你別管。我斬斷他一條胳膊這件事情算完」

「想要我一條胳膊,我就擰斷你一顆腦袋」

「癩蛤蟆打呵欠,好大的口氣」

「想打就打,別婆婆媽媽的廢話」

「你以為我不敢啊?來氨

鐵木心動了。

身上的土黃色煙霧瀰漫,將他的身體都給包裹進去了。

他拳頭握著的黃色光芒越發的明亮,就像是一顆土黃色的寶石。

身體未動,周圍的空氣就已經抽緊,空間開始扭曲。

楚潯也動了。

他的長劍平舉,白色鋒芒如長蛇吐芯。劍尖直指鐵木心的周身七十二要穴,無論對方從哪一個方向攻來,自己都能夠迅速將其斬成碎片。

羊小虎在原地消失了。

他在鐵木心的肩膀上拍了一記,鐵木心聚集起來的勁氣瞬間散掉,一屁股癱倒在地上。

他的右手那麼一伸,楚潯手裡的長劍便到了他的手裡。同時被他拿走的還有楚潯左手的劍鞘。

電光火石!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不,你根本就來不及眨眼,你甚至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

他消失,他又在原地出現。

在這個過程中,他已經做完了那麼多的事情。

「我說」羊小虎眨巴著那雙三角眼,憨厚的胖臉相當無奈的說道:「你們得尊重我。」

空氣凝固了。

表情石化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著羊小虎久久說不出話來。

羊小虎,實在是太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