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第一百九十九章、利欲熏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九章、利欲熏心!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第一百九十九章、利慾薰心!

馬車由巫山精石打造,堅固異常。普通刀兵根本就難以傷害其分毫。

裡面卻是簡潔樸素,除了幾張軟凳和一張虎皮褥子之外,沒有其它的點綴裝飾之物。和馬車的主人西風帝國顯赫人物的身份實在很不搭配。

燕相馬鑽進車裡,對著端坐在那裡的微胖男人鞠躬,笑著說道:「二叔,你剛剛從外面回來?」

燕伯濤虎背熊腰,眼神陰厲,面相看起來極有威嚴。他盯著燕相馬很是仔細的打量了一陣子,出聲呵斥著說道:「終日只知道遊玩胡鬧,什麼時候才是個頭?」

「二叔,你是不是在外面受了什麼委屈?你要是生氣,那就狠狠的把我罵一頓。別和我客氣。別的事情我幫不了家裡,要是能夠讓你們幾位長輩消消氣,這是我的榮幸。」燕相馬陪著笑臉,很是誠肯的說道。

「你——」燕伯濤指著侄子『你』了半天,終究只是無奈嘆息,說道:「相馬,你爸這次特意派你護送小心回來,這只是其中一個目的。最重要的,還是想順便讓我們在天都給你謀一個職位。你的年紀也不小了,在江南那富裕清閑之地廝混了那麼久,也應該出來幫忙做一些事情了。現在正是多事之秋,家裡需要你的幫忙。」

燕相馬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說道:「二叔,不是我不願意幫助家裡做些事情,而是家裡一直沒什麼事情需要我做的。你也知道我的性子,在家裡根本就坐不住,那還不如讓我出來走走,省得在家裡悶壞了。」

「那好,現在有一樁事情,你可願意為家裡分憂?」

「那是自然。」燕相馬連連點頭,說道:「我早就盼望著能夠為家族效力,為二叔分憂了。」

燕伯濤笑著點頭,說道:「照人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照人表哥的事情啊,應該知道的我全都知道了,不該知道的我全都不知道。」燕相馬打著呵呵說道。

他沒想到事情怎麼又牽扯到崔照人身上去了。崔照人的死亡是和李牧羊有密切關係的,現在整個天都的人都在傳是李牧羊在求學的路上殺死了崔照人,還說他是個妖怪,能夠施展妖法,整個大江的魚蝦還有什麼水怪全都聽他的指揮。

因為傳言太多,又太浮誇,真真假假的,反而不知道到底哪一方說的是真實的了。

不過,燕相馬私底下和那些進京讀書的學子還有一些商人接觸過,他們眾口一詞,言辭鑿鑿的說確有其事,讓燕相馬心中也疑惑不已。

他們嘴裡所形容的怪物當真是李牧羊?

能夠飛天遁地,能夠點水成兵,能夠招引來風雨雷電,還能夠指揮魚蝦撞船——李牧羊要是有這樣的本事,他還跑到星空學院去學什麼啊?他要是有這樣的能力,當初還差點兒被殺手烏鴉給滅了全家?

燕相馬和李牧羊接觸時間不久,不過他心裡是喜歡這個皮膚黝黑笑起來單純善良卻又極有上進心的男生,燕相馬感覺的到,他無憂的外表下面藏著很多別人看不到的東西。不過這些東西並不惹人討厭,反而讓人心裡對他有些同情。

最重要的是,他還有一個那麼漂亮那麼可愛的妹妹。

燕相馬不希望讓自己攪和進那一灘子渾水裡面去,那樣的話,他將會和李牧羊徹底的決裂,至於李思念——怕是以後相見皆是路人了吧。

當然,這還是他所能夠想象的最好的結局。家族鬥爭,豈是如此的和風細血就能夠完結的?

不殺幾個人,不撒幾把血,事情怕是解決不掉的。

「滑頭。」燕伯濤用手指頭點了點燕相馬的腦袋,說道:「相馬,我知道你和那個李牧羊有一些交情,而且你還看上了人家的妹妹——」

「二叔,我是和李牧羊有一點點微不足道的私交,但是我看上他妹妹這樣的事情——你是聽誰說的?」

「我還用聽別人說嗎?你回來的這段時間,每天跑到人家姑娘的學校門口等著,然後死皮賴臉的跟在人家的屁股後面要送人回去。這件事情都傳遍了整個天都,我們燕家的臉面都被你丟盡了——說什麼來著?說燕家的大少爺燕相馬看上了陸家的一個丫鬟的女兒。燕相馬,你說你丟人不丟人?你害燥不害燥?」

燕相馬俊臉微紅,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起來,說道:「二叔,別聽他們胡說,沒有的事情。我之所以去學校門口等著,是怕有人傷害思念——你也知道,因為那個傳聞出來,整個天都都將視線放在他們一家三口身上。李牧羊那小子聰明,躲到一個誰也找不到的地方。大家拿他們沒有辦法。李岩和羅琦夫妻沒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他們藏在陸府上面,也沒有什麼人敢上門去找他們的麻煩。但是你想想,李思念怎麼辦啊?她一個姑娘家家的,每天還要上學放學,要是某些利慾薰心的小人想要討好崔家,在她身上做一些什麼事情——我心裡過意不去埃」

「放肆。」燕伯濤低聲怒吼。「燕相馬,你聽聽你說的是什麼話。那些想要討好崔家的都是些利慾薰心的小人?你的立場在哪裡?你和崔家是什麼關係?」

「二叔——」

「相馬,你也不小了,是應該要懂事一些了。就像你剛才所說的那樣,別人為什麼要討好崔家?還不是為了利益。你就不需要討好崔家嗎?那個李牧羊殺了崔家的嫡系人物,你卻整天和殺人兇手的妹妹混在一起,來來回回不嫌麻煩的送人回家。你讓崔家如何看你?你讓天都如何看你?」

「二叔,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只是覺得,怨有頭債有主,如果當真是李牧羊殺的人,那他們就去找李牧羊去啊,為什麼要對一個女人身上動這些歪心思呢?那麼大一個家族,那麼厲害的一群大老爺們,和一個女孩子算計什麼?」

啪——

燕伯濤一巴掌抽在了燕相馬的臉上。手機用戶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