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逆鱗>第一百九十四章、毀滅人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四章、毀滅人族!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武俠修真

? 第一百九十四章、毀滅人族!

千度狐疑的打量著陸契機,出聲問道:「你沒有見過李牧羊?」

「怎麼?你不相信?」陸契機擦拭了一番臉上的水漬,冷聲問道。

「我只是覺得好奇。」千度修長的睫毛撲閃,漂亮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盯著陸契機,說道:「你在寒潭裡面呆了那麼長時間,是怎麼做到的?」

「家傳避水絕學,還需要向你報備不成?」陸契機毫不示弱的說道。她現在的心情糟糕透頂。

&.mnbsp 李牧羊重傷昏迷墜入龍血池,她也跳進血池尋找過。但是卻沒有任何的發現,李牧羊好象憑空消失了一般。

他現在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況?

是生?是死?

生的話,去了何處?

死的話,屍體何在?

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她一心想要殺死李牧羊。但是當李牧羊真的在自己面前死掉之後,她的心裡卻又空落落的。

更糟糕的是,她的這種情緒還不能向它人訴說。甚至還要拚命的隱瞞湖底發生的所有事情。不然的話,又將引發一場神州大戰。

兩個女人相對而站,一個如空谷蘭花,一個如嬌艷玫瑰。每個人都美得耀眼,讓人難以正視。

「契機說沒有見到,那就是沒有見到。她從來不說謊話。」楚潯站在陸契機身邊,一臉敵視的盯著千度說道。

「哎哎哎,這話我可就不愛聽了。陸契機從來不說謊話,別人說的就都是謊話了?」林滄海自然是要站在千度這邊幫腔,冷笑連連,說道:「楚潯,你可別忘記了,剛才是誰一次又一次下水幫你尋人的。我們為了救人連命都可以不要,現在只不過是問一個問題,你就不樂意了?」

「你們這是詢問問題嗎?你們這分明是懷疑契機是殺人兇手,好像李牧羊就是被契機給殺了似的。」

「誰說陸契機是殺人兇手了?你哪只耳朵聽見了?你看看,欲加之罪,何患無詞?這就是你們對待恩人的態度?」

「滄海。」千度出聲阻止了林滄海和楚潯的無聊爭執,看向陸契機說道:「我沒有懷疑你殺了李牧羊,我只是想要搞清楚問題。要知道,普通人在寒潭裡面根本就呆不了那麼長的時間。就是我們這些人,進去搜索一番之後也必須要出現換氣。可是你從開始到現在,那麼長的時間卻不知所蹤——我們每個人都下去找過你們,也沒有發現任何蹤影。所以,我心裡想著,你是不是在寒潭底下發現了什麼洞穴或者其它的出口,李牧羊有沒有可能也進了那個洞穴或者出口——「

「我確實發現了一個洞穴,想著要朝裡面看看探究一番,卻沒想到在洞穴裡面迷路,一直到此時才找了回來——」陸契機決定還是給予它們一個善意的謊言。

千度大笑,說道:「那你還記得那個洞穴在何處嗎?你可願意陪我再次下水,我們一起下水搜索一番,看看李牧羊是不是也在洞穴裡面迷路——你不要擔心,我身懷寶器,可以保護你不受傷害。」

千度想著,自已身懷琉璃鏡,只需要用琉璃鏡將自己和陸契機給罩著,想必不用擔心那洞穴裡面的未知怪獸。

而且,琉璃鏡有視物照明的功效,搜索一番,說不定能夠把李牧羊找出來。

如果李牧羊尚且活著的話,當他看到琉璃鏡散發出來的黃色光暈時,也會朝著她們倆靠攏——

陸契機眼神灼灼的盯著千度,心中不由得產生各種疑問。

「李牧羊和千度是什麼關係?為何千度如何執著的要去尋找李牧羊?難道說,在入學的這段時間裡他們倆已經發展成為情侶關係?不然的話,她怎麼會對李牧羊的事情如此熱心如此關切?」

