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第一百五十四章、一顧傾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四章、一顧傾校!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 第一百五十四章、一顧傾校!

李牧羊渴望強大。

他比誰都渴望得到力量。

他不想再重新回到以前,回到那種被人欺凌侮辱或者完全無視就像他是一個隱形人的日子,他不想回到那種所有人看到你時都像是看到一頭『豬玀』一樣的生活。

他表面上裝作對一切都不在意,但是在心裡他又怎麼可能真的一點兒不在意?他也只是一個正處於青春年華要面子要尊嚴希望得到關注希望看到少女嬌羞臉頰含情眼眸的少年人埃

他想改變自己的命運,他想要成為一個——和以前不一樣的人。

在他離開江南城之前,他是這麼想的。

他是為了改變自己的命運而選擇了星空學院,選擇了一場這樣的征途。

但是,當他在無意識的狀態下殺了帝國監察司的少史——至少別人都是這麼告訴他的。

於是,他的人生便進入了另外一種狀態。

一路走來,他和胖子公輸垣經歷了五場追殺和七場安排好的伏擊,一直跑到星空學院腳下還被人給攔截下來——

那個時候,他便不再為自己而活了。

他認真的想過,他可以死。

他知道自己殺了不應該招惹的人,他願意以命償命。如果實在沒有更好的選擇的話。

但是,禍不及家人。

他不希望因為自己的行為而導致家中父母親人遇險,想到他們有可能報復自己的父母以及妹妹李思念,李牧羊就心急如焚,恨不得現在就找無憂師兄借來仙鶴飛回江南。

可是,他心裡非常清楚,就算他現在飛回江南,他也沒有保護父母親人的力量。

他要留在星空學院,他要解開自己的身體之迷,他要成為星空強者——

他要讓父母長命百歲,要看到李思念結婚生子過上幸福的生活。

所以,一個連死都不怕的人,也不介意使用一些小手段來實現自己的目的——如果有任何的罵名或者惡果,他不會逃避,願意一力承擔。

聽到夏侯淺白說要為他築基的話,李牧羊實在是高興壞了。

他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激動的問道:「夏侯師,你說得是真的?」

「君子一諾值千金,我夏侯淺白幾時說話不算數了?」夏侯淺白一臉傲氣的說道。

「是是是,學生說錯話了,實在是情緒激蕩,難以相信自己聽到的事實。」李牧羊連連道歉,笑著說道。

夏侯淺白看了李牧羊一眼,說道:「你此時體質太弱,氣機不穩,不可築基。且先在我這葯廬小住幾日,我開幾幅湯藥給你補補身體——等到你身體休養好了,我再幫你築基吧,希望一次可成。」

「謝謝夏侯師。」李牧羊下床,整理衣冠,恭敬的對著夏侯淺白深深鞠躬。

夏侯淺白長袍一甩,傲聲說道:「不用。這是還紫陽師叔的人情——」

「——

對很少人來說,天都很小很小,小到甚至裝不下一顆野心。

對很多人來說,天都很大很大,大到可以迷失自己的全部。

天都御景高級中學,下學之時,學校裡面的學生們並沒有立即返家,而是三五成群的守候在學校門口,似乎是在等候著什麼。

「那個女孩子真是漂亮啊,說話跟布谷鳥一樣,我只是聽到她的聲音就已經沉醉不醒——」一個身穿灰色制服的男生臉色亢奮的說道。

「是啊是啊,我也見到了來著,她去學校的柳月湖邊散步,人比柳月還要好看呢——」身邊的同伴應和著說道。

「此女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見?之前的什麼學校四景和她比起來實在不值一提——」——

這只是一個聚集點的談論聲音。

聽他們說話的內容,好象是學校裡面新來了一個漂亮的女生。這個女生一顧傾倒了一所學校的男生,讓這些學生在下學之後仍然不肯離開學校。

其它大大小小的隊伍,大抵也在談論著同樣的事情。

「來了來了。」人群之中,有學生壓抑著喜悅的聲音喊道。

然後,只見學校門口的人群分開。

一個身穿碧綠色紗裙,梳著垂鬟分肖髻的甜美少女滿臉笑意的從人群中間走了過來。

少女將發分股,結鬟於頂,不用托拄,使其自然垂下,並束結肖尾、垂於肩上,亦稱燕尾,這是西風帝國未出閣的女子常用的髮型。

她的笑容甜美,嘴角帶著懶洋洋的笑意。眼睛裡面閃碩著亮光,每一個和她眼神對視的人都能夠感覺到她內心的喜悅,然後也莫名的跟著心情舒暢起來。

「聞名不如見面,見面遠勝聞名——」

「果然是秀色可餐,聖人誠不欺我——」

「李思念,她的名字叫做李思念——思念思念,這名字不正是為我等而設嗎?見此女子,誰又能不為她思念?」——

「思念姐姐,好多男生都在偷看你呢。」跟在李思念身邊的小環笑著打趣。

「就是。以前可沒見著他們這樣在學校門口聚集等誰——」

「思念姐,你才剛來,就把學校三景的顧玉欣、廖子語、張賢三人的風頭給壓了,小心她們找你麻煩哦——」

李思念就是有這樣的本事,不管男生女生,很容易就可以和人打成一片。

遠在江南的時候,她便是學校有名的大姐頭。

現在到了天都,才剛來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身邊就跟了這樣一群閨蜜死黨。

李思念淡然而笑,說道:「很快他們就看膩了,不用在意。」

「思念姐,你好像很有經驗的樣子。」小環看著李思念一臉崇拜的說道。

「這樣不算什麼,以前——我哥可比我厲害多了。」李思念笑著說道。

小環一臉的好奇,說道:「思念姐,經常聽你說起你的哥哥。你哥哥真的像你說的那麼英俊瀟洒風度翩翩面如冠玉勝過宋玉——這麼厲害嗎?」

「那是當然了。」李思念一臉肯定的說道。「我哥哥不僅僅長得好看,而且還是帝國今年的文試第一呢。文武雙全,簡直是我們學校無數少女心目中的夢中情人。你們都難以想象,他在學校讀書的時候我替他收過多少情書和禮物——煩都煩死了。」

「好想看看你哥哥哦。」

「就是。希望有機會能夠看到思念的哥哥——叫李牧羊是吧?前段時間經常聽人談論呢。」

「你哥哥會不會來天都看你啊?要是來了你可一定得讓我們看看——」——

幾個少女正嘻笑著朝外面走去的時候,一群身穿灰袍的高大男生卻突然間擋在了前面的去路。

「李思念?」一個嘴角叼著根甘蔗草的男生笑眯眯的打量著李思念,眼神玩味的喊出她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