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逆鱗>第一百七十五章、嚇死爹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五章、嚇死爹了!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一百七十五章、嚇死爹了!

李牧羊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你要殺要剮,是要生吞還是撕裂,趕緊動嘴藹—在這種地方,你想煲湯或者油炸是不可能了。

你在我屁股後面繞來繞去的是什麼意思?你覺得我過於渺小,沒有任何反擊能力?所以你就故意戲耍玩弄於我是吧?

要是林滄海楚潯他們進來,你肯定不敢用這樣無禮的態度對待他們吧?

人不患寡,患不均。

想到這隻癩蛤蟆竟然敢區別對待,和當初那些欺負自己的同學有什麼區別?

於是,李牧羊想做出一點點的反擊。給那隻癩蛤蟆一點兒讓它終身難忘的教訓。

「奇醜無比的死癩蛤蟆,祝你滿身長毒瘡,肛門長在頭頂上,生兒子沒有屁#眼——」李牧羊在心裡狠狠的罵道。

他覺得自己的反擊還是很有效果的,罵完之後身體一下子就感覺輕鬆了許多,心情也變得舒暢了起來。

「咦?」李牧羊驚呼出聲。

他確實感覺到了身體輕鬆了許多,那頭頂萬針扎來的痛感消失不見了,那身體上的皮肉被冰水一刀刀凌遲的痛苦也沒有了。

冰水仍然冰冷,但是,他的身體卻已經逐漸的適應了這樣的溫度。

而且,他竟然覺得泡在這冰湖裡面還是一件很輕鬆很自在的事情。就像是——魚回大海的那種熟悉感覺。

李牧羊小心翼翼的睜開眼睛,那種眼睛被冰水刺瞎的錐心疼痛也沒有了。

他的眼睛不僅僅能夠承受湖水的襲來,甚至都能夠重新視物了。

不對,他的眼睛竟然可以在這湖底看到東西了。

雖然只能夠看到數米之內的範圍,但是,這也仍然是一樁足夠嚇人的事情。

畢竟,剛才他聽林滄海說過,湖底漆黑如墨,雙眼根本就難以視物。

以林滄海的修為境界,都沒辦法在湖底視物,為什麼自己就可以做到呢?

不過,現在不是思考這種問題的時候。

那隻三角眼的癩蛤蟆在屁股後面轉來轉去的,隨時都有可能衝上來把它一口吞掉。

李牧羊現在的全部心神都在它的身上,他要做出一些必要的防禦措施。

譬如——逃出這無底深潭。

他握了握拳頭,拳頭可以自由的活動。

他小幅度的伸縮了一番手臂,手臂也能夠滑翔自如。

於是,李牧羊屏聲靜氣,兩頰都鼓起如蛤螅

身體拚命的壓縮,然後就像是彈簧一樣的一下子彈開,朝著前方拚命的遊動起來。

癩蛤蟆原本不知道拿李牧羊如何是好,吃掉害怕,不吃可惜。猶豫不決時,發現它看中的獵物竟然想逃跑——

它想也不想,或許也認真的想過——

於是,它那巨大的腳鏷開始划動,張開血盆大口朝著李牧羊逃跑的方向追了過去。

三眼冰蟾久居寒潭,對這裡面的地形無比的熟悉。

更重要的是,人家天生就是生活在這水底世界。游泳這種事情比吃飯還更加熟練一些——

李牧羊竟然作死的想要和人在水中賽跑,哪不是死路一條嗎?

果然,李牧羊沒游出數米,那三眼冰蟾的大嘴就已經要把它給吞進去了。

李牧羊心急如焚。

如果被這癩蛤蟆吞掉的話,那不就只有死路一條嗎?

活要活得漂亮,死也要——死得漂亮。

李牧羊不想成為癩蛤蟆嘴裡的一灘餐食,和哪些臭魚爛蝦和陸契機混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絕對不要讓陸契機占自己的這種便宜。