「契機同學不願意?」千度等了半天,沒有得到陸契機的回應,不由出聲問道。

陸契機定了定神,出聲說道:「潭底漆黑,根本就難以視物。我找到洞穴時是誤打誤撞,現在就算讓我重新進入寒潭,怕是也沒辦法再把那洞穴找出來——」

開玩笑,無論如何,陸契機都不可能把千度給帶到屠龍峽谷。

千度正要繼續勸說,突然間感覺地面開始晃動。

頓了頓,急聲說道:「快撤,這裡要塌陷了。」

幾人能夠進入星空學院,修為境界自然不低。

不待千度提醒,他們就已經各展絕學離開此險地。

只見那寒潭之中,出現一個巨大的旋渦。旋渦越卷越大,就像是裡面有什麼海怪在興風作浪似的。

地面在塌陷、周邊的山石在滾落。

巨樹嚓嚓斷裂,山體轟隆隆的在倒塌。

呼——

那寒潭裡面的旋渦突然間向下陷落,然後『哄』地一下子消失不見。

就像是有調皮的孩子在寒潭底下挖了一個大洞,將整個寒潭的潭水都給泄掉了一般。

嘩啦啦——

頭頂的巨瀑掉落而來,直直的沖向那寒潭的黑色大洞。

很快的,那寒潭再次被填滿,水面也逐漸的恢復了寧靜。

可是,經此一事,再想下水去尋找李牧羊已經是不可能了。

「李牧羊——」千度看著那飛濺不休的潭水,輕聲喚道。

陸契機更是傷感,看著看著眼眶都變得濕潤起來。

楚潯站在旁邊看著兩女的表情,眼神閃爍,沉默不語。

「回去吧。」林滄海輕聲勸慰。「還得和羊師報告一聲,希望羊師——遇到這樣的事情,怕是羊師也沒有任何辦法了。」——

陸契機、千度、楚潯、林滄海四人回到星空學院,學院依舊,不時有學生和老師迎面走來。

亭台樓閣、山奇樹怪。

雲霧縈饒其間,每走一步就像是在騰雲駕霧一般。

可惜,幾人都是心情低落,沒有心思再去欣賞這大好景色。

他們經過李牧羊居住的小院時,腳步不由得放慢了下來。

千度想了想,走到門口推門,想要進去再看一眼。

不然的話,等到學校知情,李牧羊的這個小院怕是就要封存起來了。

使了使勁兒,門沒推動。

千度愣了一下,猛然大聲喊道:「李牧羊,李牧羊——李牧羊,你是不是在裡面?」

「千度同學,李牧羊已經死了——」林滄海眼神哀傷,走過去攙扶著千度的肩膀。

人都沒有從寒潭出來,怎麼可能在院子裡面呢?

嘎吱——

木門從裡面被人拉開,長發披散白袍飄飄看起來剛剛沐浴更衣過的李牧羊站在門內,很是不滿的看著林滄海,說道:「滄海兄,我哪裡又得罪你了?你一張嘴就咒我去死?」

「你——」林滄海指著李牧羊,驚呼著說道:「你沒死?你怎麼沒死?」

啪——

李牧羊一巴掌拍打在他的手背上面,生氣的說道:「我為什麼要死?你們都不死,我為什麼要死?」

「可是你不是跳進寒潭裡面沒有起來嗎?你怎麼又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小院?」林滄海低下頭去,說道:「我看看你有沒有影子,外婆說過,死了的人是沒有影子的——」

「——」

千度一把將李牧羊抱在懷裡,說道:「李牧羊,你沒死——真好。你沒死。」

李牧羊手足無措起來,他還是頭一回被一個妙齡少女這麼抱著。

當然,李思念不算。

他想要伸手摟著千度的腰肢,但是又被這麼多人看著不太合適。

不摟吧,又給人一種冷淡孤傲不近人情讓人熱臉貼上冷屁股的感覺。

於是,他最終還是把千度給緊緊的抱在懷裡。

「我怎麼會死呢?」李牧羊感覺到了千度濃濃的關心,雖然他也不知道對方為什麼那麼關心他,微笑著說道:「我還活的好好的。一時半會兒也死不了。」

「李牧羊——」陸契機對李牧羊的感情最是複雜。

她跳下血龍池去尋找李牧羊卻沒有找到的時候,心情悲憤難以自已,還站在血龍池裡大哭了一常

出來之後心情仍然壓抑不已,有種什麼寶貴的東西丟失了一般。

可是,當李牧羊完好無損的再一次站在她的面前時,她卻又——

變得憤怒起來。

李牧羊還活著。

而且,以陸契機對李牧羊的了解,發現他的變化極大。

他的皮膚比之前白了一些,他的身材比之前長開了一些。

他的五官輪廓更深了一些,舉手投足間都讓她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他的眼神不再清澈,而是深邃內斂。

他微笑時抿起的嘴唇也不再燦爛無害,而是顯得有些深沉涼保

他一臉笑意的站在那裡,但是卻像是站在孤峰星辰之下。他的形體仍然單薄,但是卻被那巨大的陰影所籠罩。沒有人敢去招惹,因為他好像有著無窮盡的力量。

這種感覺讓她非常的熟悉。

李牧羊,他變成了他,變成了——那條龍。

「李牧羊——」陸契機心驚不已。她看得出來,李牧羊已經和那條龍完全融合了。以前龍王的眼淚只是在他的皮膚外面,所以她沒辦法感知到他的存在,發現他的變化。

現在李牧羊和龍王的眼淚完全融合,那麼,李牧羊身體上面發生的變化就再難隱藏。

「他又要開始他的偉大理想——毀滅人族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