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第一百六十一章、雞湯有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一章、雞湯有毒!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 第一百六十一章、雞湯有毒!

李牧羊很是羨慕夏侯師煲湯的手藝,因為他呼吸出來的氣體都讓其為之沉醉。

或許是因為剛剛喝過一大碗雞湯的緣故,夏侯淺白就連說話都帶著一股子濃濃的雞湯味。

「人生如白駒過隙,倘不及時行樂,則老大徒傷悲也。這是上古大賢莊子在《逍遙遊》裡面說的話。何為及時行樂?」

「這個——」李牧羊稍微遲疑,說道:「肆意妄為,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不錯。」夏侯淺白點頭,說道:「品茶插花是樂,釀酒參禪是樂。醉青樓是樂,沙場征戰也是樂。求仁得仁,便是世間最大的樂趣。」

李牧羊一臉恍然的模樣,連連點頭說道:「夏侯師說的極是,學生茅塞頓開。以後定當會依從本性,自然隨心。」

「你不明白。」夏侯淺白毫不留情的戳穿,一點兒也不給李牧羊面子。「放縱是世間最簡單也最容易讓人沉溺的事情。不管是品茶插花還是醉青樓,都是不需要去刻意控制和有心節制的。因為那是愉悅,是享受,是性格使然。就像是煲湯一樣,我也願意每天去煲湯,但是,如果那樣做的話,我會成為這個世界上最頂級的廚師,卻不可能成為星空導師——」

「每個人的心中都住著一頭猛虎,它的名字叫做好逸惡勞。它會吞噬掉你的勤奮,吞噬掉你的努力,吞噬掉你的未來和你有可能擁有的一切——對於我們習武破境之人來說,最重要的是什麼?」

「是勤奮,是努力。」李牧羊都學會搶答了。心想,這個回答中規中矩,總不會再出現什麼錯誤吧?

「不,是天份。」夏侯淺白說道。

「——」

要不是百分百確定自己打不過他,李牧羊都想出手把夏侯淺白給爆打一頓。不就是沒主修你的道家嗎?你用得著非要把我往死里折騰?你喝湯讓我吃雞肉也就罷了,畢竟,那宮山王彩雞的雞肉味道也不錯。可是你也不能總在我話中挑刺埃我也是個人好不好?我也有尊嚴的好不好?

「你不以為然?」

「我是說——」李牧羊笑的相當勉強,他覺得自己這個時候還難笑出來實在是太牛#逼了。為了找個高手幫忙築基,他不僅僅丟掉了底限,就是底#褲都不要了。以一幅我並不是非要這麼認為我只是想和你探討問題的語氣,說道:「就算是有天份的人,也需要勤奮努力吧?我聽過《傷仲永》的故事,說是一個叫方仲永的兒童五歲時就能夠吟詩作對,被鄉人稱為天才。後來為圖小利,四處遊走,以詩作賣錢。數年之後,他的才能便消失了,和普通人無異。這個故事不正是告訴我們,天份很重要,學習能力也很重要嗎?」

夏侯淺白坐在葯廬的石椅之上,很是不屑的瞥了李牧羊一眼,說道:「故事終究是故事,拿來教導那些沒有才華的人勤奮努力的道具而已。再說,那個叫方仲永的兒童並不能稱之為天才,真正的天才會清楚他想要的是什麼,並為這個理想而堅持到底。而且,方仲永還有一個白痴父親,他的一切都是由自己的白痴父親來掌控負責,這樣的人最後泯滅眾人,一點兒也不讓人覺得奇怪。」

李牧羊連連點頭,說道:「夏侯師教育的是。」

「真正的天份——這種感覺很難和你形容,因為只有真正有天份的人才能夠明白。」夏候淺白說道。

「——」

「你直到現在還沒有築基,武學一道可以說還只是一個一無所知的門外漢。」

「——」

「別人練習三個月,就能夠寫出一筆好字。你苦練十年,寫出來的字體還不堪入目。別人一張嘴就能夠唱出動人的小曲,你一張嘴就就像是發了一場洪災。別人一夕悟道,你抱著三千道藏讀了一輩子卻還不知道道之真諦——勤奮重要嗎?努力重要嗎?」

「不重要。」李牧羊搖頭。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好了,只要你願意幫我築基。

「不。重要。」夏侯淺白無比篤定的說道。「對於你這種沒有天份的普通人來說,除了勤奮二字,你還有什麼可倚仗的?你已經失去了先天天份,你又不願意後天的勤奮,你的人生還有什麼機會嗎?」

