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逆鱗>第兩百一十一章、手下敗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一十一章、手下敗將!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歷史穿越

第兩百一十一章、手下敗將!

人生的大起大落來的太快,實在是太刺激了。

剛才還擋不住楚潯一劍之威的李牧羊,也不知道悟出了什麼新招式,小宇宙突然間爆發,一拳破了楚潯更加威猛霸道的一劍摧城,還將楚潯本人給打飛出去重傷倒地——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著李牧羊,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的話,根本就讓人難以相信。

「驚龍拳法。」陸契機低呼出聲。「他竟然學會了驚龍拳法——」

聽到陸契機的聲音,羊小虎終於從驚愕狀態中清醒過來,轉身看著陸契機問道:「你說什麼?驚龍拳法?」

陸契機這才意識到自己失言,驚龍拳法是龍族秘笈,以雷電為陪練對手,先用龍族的『引雷決』招引來雷電,然後再蓄氣出拳,一拳將那招引而來的雷電給轟飛打碎甚至直接吞噬為已所用。

驚龍拳法,顧名思議就是用雷電來驚龍,然後發揮出龍族體內的至強力量,努力挖掘出龍族的無限潛能。驚龍也有另外一層意思,是說即便是那無敵的雷電也只能夠驚龍,卻難以傷害到神龍。

雖然說這種秘籍消失於萬年以前,但是,難保現在不會有人知道它的存在。

或許別人不知道,但是眼前這位羊師卻是最有可能的知情者之一——誰讓人家的研究領域就是屠龍呢?

「驚龍拳頭?那是什麼拳?」陸契機一臉茫然的看向羊小虎,說道:「我覺得這一拳有點兒眼熟,卻不知道那是什麼拳法。」

「你說那是驚龍拳法——」羊小虎眼神疑惑的看向陸契機,說道:「契機同學以前見過這樣的拳法?」

「沒有。」陸契機搖頭。「我好像在哪裡看到一本古書,對這種拳法有一點點介紹。不過,可能是我看錯了——」

羊小虎點了點頭,說道:「我在《龍族本源》裡面也看到過對驚龍拳法的介紹,不過,那種拳法失傳萬年,而且據說只有龍族才可以使用。用身體的力量來對抗天雷,怕是只有龍族那樣的變態才能夠想得出來——」

「——」陸契機心想,李牧羊確實是個變態,不過更加變態的是那些想要屠龍的傢伙。

「李牧羊剛才使出來的那一拳有些類似驚龍拳法,不過,驚龍拳法是手臂裡面會衝出去一頭咆哮的巨龍,而李牧羊揮出去的卻是一團白光,一團拉長的長蛇,兩者還是有本質區別的。」

「羊師說的是。」陸契機低聲說道。既然羊小虎自己都把自己的猜測給否定了,自己也沒必要在這個問題上面糾纏。

不然的話,陸契機自己都沒辦法從這個問題上面脫開身了。

李牧羊是龍的話,你又是誰?

「不過,李牧羊從哪裡學來的這種拳法?這一拳又叫什麼名字呢?」羊小虎出聲問道。

「——」陸契機不答,假裝自己沒有聽到羊小虎的問題。

羊小虎舉起右手,然後用力的切下去,說道:「本場決鬥結束。」

鐵木心第一個衝上決鬥場,一把把李牧羊給抱在懷裡,滿臉激潰骸疤帥了,實在是太帥了,李牧羊,你幹掉了楚潯,你把那臭屁的傢伙給打倒了——」

「謝謝。」李牧羊同樣拍打著鐵木心的肩膀,笑著說道。

他的心裡也非常高興。

在他第一次被楚潯打飛出去時,腦海裡面突然間就出現了白衣男人和天雷對轟的場面。

那個場面極其震撼,讓他體內熱血沸騰。

他的心裡有種強烈的渴望,他希望自己也和那個白衣男人一樣做一次,他覺得自己能夠做到。

原本只是抱著實驗的心態來進行的,卻沒想到自己當真能夠成功。

林滄海也走了過來,滿臉笑意的看著李牧羊,說道:「牧羊兄,恭喜了。只是不知道你剛才那一拳叫什麼名字?為什麼以前從來都沒有聽你說起過?」

「我也是剛剛才開始學習——」李牧羊的心中快速的去思考答案。「夏侯師送了我一些書籍,我從一本書裡面悟出了這一招。只是不太熟練,覺得自己沒辦法發揮出這一拳的威力。所以在第一次受傷時沒有勇氣使出來。後來實在被逼得沒辦法了,才不得不把它拿出來拼搏一回。沒想到真的就拼贏了。」

「這一招威力極大,不僅僅吞噬了楚潯一劍摧城的磅劍氣,而且還帶著那股子劍氣去衝擊揮劍者的本體——或許你的力量還不足以把楚潯傷成這樣,但是吞噬了楚潯的劍氣之後,威能暴增,讓人根本就難以抗衡。」林滄海不無同情的看了楚潯一眼,說道:「與其說是楚潯被你一拳給打飛出去,不如說是被你和他自己的雙重力量給打飛出去。這次怕要在床上躺一段時間了吧。」

李牧羊趕緊解釋,說道:「我不是故意的。」

千度一臉笑意的走了過來,聲音清脆甜美的說道:「楚潯同學剛才也說過,刀劍無眼,如果在切磋的時候不小心被砍掉一隻胳膊切了一條腿什麼的,也是可以原諒的嘛。」

「——」躺倒在地上的楚潯有種想死的感覺。我都已經傷成這樣了,你們就不要再補刀了好不好?

「李牧羊,恭喜你。」千度看著李牧羊那漆黑的瞳孔,裡面有著自己所熟悉的影子。

「謝謝。」李牧羊感激的說道。能夠被這麼多朋友發自內心的關懷,李牧羊的心裡真的很感動。

李牧羊走到楚潯面前,蹲下身體一臉關切的問道:「楚潯同學,你沒事吧?」

「——」

「對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剛才那一拳是我第一次使用,我也掌控不好力度——」

「——」楚潯有種想要提刀砍人的衝動。你掌控不好力度就能夠把人給打成這樣?等到你掌控好力度了,我還有機會活命嗎?

「謝謝你給我的第二次機會。」李牧羊一臉誠肯的說道:「不然的話,我也沒有機會把它施展出來。」

「——」

李牧羊的拳頭伸了出去,輕輕的按在了楚潯的胸口上面。

「你已經死了。」李牧羊說道。

「——」

他的嘴角微揚,露出一個燦爛之極卻並不讓楚潯喜歡的笑容,出聲說道:「不過,剛才你饒了我一次,所以,現在我也要放你一次。咱們倆扯平了。」

「我不會認輸的。」楚潯的嘴角溢血,眼睛惡毒的盯著李牧羊,聲音沙啞憤恨的說道:「下一次,我們之間還會有下一場決鬥。」

「別傻了。」李牧羊說道:「你已經是我的手下敗將。我不和手下敗將比第二常贏了是點綴,輸了是累贅。」

「——」楚潯很想自己插自己幾刀。我他媽剛才到底幹了什麼蠢事啊?手機用戶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