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 第一百四十三章、蒼生為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三章、蒼生為王!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

第一百四十三章、蒼生為王!

當有人向你提出一個問題時,你的大腦第一反應就是思考。這是人體的自然結構造成的。

有人思考過後發現沒有答案,於是嘴巴順便就說出『不知道』。

李牧羊在聽到羊小虎的問題時,大腦同樣在思考。

就連他自己也沒想到的是,在他的記憶海深處竟然對這樣的聲音非常的熟悉,而他更是覺得這個音調發出來的聲音實在是簡單之極:喜悅。

那種聲音代表著龍族的喜悅。

他這麼想著的時候,嘴巴也隨口說了出來。

「喜悅?」這是自我懷疑

甚至在他自己都不確定這個答案是不是正確的時候。

「喜悅。」這是肯定。

即便是在他說出答案的時候,他都沒辦法清晰地確定那兩個字就是他自己說出來的。

可是,他偏偏就說出來了。

偏偏就讓羊小虎老師聽到了。

一個初入星空的學生,怎麼可能聽懂那晦澀難明老師從來都沒有教過的龍語?

李牧羊真想狠狠地抽自己幾個耳光,你做什麼不好?幹什麼非要去作死啊?

「不,我聽你說了。你說喜悅」羊小虎大步走到李牧羊面前,神情亢奮地說道:「李牧羊,你聽得懂龍語?」

「我沒有聽懂。」李牧羊搖頭說道:「我真的沒說什麼埃」

「沒有說什麼嗎?」羊小虎看向其它的學生,問道:「你們聽到了嗎?」

「我聽到牧羊兄說了『喜悅』二字。」鐵木心是個憨厚樸實的好學生。他聽到什麼,就如實地向老師彙報了。

「我也聽到了。」林滄海笑著說道。他側身看著李牧羊,說道:「牧羊兄深藏不露,不願意讓我們知道你聽懂龍語的秘密嗎?」

「就是。我也聽到了呢。」千度笑呵呵地看著李牧羊,說道:「牧羊同學,這不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嗎?何必隱藏?」

陸契機的臉上帶著一抹嘲諷的笑意,出聲說道:「有些東西是隱藏不住的。狐狸終究會露出自己的尾巴。」

聽了千度林滄海他們的話,李牧羊有種想要和他們絕交的衝動。

本是同窗生,相煎何太急?

這是出風頭的時候嗎?

我是龍啊!

我他媽是條龍啊!

現在讓你們知道我聽得懂龍語,下次你們就會懷疑我是條龍到時候你們所有人都要屠我,我還能不能活下去啊?

李牧羊一臉認真地看著羊小虎,說道:「羊師,你當真聽到了我說喜悅嗎?」

「是的。」羊小虎認真地點頭,說道:「其它人都說不知道,只有你一個人回答說『喜悅』。所以我聽得特別清楚。」

李牧羊眨巴著天真無邪的大眼睛,出聲問道:「那我回答對了嗎?」

「回答正確。」羊小虎高興的說道。「我剛才發出來的那個音調,確實是龍族表達喜悅之情時發出來的腔調」

李牧羊激動地跳了起來,雙手緊緊的抓住羊小虎的手臂,高興地說道:「羊師,這麼說,我已經能夠聽懂龍族語言了?我無師自通學會了龍族語?我怎麼這麼厲害?你說我有沒有可能是個天才?我是不是遺落在世間的絕世天才?」

羊小虎努力地安撫著李牧羊的情緒,說道:「李牧羊同學,你冷靜你冷靜一點。你確實回答對了一個問題,但是龍族語晦澀難懂,深奧複雜。普通人沒有十年八年的研究涉獵是很難完全聽懂的海無崖,長路漫漫,你要學習的東西還很多很多。切記不可驕傲自滿,免得自毀前程。」

「難道羊師覺得我不是天才?」

「你不是天才也不能說不是。在龍語這一門功課當中,你表現的還是很優秀的。只要勤加學習,以後說不定能夠成為這一領域的專家。至少比其它同學更有悟性一些。但是,只不過是回答對了一道問題而已,你的道路才剛剛開始。所以,以後繼續努力,發揮你在這方面的特長」

李牧羊滿臉遺憾,聲音帶著股子濃濃的悲愴味道,說道:「我還以為我已經可以直接和龍族溝通,我能夠聽懂他們所有的語言了呢。羊師,要不你再考考我,你再發一個龍族的語音讓我聽聽」