「夏侯師——」李牧羊的臉色越來越黑,強壓著衝過去打人的衝動,說道:「你到底想說什麼?」

「你以西風帝國文試第一的成績進入星空,你原本可以走一條更輕鬆更簡單的道路。你可以去西風帝國最有名的學校,譬如西風大學。你可以在那裡學習政經,以後成為一名優秀的府官。也可以學習文學,以後成為一方文學大家。甚至可以去學習音樂或者繪畫,寫字上面有天賦也行,書法家也是很受人尊敬的職業——可惜,你偏偏選擇了星空,選擇了屠龍,選擇了道家。」

「習武入境,然後再一層層的苦修破境,這是世間最艱難的道路。它很苦很苦,苦不堪言。也許,你努力一生,也只能在高山境中品止步不前。也許等到你終老之時,你也只是一個——一個碌碌無為的小人物。你沒辦法一劍斷山,更不可能仗劍屠龍。星空史上沒有你的名字,沒有人知道你的存在。」

夏侯淺白眼神犀利的看著李牧羊,沉聲說道:「這不是危言聳聽,這是大多數武者的命運。也有可能是你的命運。所以,你考慮好了嗎?勤奮苦修,清心自律。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像一個白痴一樣,用你全部的心思和精力,日復一日,日復一年的做同一件事情。」

李牧羊無比堅定的點頭,毫不猶豫的說道:「夏侯師,我已經準備好了。」

「那我們開始吧。」夏侯淺白欣慰的點頭,說道。

「夏侯師,我還有一個問題——最後一個小小的問題。」

「說。」

「你剛才說諸惡莫作,要是以後——你再讓我殺雞怎麼辦?」

「——」

夏侯淺白衣袖一甩,要不是欠下紫陽師叔的那個天大的人情,他都不想再教這個混蛋學生了。

夏侯淺白終究沒有甩袖離開,畢竟,他自己說過『我什麼時候說話不作數』這樣的話。

「所謂,築基就是用體內的真氣築起一個池子,也就是我們所說的『空谷』。先把山谷給建好,以後體內的真氣便自然而然的彙集到山谷之中。」

「空谷越大,也就代表著它將來能盛的真氣越多,你的未來發展也越發的不可限量。當然,前提是你能夠有能力將這個空谷給填滿——而且是以最快的速度把它填滿。假如你在八十歲的時候才能夠把這個大峽谷給裝滿,還有多少時間精力繼續走下去?」

李牧羊點頭,山谷的道理他是懂得的。之前夏侯師已經給他解釋過一番,他這些天也從一些築基入門書籍中他細的研讀過。

「築基有很多種方式,有人是先天築基,一生下來就能夠藏#精納氣,每一天的成長都是在填充空谷。這樣的人最是不凡,幾乎每一個先天築基的人都能夠成為星空史上的大人物。當然,這樣的人世所罕見。你就不要奢望了。」

「最常見的方式是苦修築基。通過自己的努力,一點點的積蓄力量,然後形成氣槽,再有感悟,氣槽變成山谷。那就代表著築基成功。這是大多數人選擇的築基方式。這樣的築基方式最穩妥,因為你是一步步的走來,所以每一個細節都記憶深刻,有所感觸。特別是從閑雲上品破境入枯榮之時,這一點就特別重要。」

「枯榮代表死後重生,那個時候,其實就是重活一次。你沒有基礎,不是一步步走過來,所以很有可能會出現斷層,只能遺憾止步於枯榮境之前——」

李牧羊大驚,說道:「夏侯師——」

他可是想要屠龍的男人——不,阻攔屠龍的人屠龍的男人埃

止步於枯榮境前,那最高成就不就是閑雲境嗎?這樣的話,他以後哪還有臉出去見人啊?

「你害怕什麼?」夏侯淺白掃了李牧羊一眼,說道:「看起來就像是你明天就會踏破枯榮境似的。」

「——」

「還有築基方式就是通過外力或者藥物,外力就是人力輔助築基,那樣在你有一定的積累情況下才可以完成。至於藥物築基,這最是兇險,也最不穩定。只有那些即沒有天份又沒有人脈只有幾個臭錢的商賈之子才會使用。當然,如果你能夠得到世間罕見的奇珍異果,譬如天山雪魄、火龍心或者三生有杏——用它們來築基,說不定一夕就到達高山境。」

「從哪裡可以找到它們?」李牧羊高興的問道。

「別想那些沒用的問題,說了你也找不到,找到你也取不了,取到更麻煩,很有可能為此送了性命——」

「——」

李牧羊有種生不如死的感覺,這雞湯老師說話簡直帶著世間最兇惡的毒藥。手機用戶請訪問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