他決定反擊。

臨死反擊,或者說是垂死掙扎。

他的雙手握拳,氣運丹田。

那氣海位置的無邊大海開始盪起淺波,就像是有微風吹過海面。

李牧羊感覺到自己的拳頭變大,而且溫度變得無比灼熱。

他的雙拳在這冰湖之中滾燙如火。

「破拳。」李牧羊嘶聲吼道。

猛地轉身,一拳朝著癩蛤蟆的腦門上轟了過去。

李牧羊跑得快,癩蛤蟆也追得快。

當它發現李牧羊突然間轉身,而且出拳向自己打來時,那種畏懼感又再一次襲遍全身——

它的腳噗一劃,身體便飛一般的朝著後面狂退而去。

逃了。

三眼冰蟾竟然逃了。

「嚇死爹了。」三眼冰蟾躲避在水潭的石頭後面,用一隻爪子拍著自己圓鼓鼓的肚子說道——

李牧羊招呼都不打一聲就跳進了寒潭,這違背了他自己提出的『大家集思廣議找其弱點一擊斃命』的戰鬥建議。

千度飛速掠到李牧羊剛才跳水的地方,看著湖面上一圈又一圈蕩漾開來的漣漪以及那被爆炸波給炸地四分五裂的碎小冰塊,滿臉擔憂的說道:「李牧羊太冒險了——」

林滄海躍到千度身邊,臉上帶著無比欽佩的表情,說道:「李牧羊還是挺勇敢的嘛,而且還挺看重同學情誼——在明知道三眼冰蟾兇殘暴戾實力驚人的情況下,仍然義無反顧毫不猶豫的跳了下去,證明他是有大勇氣朋情義的男人。這種同學值得深交,剛才是我錯怪他了。」

頓了頓,一臉憂慮的問道:可是,現在怎麼辦?李牧羊現在怕是凶多吉少極度危險吧?」

楚潯盯著那深不可測的寒潭發獃,這原本是自己要做的事情,沒想到卻被李牧羊給搶先了。

因為長期和陸契機相處,所以他心裡清楚陸契機對李牧羊是懷有敵意的。雖然他不知道這敵意從何而來,又因何而起。

他也同樣的知道,李牧羊是不喜歡陸契機的。兩人幾次三番的衝突,這是大家都親眼見證過的事情。

「可是,李牧羊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情?」楚潯心有疑惑,實在想不明白。

這不是偽裝,也不是作戲。

這是真正的生死考驗。

那隻三眼冰蟾已經露出過它醜陋的頭顱,自己和林滄海聯手也沒能把它攔截斬斷,它是一個能夠對人的生命帶來極大威脅的對手——以李牧羊那三腳貓的功夫,說不定跳下去就被三眼冰蟾給一口給吞掉了。

李牧羊還是那麼做了。

他不相信一個人會無私的願意為另外一個人付出自己的生命。而且那個人是自己敵人的情況下。

這中間到底藏著什麼樣的秘密?

「聽你們剛才所言,在水底世界,我們根本就不是那三眼冰蟾的對手。如果它一味和我們游斗的話,我們甚至都找不到它的蹤跡。」千度臉色陰沉,說道:「不過,放任李牧羊一個人在寒潭下面實在危險,我們必須要跳進去鬧出大動靜來吸引三眼冰蟾的注意力才行。這樣的話,就可以減輕李牧羊那邊的壓力。不過,我們最好不要和那三眼冰蟾正面碰撞,而是想方設法把它引到水面進行聯手打擊——剛才滄海和楚潯的聯擊就效果不錯。」

林滄海轉身看向楚潯,說道:「滄海兄,你意下如何?剛才咱們倆聯手殺蟲,極其默契。要不,咱們再配合一波把李牧羊和陸契機一起救回來如何?」

楚潯表情冷淡,沉聲說道:「陸契機是我的致命好友,無論如何,我都要把她救回來,就是舍下我這條命也在所不惜。不管你們救不救她,我都是要捨命相救的——」

林滄海臉色微怒,說道:「你這說得是什麼話?誰說不救陸契機了?李牧羊平時和陸契機有隙,在這種生死關頭仍然拋棄前嫌,不計生死的跳進了寒潭。李牧羊重視同窗情誼,我們自然也和他一樣——我們會救李牧羊,也同樣會救陸契機。反正這兩者又不衝突。只要殺了那隻三眼冰蟾,不就什麼事情全都解決掉了嗎?」

「倒是你私心太重,只願意救陸契機一人,難道李牧羊就不是你的同學了嗎?因為之前發生過一些小小的矛盾,你就視其生死而不顧?」

「不管你們怎麼說。我第一個人要救的就是陸契機。」楚潯無比堅定的說道。

「你這人——」

「好了。滄海不要多言。」千度出聲阻止,說道:「現在不是爭吵的時候。陸契機入湖多時沒有消息,也不知道現在情況怎麼樣了。李牧羊剛剛跳進寒潭,現在怕是已經面臨著危險——我們必須要爭分奪秒的把他們救回來才成。楚潯不管是要救陸契機還是要救李牧羊,他都要幫助我們殺掉那隻三眼冰蟾——」

千度的視線轉移到了楚潯身上,問道:「楚潯同學,是不是這樣?」

「當然。」楚潯答道。

「我們開始吧。」千度說道。

「明白。」林滄海點頭說道,手提長劍,第一個跳進了寒潭。

他認為李牧羊是值得深交的朋友,所以願意為了他而和那隻三眼冰蟾殊死拼搏。

千度手持碧綠色的魔音笛,身體的外層包裹上了一層淡淡的光暈,然後輕飄飄的落進了那寒潭之中。

楚潯飛舞在半空中的身體緩緩落了下來,表情凝重的看著那寒潭。

嗆——

長劍入鞘。

手機用戶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