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逆鱗>第一百六十五章、做賊心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五章、做賊心虛!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一百六十五章、做賊心虛!

《通玄真經》是文子所著,文子,姓辛氏,號計然,是道家祖師,被尊為太乙玄師,也是道門威能更加強大的猛人老子的弟子。

《通玄真經》為道教四部聖典之一,裡面有著大真義和大智慧。

此真經秘而不宣,外界根本就不知其面貌。更不用說像李牧羊這般能夠得到它的手抄本。

夏侯淺白願意以此書相贈,交由弟子李牧羊參悟學習,可見他對自己這個新收的弟子確實是相當看重的。

李牧羊明白師父的心意,所以也絕對不要讓師父失望。

不僅僅是為了生存,也為了要讓夏侯師知道,他今日收下自己這個弟子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情。

今日我以師父為榮,它日也希望師父以為我榮。

所以,拿到此書之後,李牧羊不敢稍微懈怠偷懶。

自己給自己熬了一小鍋粥吃掉后,就開始抱著《通玄真經》坐在院子里苦讀。

《通玄真經》分為十二卷,分別為:一、道原,二、精誠,三、九守,四、符言,五、道德,六、上德,七、策明,八、自然,九、下德,十、上仁,十一、上義,十二、上禮。

李牧羊不敢貪多,更不會貪深奧。

他從第一糾原》開始讀起,先了解了什麼是『道』,才有機會真正的悟道。

「老子曰:有物混成,先天地生,惟象無形,窈窈冥冥,寂寥淡漠,不聞其聲,吾強為之名,字之曰道。」李牧羊出聲吟誦。

開篇大氣,一句話就一個簡潔的介紹,讓李牧羊很是享受。

「夫道者,高不可極,深不可測,苞裹天地,稟受無形,原流泏泏,沖而不盈,濁以靜之徐清,施之無窮,無所朝夕,表之不盈一握,約而能張,幽而能明,柔而能剛,含陰吐陽,而章三光;山以之高,淵以之深,獸以之走,鳥以之飛,麟以之遊,鳳以之翔,星曆以之行——」

李牧羊一口氣讀下去,發現毫無晦澀之感。

更加奇妙物是,當他把書卷掩上時,那些文字仍然能夠在自己的腦海裡面閃耀,然後脫口而出:「真人者,大己而小天下,貴治身而賤治人,不以物滑和,不以欲亂情,隱其名姓,有道則隱,無道則見,為無為,事無事,知不知也,懷天道,包天心,噓吸陰陽,吐故納新,與陰俱閉,與陽俱開,與剛柔卷舒,與陰陽俯仰,與天同心,與道同體——」

李牧羊震驚不已。

來了,來了,那種美妙的感覺又來了。

正如他朗讀《龍之語》之時,明明他是第一次接觸那本書以及那種拗口難明的文字,但是卻能夠流利的吟誦出來,而且明白其中的深意,感受到它蘊涵的悲情。

李牧羊覺得自己真是個天才。

不,自己體內的那頭黑龍是個天才。

不然的話,它怎麼什麼都會呢?

它會龍語情有可願,畢竟,當初就算別人罵他是個廢物白痴的時候,他也能夠說出一口流利的江南腔。

但是,他竟然還精通道家的《通玄真經》,這就讓人很是驚訝了。

《通玄真經》不是道家至寶嗎?為什麼一頭龍也對它知之甚深?

難道說,這頭巨龍曾經在人類世界干過底?

想想就覺得有點兒小刺激。

咚咚咚——

外面響起了敲門的聲音。

李牧羊認真的傾聽過一番,確定是有人在叩擊自己的院門門板,把手裡的《通玄真經》給小心翼翼的放進屋子裡被他挖出來的一個小小暗格,然後將掩飾用的花瓶放好,這才走出去打開院門。

門口站著的是李牧羊的同學千度和林滄海,今天是休息日,不用去上課,兩人都身穿普通便服。千度穿著的是一套黑色勁裝,看起來就像是要出去和人打架似的。英姿颯爽,俊美俏皮。眼神顧盼間風流含情,見之忘俗。

林滄海穿著一套白色勁裝,膚如白雪,五官精緻,一雙眼睛清澈如孩童。臉上總是帶著淡淡的笑意,任何人看到他的第一眼都會稱讚這個男孩兒長得好可愛,然後情不自禁的生出憐愛之心。