羊小虎想了想,再次撮嘴發出一個更加詭異奇特的音調出來。

李牧羊一臉茫然,看著羊小虎問道:「羊師,這也是龍語嗎?」

「自然是龍語。」羊小虎高興地說道:「你剛才只是蒙對了而已,也有可能是我聽錯了不過沒關係。我會好好地教導你們,將我的一身所學毫無保留的傳授給你們。只要你們願意學習。」

李牧羊對著羊小虎深深鞠躬,說道:「謝謝羊師。」

羊小虎的手掌往下壓了壓,說道:「坐下吧。我們繼續上課。」

「是。」李牧羊重新坐回自己的椅子上。

『奇』破滅,英雄不在,大家的視線又重新收了回去。

只有陸契機眼神犀利地盯著李牧羊,把他當作一個極端危險的人物。

「我竟然不是天才。」李牧羊對坐在隔壁的楚潯說道。

楚潯冷哼一聲,說道:「你當然不是天才,你只不過是個廢物而已。」

「你怎麼能罵人呢?」李牧羊憤憤不平,心裡卻是樂開了花。

他就是要低調,就是要成為別人眼裡的『廢物』。這樣自己才是最安全的。

「就是。」鐵木心現在開始投桃報李的幫腔李牧羊,說道:「攻擊別人之前,最好先看看自己是什麼貨色。」

「各位同學」羊小虎的手指頭輕輕敲擊著桌面,說道:「你們要尊重我。」

於是,所有同學噤聲。

課程結束,羊小虎把手裡的課本合上,看著眾人說道:「各位同學,課本你們可以拿回去學習研究,也可以仔細地回想一下今天的課程,練習一下正規標準的龍語發音還有,課本最後有很長一段文字,那是我從《龍之語》原本上面抄錄下來的。我自己也在研究階段,暫時還不明白它們到底是什麼意思。你們有興趣也可以看看。不過不要冒進,學習要講究循環漸進。」

洗過澡后,李牧羊取出那本《龍之語》認真地研讀。

裡面的大多數單音字他都認識,還有一些複雜繁瑣的象形文字卻看不明白。

他想起羊師說書頁後面有很長一段他也看不明白的文字,於是便將課本翻到了最後一頁。

就像是人們看到方塊字時會自然讀出來一般,李牧羊看到那些猶如蝌蚪一樣的字元時也跟著讀了出來。

他認識那些蝌蚪。

如果有人看到的話,一定會驚詫不已仿若見神。

因為李牧羊念出來的那古怪之極的腔調,正是龍族最純正最高貴的龍語。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張。雲騰致雨,露結為霜。金生麗水,玉出昆岡。海咸河淡,鱗潛羽翔」

李牧羊愣了一會兒,心想,這些字跡自己怎麼會那麼熟悉?就像是深深地烙印在腦海裡面一般。

他看著紙張上的文字,接著讀了下去:「龍師火帝,鳥官人皇。唯我龍族,與天同壽。唯我龍族,與地同疆。」

李牧羊的心情變得亢奮起來,讀了這幾個字之後就像是吃了什麼靈丹仙果一般的讓人精神抖擻。

龍族啊,多麼強大的種族埃

自己竟然就是它們中的一份子啊,雖然現在還沒有完全得到它們的認可至少已經得到了一部份的認可。

怒江。

在李牧羊的身後,在李牧羊沒有注意到的地方。當它念起這段文字的時候,紅色的江水起伏翻滾起來,就像是被一口大鍋給燒至沸騰一般。

剛剛開始那滾水是微和的,是輕輕地蕩漾著的。隨著李牧羊音調的提高,那水開始變得不受控制起來。

原本怒江就很不平靜,轟隆隆地江水就像是一條紅色的巨龍向前衝鋒猛進。

但是今天的怒江格外的猙獰,也格外的瘋狂。

轟隆隆

轟隆隆

驚濤拍岸,捲起千尺紅浪。

水月幻鏡之前,是紅色怒江發狂發怒時的模樣。

孔離表情凝重,說道:「怒江怒了。發生了什麼事情?」

夏候淺白伸出手指,結出一道又一道的印結揮舞出去。

他長衫飛舞,面如冠玉,說道:「我用五鬼尋訪訣試探過,怒江上面感受不到任何強者氣息」

星空學院的觀星台塔樓頂端,不知何時出現一個身穿星空戰袍的老者。

他看著眼前陷入咆哮狀態的紅色怒江,輕輕嘆息著說道:「萬年不息的仇怨,你們還不甘心嗎?你們還妄想著有人能夠替你們招魂嗎?」

李牧羊的聲音越來越大,也越發的代入了自己深沉的感情:「生而為龍,福澤萬方。死而為神,德脈流長。」

「生而為龍,橫掃亂邦。死而為神,神州永昌。」

「生而為龍,不負億民。死而為神,蒼生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