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第一百八十四章、牧羊發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四章、牧羊發威!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

第一百八十四章、牧羊發威!

肚皮爆掉,修行千年的三眼冰蟾戰死。

當細小的碎肉沉澱進湖底,當鮮紅的血水被湖水沖淡即而消失的無影無蹤,那隻巨大的蛤蟆屍體也跟著向潭底下沉——

重達數千斤的龐然大物,彷彿從來都沒有出現過。

生命就是如此的脆弱,獸如此,人亦如此。

一道白色的光芒閃爍,就像是一個透明光球似的朝著林滄海所在的位置漂移$.m過來。

林滄海眼睛一亮,大喜著迎了過去,開口想要說話,才發現此時正置身寒潭之中,灌了一口湖水之後趕緊閉口,用分水傳音決問道:「千度,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我沒事。」光球在林滄海的面前停下。

千度被那透明的光罩包裹,御水而行,姿態從容,瀟洒寫意,身上不見有任何的破痕,也不曾沾染上什麼骯髒的物體。沒有任何戰鬥的痕,看起來就像是去一個未知的地方去旅遊過一番。

「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沒辦法出來——剛才是怎麼回事兒?」林滄海一臉關切的問道。

千度的臉色平靜,說道:「我用的是琉璃鏡。」

「琉璃鏡?」林滄海大驚,說道:「王叔竟然把琉璃鏡給你了?」

琉璃境!

這是《寶器》譜上的神奇法器,主人可用其攀高手度惡水,風雨難浸,冰雪難入。就是雷電也很難傷其分毫。

這樣的寶貝平時極其少見,一旦出世便會引來無數人的瘋搶。

有些人不擇手段也想要將其佔為已有,殺人搶劫是平常之事。

人本無罪,懷壁其罪。說的就是那些對別人的奇珍異寶進行搶奪的惡劣行徑。

林滄海知道,即使是以千度的非凡出身,那樣的寶器也不是說有就有的。而且,這琉璃鏡也一直是被千度的父親,也就是自己的那位王叔隨身攜帶,平常人想見其一面都非常的困難。

沒想到的是,他竟然將其送給了自己最心愛的女兒。由此可見,千度在其心中到底有著多麼重的份量。

千度攜帶此等法寶,自然不畏懼那癩蛤蟆的吞噬。

她進入了癩蛤蟆的肚子裡面之後,有琉璃鏡的守護,就和外界沒有什麼區別。只不過裡面的氣味更加的難聞,景象——哦,她一直閉上眼睛,不願意看到那隻癩蛤蟆肚子裡面到底是何景象。

千度知道癩蛤蟆皮糙肉厚,刀槍難傷。而且又狡猾無比,在這水底世界如魚得水,根本就讓人難以奈何。

所以,在她發現癩蛤蟆想要吞食林滄海的時候,她將林滄海推開,任由癩蛤蟆給吞了進去。

進入了癩蛤蟆的身體內部之後,她也遇到了一些困難。

因為她

千度點了點頭,不願意在這個話題上多談,說道:「看到李牧羊了嗎?」

「沒有。」林滄海搖頭嘆息,表情哀傷的說道:「會不會——會不會——」

「不會。」千度說道。

「王姐為何如此肯定?」

「觀其面貌,李牧羊不是短命之人。」千度沉聲說道。

「——」

「你先上岸休息,我有琉璃鏡護體,再在這眺一番。這湖裡最厲害的應該就是那三眼冰蟾,現在它已經死去,應該不會再有其它怪物出來傷人。」千度出聲勸慰著說道。

「我陪你一起尋找。」林滄海拒絕了千度的好意,說道:「大不了我們把這湖底全部都搜索一遍。只是不知道楚潯現在怎麼樣了。我們這邊鬧出那麼大的動靜,他應該很快就尋過來了吧?」——

陸契機看得出來,現在的李牧羊已經不再是之前的李牧羊。

李牧羊瘋了,或者說他的意識已經被它體內的怪物所控制。

現在的他沒有把自己當作一個人類,而是當成那龍族的一員。只有如此,他才會在面對那些龍骨龍頭時痛哭不已,看到那沸騰翻滾的龍血池悲慟仇恨——

想到它有可能繼承他的衣缽,成為那龍族新的主宰,陸契機看向李牧羊眼神就充滿了殺機。

「李牧羊,你知道你在說些什麼嗎?你最好冷靜下來。」陸契機出聲喝道。「那些人族強者是為了守護人族所屠殺巨龍,不然的話,整個人類都要被那些巨龍的龍息所吞噬淹沒——整個世界陷入火海,未日提前到來。那是你願意看到的場面嗎?」

「你不是龍,你怎麼知道龍族一定會屠殺人族?」李牧羊抓著陸契機的肩膀拚命的搖晃,聲音尖利的嘶吼。「你不是龍,你怎麼知道龍族一定是邪惡的?那些卑鄙的人類,他們該死——」

「李牧羊——如果你再執迷不悟的話,就只有死路一條。」陸契機的手掌出現一枚紫色的光球。光球原本如鴿子大小,在陸契機的持續加力之下緩緩脹大如銀盤。

光球霹靂啪啦的響動著,隨時都有可能爆炸開來一般。

李牧羊感覺到了危險,盯著陸契機手裡的光球,喝道:「你想殺我——你竟然能夠用氣?」

「李牧羊,你當真以為那三腳貓的大陰魂手能夠封鎖我的氣機?我根本就不需要用經脈運氣,只需要氣海就可以將真氣遍布全身或者積蓄一點——」陸契機眼神兇狠的盯著李牧羊,說道:「所以,你最好不要輕舉妄動。不然的話,就休怪我手下無情。」

「你也想殺我?」

李牧羊的表情猙獰恐怖,眼睛變成了一片血霧。瞳孔消失不見,就像是臉上多了兩個紅色的窟窿一般。

他的手背之上,一塊白色的鱗片環環的出現,然後顏色迅速變黑,黑色變濃。

那塊鱗片從他的手背之上脫落,就像是一顆三棱型狀的黑色水晶似的懸浮在空中,懸浮在李牧羊的頭頂上面。

「龍王的眼淚。」陸契機盯著那黑色水晶驚呼出聲。「李牧羊——你果然繼承了龍王的眼淚。」

李牧羊像是沒有聽到陸契機在喊些什麼,或許他根本就不在乎她到底在說些什麼。

他的身體飄蕩起來,寬大的衣袖被冷風吹得獵獵作響。

他那雙血紅色的眼珠居高臨下的盯著陸契機,威嚴強大的氣息自然而然的散發出來,聲音低沉,卻充滿了霸道和暴戾的力道,喝道:「毀我龍族者,當殺。」

說話的時候,一拳轟向了站在原地不動的陸契機。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