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 第一百五十二章、出身王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二章、出身王族!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 第一百五十二章、出身王族!

「夏侯師——」李牧羊一臉無奈的看著夏侯淺白。他覺得自己受到了羞辱。

「難道你覺得我說的不對?」夏候淺白英俊的臉上寫滿了認真兩字,說道:「沒有築基,還妄想屠龍?沒有築基,又如何屠龍?」

「夏侯師,我明白你的意思。你說的自然是對的。我的意思是想問——以我現在的身體情況,你覺得怎麼樣才能夠一步步邁進屠龍境?」李牧羊滿是誠肯的問道,這確實是他迫切想知道的問題。以前沒有名師可請教,只有靠他自己去摸索,以及腦海里浮現出來的那一點點淺薄的記憶。現在有星空名師在眼前,他怎麼可能放過這樣的大好機會?

擔心會被人誤會自己不自量力,李牧羊又小聲解釋著說道:「我也不是一定要邁進屠龍境,不過,我覺得人總要有一些目標和追求才對嘛?不然的話,我們和一條蛆蟲有什麼區別?」

「屠龍境世間無一,千百年都難出一個。不過,有夢想是好的——」夏候淺白笑著說道。「首先,你要築基……」

「——」

「當然,築基有很多種方式。那些來自名門大派的,自然有其特殊的築基方式。他們門派內部的傳承功法都是世間罕見。再加上靈石靈藥的補益,一日千里,遠遠把其它普通修者給甩在身後。王室貴族就更不用說了,他們要錢有錢,要人有人,一切資源盡在其掌控之中。為了延續王族氣脈以及大族利益,更是不計成本的對自己族內的優秀子弟進行培養和打磨。他們的修行進。」

「還有一些天才地寶,那得有緣分者得之。如果能夠獲得《寶器》裡面的名#器,或者《葯經》裡面的一些大補之物,也不是沒有機會趕超上別人——不過,對於那些普通修者而言,還是得拜得名師,然後在老師的指導下循環漸近,打好基矗星空學院內部也有不少築基之功法,倘若有興趣的同學也可以找來修鍊——當然,良莠不齊,要看個人造化。」

夏侯淺白掃了李牧羊一眼,很是驕傲的說道:「雖然你主修的那個屠龍系不怎麼樣,但是羊小虎的實力——也就是比我稍弱一些而已。以讀書入道,這本身就是一樁很艱難的事情。而且,凡是以文字入道的人,都會在未來取得極大的成就。譬如以詩詞入境的李秋白和杜若甫,他們都在星空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是讓人仰望星空時仰慕和思念的人物。」

「星空學院招天下英才,有修行好的、有念經好的、有畫畫好的、有寫詩好的、有精音律的、甚至還有種田好的——當然,這些學生每一個都是某個領域的佼佼者,而且頗具靈氣,有極好的發展前景。不然的話,憑什麼入星空學院?」

李牧羊又激動起來,強忍著內心的喜悅出聲問道:「夏侯師,那我是什麼方面比較出眾?」

「不知道。」夏侯淺白搖頭,含糊不清的說道:「可能是你的背景比較強硬吧?」

「——」

夏侯淺白看向李牧羊,說道:「不要覺得不服氣。我知道,你是以西風帝國第一名的成績入星空學院的。但是你想過沒有,神州有九大國,小國和夾縫中的勢力數不勝數。每一大國都有一個文試第一,雖然大家的叫法不同,大概說的就是你們這樣的人——並不是每一個國家的文試第一都有機會進入星空學院的。而且,綜合起來看,能夠以文試第一的成績入星空學院的是一個極低的楖率。」

「每一年第一個國家都有一個文試第一,如果每一個文試第一都要招錄進來,幾十年數百年下去,星空學院不就成了九國學院了嗎?學生全部被九國的勢力給填滿,教員也自然都是九國裡面湧現出來的俊傑。到時候九國相爭,這星空學院還能夠保持其獨立性和自主性嗎?」

「學院英明。」李牧羊連連點頭。接著,他又提出了自己的疑惑,說道:「可是,現在學院招錄的學生不還是從九國之內招錄進來的?」

「不一樣。」夏侯淺白一臉嚴肅的說道:「如果按照之前的招錄方式,就是九國王室要求我們招誰我們就招誰,現在是我們學院想招誰就招誰。我們可以招王室成員,我們可以招村老柴夫,也可以招你——星空學院是整個神州最好的學院。我們不能讓九國王室把人才壟斷了。人才可以幫助他們鞏固王權,而王權的穩定又可以讓他們源源不斷的把和自己關係親密的人給送進星空學院——這樣一來,窮人和布衣哪裡還有出頭之日?」

李牧羊聽得熱淚盈眶感激不已,一臉崇拜的看向夏侯淺白,說道:「正因為有夏侯師這樣一心為公的強力人物存在,所以我們這些普通人才有上進的通道和奮鬥的動力,不然的話,無論我們如何掙扎努力都沒有任何的價值和收穫,這是何其黑暗和殘忍的一件事情?」

「權貴永遠是權貴,窮人永遠是窮人,布衣也就永遠是布衣——如果不是有夏侯師這樣的大人物站出來替我們說話,我現在都沒有機會出現在星空學院。」

李牧羊伸手抓住夏侯淺白的衣袖,討好的說道:「夏侯師堪稱我們布衣界的天驕翹楚、代表人物——夏侯師也是布衣出身吧?」

王室學生的後台是王室出身的老師,權貴學生的後台是權貴出身的老師,李牧羊覺得自己是典型的布衣出身,倘若夏侯牽白也是一介布衣依靠自己的努力和天賦一步步走到今天星空名師的位置和獲得這種讓人畏懼和尊重的威能——自己和他不就成了一夥的嗎?

這樣的話,自己在星空學院就有了一尊強大的保護神。誰還敢來欺負自己?

夏侯淺白很是用力的把自己的衣袖從李牧羊的手裡扯了出來,伸手輕輕地將布料撣平,一臉驕傲的說道:「我出身王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