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 第一百八十一章、真的有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一章、真的有龍!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八十一章、真的有龍!

「李牧羊。」陸契機強壓著心中的戾氣,惡聲說道:「君子一諾值千金。既然我答應過要帶你出去,就一定會帶你安全離開。說到做到,絕不食言。」

「你自己也說了,君子一諾值千金。我是君子,我說過不殺你,那就一定不會殺你。但是你只是一個小女子,你說要帶我出去,就不一定真的能夠帶我出去——你還是發個血誓吧?讓我放心一些,好不好?」

「——」

「其實就算你違背誓言,對你來說也沒有什麼傷害。對不對?那些男人整天說如違此誓天打雷劈,但是每年被雷劈死的人總共才那麼幾個——」

「我不做。」陸契機咬牙說道。士可殺,不可辱。發誓這樣的事情她是絕對做不出來的。

她是什麼樣的人物?豈會用這樣愚蠢的方式來證明自己的承諾?

她說什麼就會做到什麼,做不到的她也不會說。

如果對方不相信——那是對方的人品有問題。和她沒有關係。

她是不會就此退步的。

這是她做人的底限,是她源自骨子裡的驕傲。

「你看看,你非要讓我們把關係搞得那麼尷尬。」李牧羊很是不滿的說道。

他的一隻手掌按在陸契機的肩膀『氣宮穴』,另外一隻手伸出兩根手指頭,戳在陸契機的后脖頸『天巒穴』的位置。

陸契機只覺得身體一軟,撐著身體的那一股勁氣一下子就泄得無影無蹤,就像是剛才經歷了一場激烈的搏鬥,所有的真氣全部消耗完了一般。

陸契機憤怒之極,殺氣騰騰的喝道:「李牧羊,你到底你在做什麼嗎?」

「知道埃」李牧羊一臉認真的點頭說道。「這是『大陰魂手』,專門用來泄人氣機,封鎖血脈,讓人失去戰鬥能力。這是我從一本秘籍裡面學到的——學得還不夠到位,你多多擔待。」

「這種未知之地,你封鎖我的氣機,讓我失去戰鬥能力,這是致我於死地。李牧羊,這就是你和我談判的態度?」陸契機冷聲說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的交易取消。我不走了,你也別想離開這裡。」

李牧羊搖頭,說道:「你不會的。」

「什麼?」

「我小時候性子有些傻,經常喜歡坐在院子門口發獃的看著街上的人來人來,所以時常會發現一些新鮮的故事。有一次,我看到一個身材瘦小乾癟的小乞丐攔住了一個大腹便便的錦衣員外乞討,那個胖員外很生氣,大聲的呵斥小乞丐,還伸手打人。在被抽了兩耳光后,小乞丐徹底的瘋狂了,他眼神血紅的盯著胖員外,然後張牙舞爪就像是一頭小狗似的沖了過去——最後胖員外丟了幾個銅板落慌而逃——」

「你想說什麼?」

「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李牧羊說道。「我就是那個一無所有的小乞丐,你就是那個大腹便便的胖員外。從你的言談舉止中可以看出來,你出身來歷不凡,定然是那九國之中的貴族家庭。而且你長得那麼漂亮,平時肯定受到很多男生的追捧。你要什麼有什麼,怎麼會捨得讓自己死在這裡?」

陸契機冷笑連連,說道:「李牧羊,你知道嗎?如果是別人,我定然是不會死在這裡的。但是,如果那個人是你——是你陪我一起死在這裡的話,我一點兒也不介意。」

李牧羊認真的打量著陸契機的面部表情,滿臉錯愕的問道:「你是說真的?」

「你覺得呢?」

「我實在想不通,我們初次見面,你怎麼會對我有如此深的——感情?」李牧羊百般不解。「以前看到書中寫什麼一見鍾情的故事,我是萬萬不願意相信的。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看過一眼就彼此喜歡上的男女呢?可是,如果不是這樣的話,為什麼在無名山腳下,你第一次見我就主動的——上前搭訕?」

「因為我想讓你死埃」

「因為愛我?」

「因為恨你。」

「恨從何來?」李牧羊更加想不明白了。「陸契機,我一直想問你這個問題。你為什麼要恨我?你幾次三番的想要殺我,又是為了什麼?」

「你什麼都不知道吧?」陸契機的嘴角浮現一抹嘲諷的笑意,說道:「這種心中有無數個疑問卻不知道如何尋找到答案的滋味一定很痛苦吧?你不知道自己是誰,甚至不知道自己能夠做什麼。你就像是個廢物一樣的被人欺負侮辱——李牧羊,以前高高在上的你一定想不到自己也會獲得這樣悲慘的境地吧?」

「以前高高在上?」李模樣皺起眉頭,說道:「陸同學,你是不是認錯人了?我根本就不認識你,甚至以前從來都沒有見過你——再說,你都說我以前像廢物一樣的被人欺負侮辱,哪個廢物還覺得自己高高在上?」

