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逆鱗> 第一百四十五章、斬斷龍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五章、斬斷龍脊!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一百四十五章、斬斷龍脊!

冷月如鉤,佳人如夢。

陸契機站在小院后牆的竹叢邊沿,眼前便是波瀾壯闊正在發生奇幻景象的紅色怒江。一身星雲袍的陸契機冷艷如天上的冷月,卻又比那冷月要更加的耀眼和熾烈。

她的美是驚艷的、赤裸裸的,毫不掩飾奪人眼球的。

她的性格其實很不討人喜歡,沉默寡言,拒人於千里之外。冷若千年寒冰,靠上去就要凍成冰雕一般。

但是,因為她這讓人難以忽視的絕世容顏,你卻總是沒辦法真正的討厭她。

即使你嘴上說這個女人多麼多麼的討厭多麼多麼的讓人難以接受,但是當她突然間主dng和你說上一句話或者對你綻放笑顏,你的心臟一下子就要被融化掉的感覺——你看看她誰都不喜歡卻願y主dng和我說話主dng對我微xio她是不是喜歡我她是不是對我有意思她是不是想泡我?

每個人都有追求獨一無二的心理。

你希望自己成為別人心中的唯一,特別是希望自己成為那種絕世佳人或者美男子心中的唯一。

這是一個看臉的時代。

也不要心存僥倖,因為每一個時代都是看臉的時代。

楚潯痴痴看著陸契機的唯美側影,出聲問道:「祭祀什麼?召喚誰的魂魄?誰在祭祀?誰在召喚別人的魂魄?還有你說的那什麼鬼龍抬頭是什麼意思?」

陸契機沉默不語。

「契機,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是的。」陸契機點頭說道。

「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楚潯指著眼前的紅色巨浪,出聲說道:「難道傳說是真的?這怒江當真是巨龍的鮮血染紅?有人在召喚那些鬼龍的魂魄?召喚那些鬼龍的魂魄做什麼?難道還有人可以將它們煉為已用不成?」

陸契機再次沉默。

「契機——」

「我什麼都不能告訴你。」陸契機說道。

「——」

「說了你也不會信。」

「怎麼可能?你告訴我,你說什麼我都會信。契機,這麼多年了,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你還不明白嗎?我對你什麼樣,你還不了解嗎?你想想,你說過的哪一句話我有過絲毫懷疑?」

「李牧羊是條龍。」陸契機說道。

楚潯愣了半天,然hu哈哈大笑起來,笑得都直不起腰來,說道:」契機,你不要和我開玩笑好不好?這種玩笑真是——實在是太好笑了。李牧羊——那個白痴,他怎麼可能是一條龍?有這樣廢物的龍嗎?要是所有的龍都長成這樣的話,我們也不用在星空學院苦修了,我一個人就能夠屠盡龍族讓它們滅族——」

楚潯覺得陸契機很可愛。

從來都不說笑話的人,突然間說起一句笑話簡直是要笑死人了。這真是一個讓人又憐又愛的女孩子埃

陸契機面無表情,說道:「我說過——你不會信。」

楚潯好不容易止住笑聲,看著陸契機說道:「契機,你對那個李牧羊真的很特別。以前你從來都沒有認真地關注過哪個男生,就算是天都有名的幾個年輕少年你也不屑一顧。我知道你的性格,也了解你的驕傲——可是,李牧羊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為什麼你總是把視線放在他的身上?」

楚潯的臉色有些哀傷,說道:「你這樣——我心裡很難受。隱隱作痛,就像是有一根細針不停的在扎。不會致命,但是這種感受卻讓人難以忽略。如眼中沙,如梗在喉。」

陸契機指了指怒江江面,說道:「鬼龍要抬頭了。」

楚潯眼神哀傷,看著那道自從自己到來之後不曾轉身看過一眼的身影再也說不出話來——

李牧羊並不清楚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不知道怒江裡面的巨大動妓ng,他也不知道因為怒江發怒而驚動了整個星空學院的學生以及那些所有的教職人員。

他完全被眼前的龍文所吸引,他的嘴巴裡面不斷地發種那種古怪晦澀如果沒有刻苦的學習和時常的練習普通人甚至根本就發不出音調的聲音。

他的情緒時而亢奮,為了龍族的強大和德操。

時而哀傷,為了那些龍族強者的逝去表示祭奠。

他的情感就是龍的情感,龍的情感就是他此時的情緒。

此時此刻的李牧羊就是一條龍,是龍族的一份子。

他所誦吟的是龍族的祭祀文,他所祭奠的是他的戰友,是和他並肩作戰過的兄弟——

手中的龍文接近尾聲,祭祀將近高潮。

吼——

那怒江之中的紅色巨龍一次又一次的掙扎,一次又一次的咆哮。

那紅色的旋渦越來越大,那紅色的龍頭也越來越清晰形象。

它的五官輪廓更加清晰,它的威嚴也更加濃重。

巨龍一怒,天地失色。

「《祭龍文》。」觀星台樓頂上min的白衣老者眼神越發的深邃,比那怒江之中的紅色旋渦還要更加的讓人難以勘測到底。「竟然還有人能夠吟誦這《祭龍文》——沉寂千年的怒江沸騰咆哮,那死去萬年的巨龍魂魄蠢蠢欲動想要破江而出——數萬年前,無數星空強者同時施力在這怒江之上布下十二道禁制,竟然也壓制不住你們了嗎?」

「可惜。」老者輕輕的嘆息。「不能讓你們出來,怒江才是你們最好的歸宿。」

他伸出了自己的右手,那隻枯瘦如柴一直隱藏在白色戰袍裡面的右手。

輕飄飄的,看起來就像是想要伸手抓起一摟清風。

當他的手掌伸出來時,怒江之上的天空上min竟然同時出現了一道巨大的,幾乎籠罩整個怒江的虛幻手掌。

那道手掌橫在星空,被起伏翻滾的無數星雲所籠罩。

肉眼幾乎難以看見。

他的手掌壓在上min的時候,奇般的,之前還風高浪急紅潮洶湧的怒江竟然緩緩地平息下來。

流水潺潺,浪濤消散。

怒江不再憤怒,就像是一個聽話的小媳婦。

那紅色的旋渦在慢慢的癒合,巨龍的頭顱被狹窄的空間所擠壓,很快就要被那湧現過來的江水給淹滅,然hu和往常一樣,再一次沉入江底。

千年萬年,難以安息。

紅色的巨龍感覺到了威脅,它看了一眼頭頂的那隻巨掌之後,更加用力的掙扎,更加瘋狂的咆哮和——衝擊。

轟——

轟——

轟——

一次又一次。

它用自己的巨頭頭顱作武q。

它要衝破那紅色的旋渦,衝破那囚禁它們萬年的禁制。

砰——

怒江再一次翻滾起來,水浪再一次掀起千百丈。

「不聽警告,斷你龍脊。」觀星觀上的老者輕輕嘆息。

他平舉的手掌突然間翻倒堅起,然hu巨掌如巨劍,迅疾無比地朝著怒江斬了下去。

只見一道白光閃爍,整片星空都照得亮如晝日。

轟——

怒江之水斷成兩截。

前面的水已經遠去,後面的水卻難以追隨。

在紅色的巨江之上,出現了一道白色的縫隙。

那是劍氣所至,形成了一道難以逾越的氣牆。滔滔江水也難以沖跨逾越。

吼——

紅色巨龍慘嚎一聲,龍頭迅速地朝著那無底的旋渦墜落下去。

它巨大的紅色身體,從龍脊位置也被斬成了兩截。

思︽路︽客siluke~info網,無彈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