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逆鱗> 第一百五十五章、沒有榮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五章、沒有榮幸!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歷史穿越

? 第一百五十五章、沒有榮幸!

「那不是星羽學長嘛?星羽學長是學校有名的才子,初入校時寫的《戰時糧行三策》很受學校裡面那些老學究賞識呢,說是能夠減少戰時糧草運行時百分之三十的損耗,這可是節省了一筆天文數字的經費——」

「他寫詩也很厲害,年前寫的《秋水歌》轟動一時,天都紙貴——」

「哪有天都紙貴,不過就是學校里小有才名而已——不過,星羽學長還是很俊美的,之前聽說他和御景三美之一的張賢關係密切,一直有人傳他們是情侶關係,難道不是嗎?怎麼現在又追求新生李思念了?」——

正如周邊同學所議論的那般,陳星羽確實是御景高中的風雲人物。

一表人才,才華出眾,那種玩世不恭的表情和壞壞的微笑很是吸引女孩子們的眼球。

陳星羽帶著一眾狐朋狗友擋在了李思念的身前,笑呵呵的出聲問道:「李思念?」

他用的是疑問句,表明他對李思念一點兒這個人一點兒也不了解。

這帶著一種淺顯的心利在告訴面前的這個女孩子,別人都說你是如何如何的漂亮,如何如何的優秀,但是在我眼裡——你只是一個陌生人。

有些智商低又自尊心強的女孩子很容易就被這樣的小手段給欺騙,心中升起一種強烈的自我展示和征服慾望——你不是不認識我嗎?你不是不知道我是誰嗎?哼,我一定會想辦法讓你知道我的存在然後愛我愛的不可自拔——

當然,那些女人大多數都做多了。

然後又像是被破了口子的皮靴一樣被丟棄了。

顯然,陳星羽是一個泡妞高手。

在整個御景高中,能夠和他抗衡的人也屈指可數。

「陳星羽。」小環的眼睛亮晶晶的看著面前的俊美男子,悄悄的捅了捅李思念的腰肢,小聲說道:「他就是陳星羽,我和你說過的——」

小環確實向李思念介紹過陳星羽這一號人物,正如男生們喜歡評論學校裡面的漂亮女生一樣,女生們也會對學校裡面那些的優質男生評頭論足。

陳星羽是女生這邊議論最多的一個男生,他的名字無數次的出現在李思念的耳朵里。即便她才剛剛來到御景不久,對學校裡面的一切都還不太熟悉——

她聽說過這個男生的無數事以及光輝戰史,雖然現在他們是第一次相見。

「你是誰?」李思念昂起腦袋,笑容甜美的打量著面前的這個男生。

和往常一樣,她的笑容簡單純粹,看起來很有迷惑性。任何看到她微笑的人都會覺得這是一個心思單純惹人憐愛的可愛女孩子。

「是個雛兒。」陳星羽在心裡這麼想道。他喜歡這樣的女生。

就像是一杯白水,你往裡面添加什麼,它就會變成什麼樣的顏色。

他要成為改變這個女生命運的神,讓她進入天界,或者進入地獄。只在他的一念之間。

「陳星羽。」陳星羽的嘴角微動,那根甘蔗草也跟著向向的翹起。他對著鏡子練習過無數次,這是他最迷人的姿態。之一。「以前你沒有聽過我的名字,那是你孤陋寡聞。以後如果你還不能記住我的名字,那就要遺憾終生了。」

「為什麼記不住你的名字就要遺憾終生啊?」

「因為——」陳星羽的眼神帶著狼一般侵略性的盯著李思念,說道:「你失去了和這樣優秀的一個男生相識相遇的機會。」

「哇——」

女生們尖叫出聲。

多麼經典的開場白啊,多麼動人的表白方式埃

多麼狂野霸道又有男人格調的男生,真是讓人為之傾倒迷醉不已呢。

「陳星羽太霸道了,我喜歡這樣的霸道男生——」

「我的身子好軟,快扶著我——」

「我不行了,我要停止呼吸了——」——

李思念和她身邊那些女生的表情如出一轍,她無限嬌羞的抬頭看了陳星羽一眼,又趕緊低下頭去。

她的睫毛閃閃臉蛋紅紅,脖頸都浮現一朵朵如桃花盛開般的紅暈——

李思念的聲音如蚊子哼哼,小聲說道:「我為什麼要和你相識相遇啊?我才不要和你相識相遇呢。我又不知道你是一個什麼樣的男生。」

看到面前女孩子那不勝涼風般嬌羞的美態,即便是見慣了美色的陳星羽也不由得砰砰砰心跳不已。

太漂亮了!

太可愛了!

純白的猶如春水中蕩漾的小白花。

陳星羽強忍住心中的悸動,笑容滿面的說道:「所以,我不是來了嗎?我之所以出現在你的面前,就是給你這樣一個機會——讓你了解我是一個什麼樣的男生的機會。」

他掃了一眼李思念身邊的幾個女孩子,臉上帶著笑意,說出來的話卻是強硬無比:「幾位同學,讓我送李思念回家——你們沒意見吧?」

「沒有沒有——」小環連連擺手。面對這樣的陳星羽,她說不出任何拒絕的話。

「如果你能保證思念安全的話,我們當然沒有意見啦。」另外一個孩子出聲說道。

「我們恰好要在學校門口分手呢,如果有人願意護送思念姐的話,當然是一件好事——」——

圍觀的男生們憤怒不已。

這說得是什麼話?好像送李思念回家是一樁多麼恐怖的差事似的。他們也很願意送李思念回家埃憑什麼所有的好事全都被陳星羽一個人佔全了?之前他不是和張賢關係很好嗎?難道現在他又要把她甩掉了?

陳星羽對著李思念的幾個死黨拱了拱手,笑著說道:「算我欠你們一個人情,明日金玉樓,我請。」

「謝謝學長。」

「謝謝師兄。」

「金玉樓,我喜歡——」——

打發了幾個礙眼的小跟班,大灰狼笑眯眯的看著眼前的小白兔,做了一個帝國貴族發出邀請的手勢,說道:「思念小姐,請問我有這樣的榮幸嗎?」

這一切,是如此的簡單。

簡單到讓他沒有任何勝利的喜悅。

「對不起,你沒有。」李思念的笑容不變,表情不變,仍然笑得跟一男「諄ㄋ頻摹

只是,她說出來的話是那麼的——讓人尷尬。

手機用戶請訪問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