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逆鱗>第一百七十一章、水中怪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一章、水中怪獸!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武俠修真

? 第一百七十一章、水中怪獸!

林滄海轉身離開,卻並不走遠。

仍然在一個不遠不近的地方朝著這邊看過來,他擔心李牧羊會突然間對千度出手。這是常有的橋段,有些人為了保守秘密會把那些知情者全部都殺掉。

因為這是最好的保密方式。

千度卻並沒有這樣的覺悟,她徑直走到李牧羊的身邊,看著山崖下面的無盡深淵以及瀰漫在腳底的雲海起伏,將自己清瘦的背影交給李牧羊,根本就不怕他的致命一擊。聲音清脆甜美,帶著一點點的責怪味道,說道:「滄海是一個很驕傲的傢伙。」

「我知道。」李牧羊點頭說道。能夠輕易擋下楚潯出劍的強者,又怎麼可能沒有一點兒的脾氣?

「所以,他難以接受你那樣的說話方式。」千度轉身看了李牧羊一眼,臉帶和藹迷人的笑意。「李牧羊,你不相信任何人,對嗎?」

李牧羊沉默不語。

他不是不願意相信任何人,他是不敢相信任何人。

他是一條龍啊,是這神州大陸人人都想要屠殺的對象——有人為了那莫名其妙的仇恨,更多的人是為了成為屠龍英雄。

不管是哪一種,只要他的身份泄露,立即就會成為無數人獵殺的目標。

以他現在的修為境界,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自保能力。

他可以選擇相信千度和林滄海,但是,萬一他們辜負了自己的信任呢?

「你很危險,這一點,你承認嗎?」千度轉身看向李牧羊,這一次她沒有立即轉過身去。眼神明亮如天上的星辰,一眨不眨的盯著李牧羊的眼睛,留意著李牧羊的面部表情變化。「雖然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人,但是你能夠做出一些讓人非常驚懼的變化。最重要的是,這些變化不受你自己的控制。你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思緒。」

「我還是李牧羊。」李牧羊聲音低沉,無比艱難的說道。「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我都是李牧羊。我沒有傷害你們的想法,我把你們當成我的朋友。」

「既然你心裡都已經把我們當作朋友了,仍然不惜將夏侯師搬出來威迫我們——看來你想要保守的這個秘密一定讓你非常痛苦吧?」

「——」李牧羊知道千度是一個聰明的女孩子,這樣的事情原本就沒想過能夠瞞住她的。

「你不會真的是一頭惡魔吧?」千度出聲問道。

「我不是。」李牧羊急聲解釋。他一臉誠肯的看向千度,解釋著說道:「我不是惡魔。我怎麼可能會是惡魔呢?如果是惡魔的話,我根本就不可能出現在星空學院——」

「那到底是什麼情況呢?不要用那種練功走火入魔這樣的白痴借口來騙我——」千度一臉嚴肅的說道。「夏侯師的課堂上面你做出襲擊老師的舉動,本就已經引起了全院師生的關注和議論。但是因為夏侯師親自站出來替你背書,告訴所有人你是在練習一種高空的功法所以才會做出那樣的出格舉動。礙於星空名師的清譽和聲望,所以有一些同學選擇了相信——但是我不信。」

「確實不是那樣。」李牧羊一臉誠肯的說道。「我之所以在課堂上做出那種出格的事情,並不是因為我練功走火入魔。而是因為其它的原因——很抱歉,我沒辦法告訴你到底是因為什麼事情。但是,就連夏侯師都願意選擇原諒,並且主動站出來幫我解釋,足以說明我不是什麼壞人。我仍然是星空學院的學生,我也永遠都不會玷污星空之名。」

「怎麼辦呢?」千度的嘴角浮現一抹淺淺的笑意,說道:「明明知道你很危險,有可能身體裡面藏著一頭深淵惡魔,可還是忍不住的想要原諒你。」

「千度——」

「李牧羊。」千度臉上的笑容消失,她主動向李牧羊伸出手來,說道:「你願不願意嘗試著去相信別人?」

「什麼?」

「相信我,也相信滄海,正如你剛才所說的那樣,把我們當作你的朋友,真正的朋友,可以彼此保守秘密的朋友。」千度的手仍然舉在半空,女孩子的眼神認真堅定。「一個人背負著那樣的秘密,生活的一定很艱難痛苦。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把秘密告訴我們。我們可以幫你一起承擔。如果你不願意,那就選擇相信,相信我們永遠都不會把這個秘密說出去,除非在你的首肯之下——」

「為什麼」

「因為我們也把你當作朋友。值得信賴的朋友。」

「謝謝。」李牧羊只覺得心潮澎湃,激動不已。好久沒有人對自己說過這樣的話了。曾經也有一個女孩子這般對待自己,她對自己說放下包袱好好努力,她對自己說不應該就這樣放棄自己。

可惜,最後她離開了。

千度眯著眼睛笑了起來,說道:「這個時候,難道你不應該和我握一握手嗎?讓一位年輕的小姐一直這麼懸空著手是一件很不禮貌的事情。」

「哦。對不起——」李牧羊趕緊伸手握住了千度纖細柔軟的手掌。

千度對著林滄海招了招手,林滄海臉帶敵意的走了過來。

千度指了指李牧羊,說道:「他仍然還是我們的朋友,不是嗎?」

「我們是這麼想的,恐怕別人可不這麼想吧?」林滄海語氣不善的盯著李牧羊,出聲說道。

「我不勉強。」千度笑笑,說道:「日久見人心。」

「希望如此。」林滄海眼神冰冷。

三人正準備返回學校時,卻聽到有兵器打鬥的聲音。

「有人打架。」林滄海說道。

「斷山之上,多為星空師生——我們過去看看。」千度說道。

三人說話間,已經快速的朝著聲音的發源地疾跑了過去。

林滄海不願意和李牧羊為伍,身形一展,人就消失不見了。

千度腳度如飛,雖然看起來是在走路,但是雙腳卻跟離地飛行一般。

最辛苦的就是李牧羊了。他不懂什麼縱身術,修為境界也不高——或者說是剛剛入門。只能夠依靠體內的那一點力氣來攀山越林。

這是一處瀑布,瀑布下面是深不可測的寒潭。潭水漆黑,只有一圈圈巨大的水紋在水面上蕩漾開來。

千度和李牧羊趕來時,林滄海已經站在一塊巨石上面盯著潭水觀望。

看到千度過來,低聲說道:「水中恐有怪物。」

正說話時,一個漆黑人身從潭水之中竄了起來。

他的身體躍在高空,手持長劍,猛地朝著潭水斬了過去。

轟——

一道銀色的光球朝著水面砸了過去,然後潭水濺起,變成巨浪。一個剛剛冒頭的巨頭黑影被那銀球砸中,嘶吼著又潛入深潭之中。

「楚潯。」林滄海眼尖,一眼就看出空中揮劍的人物是誰,急聲說道:「是楚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