學院攬九國人才,不說其它,單是這樣貌就已經遠勝於其它的頂級院校了。

李牧羊突然間想起了遠在天都的崔小心,要是她也在此的話——那該多好埃

千度看到李牧羊在門口站著發獃,笑著提醒:「牧羊同學,你這是在思考到底是讓我和滄海進去呢還是不要讓我們倆進去呢——我們倆的到來就這麼讓你為難嗎?」

李牧羊這才驚醒過來,趕忙邀請兩人進屋,一臉歉意的說道:「實在是對不起,看到兩位想起遠方的一位朋友,所以一下子就有些走神了。」

千度雙手握在身後腳步輕盈的進屋,眯著眼睛笑著,說道:「我猜她一定是位很美麗的女生,對嗎?」

「是的。」李牧羊硬著頭皮接下。千度猜得不錯,崔小心確實很漂亮,而且是個女生,他沒辦法在這樣的事情上面撒謊。

可是,潛意識裡他又不願意和人談論起崔小心。

因為,他覺得那是自己深埋於心的——一個小秘密。

「這麼說來,那位朋友一定對你很重要吧?」千度接著問道。女人遇到八卦,能夠生出奇特的反應效果。

李牧羊苦笑,說道:「嚴格意義上來講,她是我的第一個朋友——女性朋友。所以,她很重要。」

「哦。」千度的眼睛眨了眨,說道:「很重要的漂亮女生,證明牧羊同學一定很喜歡她,是嗎?」

李牧羊面紅耳赤,小聲說道:「其實也沒有——很喜歡她。」

「一般喜歡?」

「我們還是不要談論這個話題了。」李牧羊即是尷尬,又有些害羞。說道:「你們怎麼來了?」

千度莞爾微笑,也不再逼迫李牧羊回答自己的問題,笑著說道:「前些天聽說你去上夏侯師的道家課時,出了一些狀態。竟然還和夏侯師打了起來——」

「什麼?」李牧羊大驚,急聲問道:「我和夏侯師打了起來?」

他這些天一直住在葯廬,和外界沒有任何的接觸。後續發展的事情一點兒也不知情。

千度一臉疑惑的看著李牧羊,說道:「你什麼都不知道?」

「我當時——當時感覺很不舒服。情緒很暴戾,身體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當時思緒雜亂,醒后大腦一片空白,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難怪。」千度眼裡的疑惑並沒有散盡,頗有意味的在李牧羊的臉上看來看去,說道:「這件事情後來鬧得很大,星空學院里很少有學生敢當眾向老師發難,而且是用那種無禮的方式。事件傳出去后,整個學院都在議論紛紛,有人說你——說你被妖魔附體。」

「當然,這樣的說法沒有什麼人認同。一個被妖魔入體的人怎麼可能會被星空學院招取?難道星空學院的那些先生都是瞎子白痴不成?不過,倒是有很多人說你在偷偷修習邪惡功法,所以才在聽到有人吟誦道家《清心咒》的時候煩躁難安,情緒失控,繼而向夏侯師出手——」

李牧羊差點兒沒有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喃喃自語著說道:「完了。完了。我竟然——竟然向夏侯師出手,事情還鬧得這麼大——」

林滄海笑容甜美,調侃著說道:「牧羊兄,我們可都非常羨慕你呢。你才剛剛入校,就已經博得那麼大的名聲。我們可遠遠不及埃」

「滄海——」千度輕聲呵斥。

林滄海對著李牧羊微微鞠躬,表示歉意。

李牧羊看得出來,林滄海非常重視千度的態度。而且整日跟在千度的屁股後面,就像是一個小尾巴似的。

「沒關係。」李牧羊臉色蒼白,說道:「沒想到我竟然會做出這等蠢事,以後出去可如何見人啊?後來呢?後來是怎麼解決的?」

「後來是夏侯師站出來替你解釋,說你天資愚笨,在沒有築基的情況下卻妄想一步登天,從星空圖書館裡面借了神奇功法后就私自練習,結果走火入魔,所以才有那樣的事情發生——還說如果不是他施展《清心咒》幫你清心除惡,驅除萬般雜念,恐怕你現在早就成為一個不能言語不能行動的廢物。」

「——」李牧羊心裡暗自感激。老師,還是自己家的好。雖然他說的法惡毒了一些,但是卻恰好可以滿足那些議論者的好奇心,讓他們對自己的身體狀況不再存疑心。

不然的話,他無論走到哪裡都被一群人給圍堵著,更多的人對他指指點點,有人賭十個金幣他的身體裡面有惡魔,便有人賭二十個金幣他是走火入魔——他還要不要活下去啊?

老話說的好,做賊心虛埃

「夏侯師說的沒錯,如果不是他出手幫忙的話,我現在恐怕已經不能和兩位談笑風生了——」李牧羊強作鎮定,說道:「所以,你們是過來看望我的吧?」

「不,我們是來看看你身體裡面有沒有惡魔。」千度眼神犀利的看著李牧羊的眼睛,冷聲說道。手機用戶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