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第一百五十一章、武者七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一章、武者七境!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 第一百五十一章、武者七境!

「啊?」李牧羊瞪大了眼睛,看著夏侯淺白,一臉詫異的說道:「夏侯師,你在說些什麼?什麼一人一劍斬殺無數沙盜滅其族群——我什麼時候干過這種事情?也不怕夏侯師笑話,在被星空學院招錄之前,我只是江南城一個很普通的學生。打小疾病纏身,每日昏昏沉沉的睡覺。老師看不起我,同學也欺負我。那個時候我甚至連雞都沒有殺過,更不用說對付那些兇惡殘忍毫無人性的沙盜了——夏侯師是不是記錯人了?」

「既然你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又怎麼知道那些沙盜兇惡殘忍毫無人性呢?」夏侯淺白的嘴角浮現一抹淡淡的笑意,心想,小子,想和我斗,你還是太嫩了點兒。

他一臉嚴肅的看著李牧羊,說道:「你在其它時候還和那些沙盜有過接觸嗎?」

李牧羊心裡『咯登』一聲,知道自己的表演過於浮誇,讓夏侯淺白從自己的話中抓到了破綻。

他臉上裝作淡然輕鬆的模樣,說道:「夏侯師,是這樣的,我有一個朋友叫做燕相馬,它是江南城城主之子。此人見多識廣,而且又有報國安民之志。他時常對我說,草原上的牧民,沙漠裡面的沙盜,無常山的反賊和大武的邊軍,是帝國的四大害。並且時常給我普及這四大害所做過的各種惡劣行徑,我也算是略有所知。心裡對他們極其仇恨,想著一朝一日,定要學那些星空強者一劍飛出,斬百萬首級。剛才聽到夏侯師提到沙盜,所以才說他們兇惡殘忍毫無人性——這也是我的朋友燕相馬告知我的原話。夏侯師倘若不信,大可以去尋燕相馬詢問。」

夏侯淺白若有所思的看著李牧羊,濃黑如劍的眉毛輕輕的擰起,問道:「你什麼都不記得?」

「夏侯師,實在是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記不起,我是當真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李牧羊一臉遺憾的說道。「我只記得我進了無名山,然後發生的事情我就記不得了。待我一覺醒來時,就已經躺在了無名山的山頂。一個叫做何安的大哥帶我去報道,也是在那裡有緣認識了夏侯師,為夏侯師瀟洒不群的氣質所吸引,忍不住跑來修了夏侯師負責的課目——」

夏侯淺白沉吟良久,說道:「李牧羊,你來星空的目的是什麼?」

「目的?」李牧羊想了又想,一時半會兒還真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

莫名其妙的被招錄進星空學院,那個時候他對星空學院一無所知。在前來學院報道的路上和崔照人發生衝突,然後一路上被無數人追殺——

現在有人問他來學院的目的是什麼,他第一反應就是保命,保自己家人的安全。

可是,他剛剛開始要來星空學院的時候並不是為了這樣的目的——總會有一些其它的原因。

是為了改變自己的命運,成為一個能夠讓大家平等對待,不會被人欺負,不會讓那些女孩子和他說一句話都擔心會被人看到的廢物。

乃或是追逐心中的理想,成為那無數人仰望的星空強者,吟遊詩人口口傳誦的超級英雄。

這些才是來到星空學院的目的吧?

李牧羊的眼神變得堅定起來,抬頭看向夏候淺白,說道:「我想變強。」

只有自己變強了,才能夠保護自己的家人,才能夠改變自己的命運。

只有變強了,他才有選擇的資格和機會——他可以選擇大隱於市平凡一生,也可以選擇斬鳳屠龍——斬鳳護龍,成為那縱橫星空的超級強者。

強者做出選擇,弱者唯有接受。

「變強?」夏侯淺白的嘴角浮現一抹笑意,起身在李牧羊的床榻之前走來走去,說道:「你知道你的身體情況嗎?」

李牧羊搖頭,說道:「不知道。」

「你還沒有入門。」夏侯淺白說道。

「什麼叫做入門?」李牧羊一臉茫然。

「每個領域都有一道門檻,你寫字,能夠寫出一筆美觀端莊的好字,這算入門。你畫畫,能夠畫出其形態姿態,這算入門。甚至燒飯、種田、或者騎射,都有一定標準為入門的門檻。我們修行更是如此。」

夏侯淺白在李牧羊的身前站定,看著他的眼睛說道:「我剛才探過你的氣機和身體,你的身體極弱,雖然看起來#經過一段時間的訓練,但是還不足以築基為媒。身體是一切的本源,是百般神通的媒介。身體虛弱,其它神通又如何修行?」

「丹田處倒是凝聚了一點點的氣機,但是那渺小到可以忽略不計。至於氣海——哦,你根本就沒有氣海。」

「——」

「我們神州大陸將武者境界分為七級,每一級又有上中下三品來區別。第一境為空谷境、幽谷深深,溝壑難平。有人說,每個人剛剛出生的時候是一張白紙。在我們修行者的眼裡,普通人的身體就是一座深谷。深谷深不可測,你需要用東西將它填滿才行——用什麼填?用智慧?用知識?還是用氣機?」

「第二境為高山境,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校當你把身體填滿之後還不夠,還要繼續往裡面填充東西。直到讓它們堆積成山,這便是我們所說的高山境。山堆得越高,看得也就越遠。和世間萬物一樣的道理。」

「第三境為閑雲境。閑雲野鶴,得大自在。閑雲境是前三境中的頂端,能夠進入閑雲,已經可以稱之為高手了。閑雲境是是一道門檻,無數修行者止步於閑雲難以越前一步。但是,倘若能夠跨前一步,那就成為一國一宗之頂級強者。」

「第四境枯榮境,也是閑雲境的上升境界。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一念生,一念死。枯榮境是重生境,它能夠讓人的身體煥發出新生,能夠讓一個人的戰鬥力和精神狀態都處於最巔峰——枯榮境是有無限可能的境界。它本身就是一國之強者,倘若能夠再進一步,將能夠遨遊星空,成為神州仰視的人物。當然,枯榮境極其難得,萬中無一。」

「第五境為星空境,聽名字便可以知道——浩瀚星空,唯我縱橫。能夠進入星空境的強者,可以主導一國一宗之興衰,甚至可以主導整個神州的局勢。星空之大,浩瀚無垠。星空強者卻可以無限縱橫,足以見其強大蠻橫。」

李牧羊聽得激動不已,就好像自己分分鐘就能夠成為星空強者一般。以前他只是知道神州大陸修為境界劃分等級的基礎知識,但是像今天這般有人詳細解釋卻不曾有過。

有一個老師系統的指導和關照實在是太重要了,省卻了他無數的思考和摸索時間。

「第六境為神遊境,我們更習慣性的將其稱之為仙人境。神遊天外,萬里取人首級。一絲一縷意念都能夠殺人,由此可見此境到底是多麼的強大和恐怖——當然,能夠修行到神遊境的強者,已經是我們這個大陸的仙人。所以,想要看到這樣的仙人出現或者出手——是極其罕見的事情。」

「第七境為屠龍境。有人說龍是半神族,也有人說龍是神族。直到現在還有無數人在爭論不休。以肉體之軀,屠殺無敵巨龍。想想——那該是多麼強大的力量?」

李牧羊心潮澎湃不已,咽了咽口水,神情亢奮的問道「怎麼樣才能夠邁進屠龍境?」

「首先——」夏候淺白撇了李牧羊一眼,說道:「你先要築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