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 第一百九十七章、陰魂不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七章、陰魂不散!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九十七章、陰魂不散!

「李牧羊——」羊小虎一次又一次的拍打著門板,生q的說道:「我知道你在裡面,我有重要的事情找你。你再不開門的話,我就自己進q了。」

等了一陣子,裡面仍然沒有任何反應。

羊小虎想了想,抬起手腕衣袖輕輕一甩,裡面的門插就自動的朝著兩邊退開。

能夠進入星空學院的學生大多數實力都不弱,但是居住的小院卻都是普通的石木結構建成。如果不是居住者自己在院子裡面設置什麼禁制避免別人強闖進來或者功法外泄的話,這樣的院子和小門根本就攔截不住這學院裡面的任何人。更不用說像是羊小虎這樣的星空導師了。相府門前三品官,星空學院的雜役都能夠舞刀弄棍懂得一點點小小的修行之法。

李牧羊為了證明自已『心底無私』,根本就沒有在小院裡面設置任何禁制。

當然,他也不會。

卻沒想到,自己的巢穴這麼容易就被人給攻破了。

「我進來了。我真的進來了。」羊小虎這麼喊著的時候,已經推開了眼前的木製門板。「是你自己邀請我進來的,可不要說我侵犯了學生隱私——」

為了表示自己的光明正大,羊小虎並沒有關門,而是大大咧咧的朝著這院子裡面走去。

他走到院子,裡面空無一人。只有那飄蕩在空中的幾片樹葉和一塵不染仿若剛剛打掃過的青金石地面在歡迎他。

「李牧羊還挺愛整潔嘛,他住的院子比其它男生住的院子要乾淨多了——」

羊小虎徑直朝著裡屋走去,客廳無人,卻有一杯還在冒著熱氣的熱水放在几案上min。

羊小虎試試杯子的溫度,說道:「剛剛還在家裡——」

室門開著,他走進q之後,發現室裡面有一個巨大的木製水桶。這是星空學院為每一位學生提前準備好用來沐浴的。當然,學生也可自行去外面的池子裡面解決。

木桶壁側破開一個新鮮的殘角,有小片的木屑掉在地里,桶裡面的水咕嘟咕嘟的冒著泡泡。

「李牧羊——」羊小虎咧開嘴巴笑了起來,說道:「李牧羊,你別躲了,老師沒有時間和你捉迷藏。你快出來吧,我有重要的事情找你——」

咕嘟咕嘟——

除了那咕嘟咕嘟的水聲,屋子裡沒有任何動妓ng。

「臭小子——」

羊小虎怒了,挽起袖子,猛地伸手探進了那木桶裡面。

在木桶裡面一陣摸索,臉上露出思索疑惑的模yng。

「奇怪——」羊小虎把手臂從木桶裡面抽出來,手上的水漬瞬間化氣消失。「好像有種危險的氣息。李牧羊這小子不會出什麼事吧?」

羊小虎又在房間裡面搜索了一番,然hu重新回到院子。

他在院子里瞄來瞄去,又朝著懸崖邊沿走了過去。

視線遠處,是一眼望不到邊際的怒江。

紅水滔天,巨浪翻滾,千年萬年,朝著那遙遠未知的歸途趕去。

羊小虎欣賞了一番怒江奔騰不息的壯麗畫面后,搖了搖頭,說道:「奇怪,楚潯明明說李牧羊在院子里,一會兒的功夫跑哪裡去了?我再去問問。」

羊小虎轉過身去,匆匆忙忙忙的去尋找李牧羊的下落去了。

斷山高立萬刃,直朝雲宵。

懸崖峭壁,即直切陡,猿猴難攀,飛鳥難渡。

在羊小虎剛才站立的巨石下面,正趴著一個人形的怪物。

他的眼睛血紅,如那怒江的江水。

那雙巨大的爪子深深的插入石頭裡面,就像是切開豆腐一樣的容易。

他屏聲靜氣,側耳傾聽,等待著那腳步聲音漸行漸遠——

「思念,我們為什麼要走學xio後門啊?」

「就是埃後門那麼偏僻,會不會有野豬把我們給拱了啊?」

「前些日子聽說還有狼——我好害怕——」——

「噓。」李思念做出讓大家噤聲的手勢,沒好氣的說道:「我說我要自己走吧,你們非要跟著我一起走。現在帶著你們過來,你們又說自己害怕。要不你們去走前門,我自己一個個走後門。你們怕狼,我才不怕呢。我就怕色狼。」