「很好奇吧?很想知道答案吧?」陸契機眼神變得兇狠起來,說道:「我不會告訴你的。我要讓你被這種痛苦折磨死。」

李牧羊瀟洒的聳聳肩膀,說道:「你不想說,我也不想問。以前的我是什麼樣子,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你說得沒錯,我以前確實像是廢物一樣的被人欺辱,但是現在和以後都不會再發生那樣的事情。在我進入星空學院之後,我的人生就已經改變了。」

李牧羊抬眼看向那寬廣巨大的廣場,脊樑在這一瞬間挺得筆直,以無比肯定霸道的語氣說道:「以後,誰也不能再欺負我。」

「——」陸契機獃滯的看著李牧羊,仿若又看到了那個白衣飄飄腰佩美玉的俊逸少年。

驕傲、自信、無所不能。天上地下唯我獨尊。

這是那個時候的他,也是現在的李牧羊。

李牧羊,這個白痴傢伙,他果然是他的傳承者——即便在他一無所知的時候,也不知不覺的受其氣息所影響。

那一瞬間展露出來的霸氣和威嚴,讓人心折和膽怯。

「除了我妹妹。」李牧羊想了又想,又跟著補充了一句。

「——」

陸契機覺得自己還是太高估這個白痴傢伙了。

他就是一個白痴廢物,是來自江南城的一個小人物。雖然他的體內有著就連自己也不得不畏懼和難以戰勝的東西,可是——

他終究還是消失了。

李牧羊就是李牧羊,永遠也不可能成為那個高居荊棘王座受萬族朝拜的無上王者。

想到此處,陸契機突然間覺得有些氣俀。

「自己的堅持到底有什麼意義?自己的付出——又有幾人知曉?」

陸契機收拾了心神,看向李牧羊的眼神再次變得寡淡冷漠,出聲說道:「我們必須要找到下一個結界點。」

「什麼是結界點?」李牧羊出聲問道。

這個傢伙連這麼簡單的問題都不知道,更是讓陸契機增加了不少的惡感。

「你從寒潭之中掉到這裡,是因為你闖過了威能大賢在湖底設置的禁制。」陸契機有些不耐煩的解釋著說道:「任何一個禁制,都沒辦法從原地返回的。必須要找到它的結界點,也就是另外一道門——破開那道門,才能夠重新回歸到原處。」

「原來是這樣。」李牧羊恍然大悟,說道:「你一定知道那個結界點在什麼地方吧?」

「不知道。」陸契機說道。

李牧羊大急,說道:「陸契機,你別耍滑頭。你剛才答應過我,說能夠把我安全的帶回斷山——現在你又說不知道結界點在哪裡。如果你不知道的話,又怎麼能夠把我帶回去?」

「白痴。」陸契機出聲罵道。「我說我不知道結界點在哪裡,並不代表我沒辦法把它找出來。」

李牧羊被罵了也不生氣,笑著說道:「我就知道沒有什麼是你做不到的事情——那我們現在就開始吧。你的楚潯小郎君還在急著救你呢,再不回去的話,怕是他都要被癩蛤蟆給吃掉了。」

陸契機眼裡的火苗一閃而逝,然後率先帶著李牧羊朝著宮殿的深處走了過去。

白色的玉石閃發出熒光,青褐色的牆面上面布滿了各種各樣的符號。

那些符號蒙上厚厚的灰塵,有些角落還結了蛛網或者成為嗜血蝙蝠活動的家園。

李牧羊覺得奇怪,在這空曠沒有任何生物的宮殿裡面,那些蝙蝠是靠什麼東西來生存呢?

走到長廊的盡頭,有一道上面鑲有雙面羅漢的巨牆。

陸契機端詳了一陣,伸手摸向羅漢的眼珠,那面巨門轟隆隆的向上吊起。

——

等到巨石大門穩定下來,陸契機率先走了進去。

李牧羊稍微猶豫,緊追其後。

有一道彎曲石徑向下延伸,因為拐角太多,沒辦法看清楚它到底通向哪裡。

陸契機在前面走,李牧羊在後面跟。

越走越遠,也越走越深。

就像是通過這條石徑可以通向地獄裡面一般。

石徑兩旁有明珠照亮,那些明珠鑲在石壁裡面,李牧羊吊在後面的時候偷偷試過,沒辦法把它們從石壁裡面給撬出來——

越是往下走,就越是陰森潮濕。

越是往下走,就越能夠嗅聞到那種濃烈的讓人忍不住噁心想吐的血腥味。

「下面不會是個屠宰場吧?」李牧羊想活躍一下氣氛,改善一下和陸契機的關係。此時此刻,他確實是需要這個女人在前面帶路的。

陸契機不應,她的眉頭已經緊緊的皺起,眼神警惕的打量著周圍的一切。

她感覺到了危險。

又拐了一個角,兩人終於走到了石階的最底層。

然後,他們倆同時被眼前的場景所震驚。

「龍。」李牧羊嘶聲說道。「真的——有龍。」

手機用戶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