「思念姐,我們不是這個意思。」小環一臉委屈的說道。「我們就是喜歡和你在一起嘛,覺得和你在一起很有安全感,你能夠保護我們。」

「就是。思念心地善良,為人又講義氣——而且又不像學xio裡面的某些女生那樣眼睛長在頭頂上,好像全世界就她最美,把誰都不放在眼裡。」

「就是就是,思念姐比她們美一百萬倍呢。只不過我們思念姐喜歡低調,不喜歡在人多的時候從正門經過,讓那些臭男人指指點點——」

「思念,你不要生q了。我們都說了要跟你一起走,自然是要跟你一起走的。你走前門,我們就跟著你一起享shu榮耀。你走後門,我們就跟著你一起感受低調。你去哪裡,我們就跟著去哪裡。」

「對,我也是。」小環握緊拳頭說道。

李思念對這些死黨也沒有辦法,說道:「好,既然決定要跟我走後門,那就不要廢話——我走在前面,我會保護你們的。」

「謝謝思念姐。」幾個少女對視一眼,咯咯咯的嬌笑起來。

在李思念的帶領下,一群穿著學xio灰色制服的女生小心翼翼卻又迅捷無比的朝著天都御景中學的後門走過去。

走到後門門口,李思念朝著四周打量一番,抿著嘴角笑了起來,說道:「思念姐,這裡這麼偏僻,我們怎麼回去啊?」

「走回去。」李思念大手一揮,豪氣干雲的說道。

後門偏僻,沒有熙熙攘攘的歸家學子,沒有彙集成群的接送馬車。

除了這幾個妙齡少女,視野所及空蕩無物。只有遠處的青山和一條看起來坑坑窪窪的泥土路。

「李思念——」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

眾人抬頭看去,只見頭頂的一棵金鳳樹上min,一個英俊不凡的少年人正一臉笑意的看著她們。

少年人白衣勝雪,腰間配著獸首玉佩,手裡搖著一把鋼骨摺扇,一看就是有錢人家的大少爺。

嗖——

少年人從金鳳樹上min跳了下來,身體輕飄飄的落在李思念的面前。

他滿臉驚喜的模yng,說道:「還真是巧啊,沒想到在這裡也能夠碰到思念妹妹——」

李思念快要抓狂了,一把抓住少年人的衣領,吼道:「燕相馬,你為什麼陰魂不散的在後面跟蹤我?」

「此言差矣。」燕相馬收起摺扇,近距離的打量著李思念的如花嬌顏,死皮賴臉的說道:「你我上一次巧遇是在御景的前門,這一次巧遇是在御景的後門——怎麼能說我陰魂不散的跟蹤你呢?緣分,這純粹就是緣分埃」

「你當我白痴啊?」李思念沒好氣的鬆開燕相馬的衣領,說道:「這也叫做巧遇?你都跑到樹上去了還叫巧遇?你這是準備上天呢?」

「哎喲,這你就不懂了吧?」燕相馬『啪』的一聲又打開了摺扇,風流公子狀的搖晃著,說道:「我的內心深處本是一個多愁善感的男人。我在這學xio門口欣賞風景的時候,突然間想到,如果我爬到樹上去,是不是從高處看到的風景和在地上看到的風景大不相同呢?於是,我就爬到了樹上去了。嘿,結果你猜怎麼著?」

「怎麼著?」小環一臉好奇的問道。她是一個很喜歡猜腦筋急轉彎的缺心眼孩子。

李思念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讓她最好不要接那個混蛋傢伙的話茬。不然的話他會沒完沒了把人給嗦死。

「果然不同。」燕相馬一臉激動的說道。「那句話是怎麼說得來著?站得高就看得遠。我站在地上的時候,只能夠看到那山的山腳和一個模糊的輪廓。但是當我站到樹上來的時候,我不僅僅可以看到山腳,還可以看到那些小山的山頭——為此,我靈感大發,當場賦詩一首。」

「來來來,我念給你們聽聽。金鳳樹如何?花開尚嫌早。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校怎麼樣?怎麼樣?我只不過就是爬了個樹而已,結果就觸景生情寫出了這樣一首絕妙好詩。你們說說,我今天的收穫是不是很大?」

「這首詩根本就不是你寫的好不好?」李思念很想撿起地上的石頭朝著燕相馬的臉上砸過去。哪有這麼不要臉的人啊?

這分明是以詩入道的星空強者杜若甫的名作好不好?神州大地,只要有耳朵的人都聽過這首詩的原句,他怎麼好意思把它拉到自己的頭上去?

「至少有兩句是我寫的——金鳳樹如何?花開尚嫌早。就這兩句,我就可以和詩聖大人並駕齊驅照yo後人了吧?」

「他好賤哦。」小環滿臉迷醉的看著燕相馬說道。

「賤得讓人迷醉。」另外一個小姑娘雙手捧心,滿眼小星星的盯著燕相馬說道。

「——」

思︽路︽客siluke~info網,無彈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