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逆鱗>第兩百一十二章、質疑追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一十二章、質疑追問!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歷史穿越

第兩百一十二章、質疑追問!

陸契機眼神深沉的看了李牧羊好一陣子,然後舉步走到了楚潯的面前。

楚潯臉色羞愧,說道:「讓你失望了。」

「我沒有失望。」陸契機說道。

楚潯心中微曖,有種感動落淚的感覺。

這個時候,也只有陸契機還願意站在自己這邊。也只有陸契機還願意相信自己,永遠都不會對自己失望。

「我說過,不要和李牧羊決鬥。」陸契機說道。

「——」

楚潯劇烈的咳嗽起來,嘴角又有大量的殷紅鮮血流敞而出。

「何必如此?」陸契機輕輕嘆息。

「你為什麼——一開始就不相信我?」

「在決鬥之前,我已經和你說過我的感受。」陸契機不願意隱瞞自己的情緒。「我希望你取消這次比賽。但是你沒有。」

「為什麼?你為什麼那麼了解他?你為什麼那麼相信他?你為什麼相信他一定可以打敗我?你到底知道他的多少事情?」楚潯有些歇斯底里,幾乎是喊叫出來。

「很多。」陸契機說道。

「陸契機——」

「不要說話,好好養傷。」陸契機蹲下身體,手掌貼在楚潯的肩膀上面,將自己體內的真氣輸到楚潯的身體裡面,幫他活血化淤,修復身體裡面的五臟六腑。

「——」楚潯眼神獃滯的看著近在咫尺的陸契機,看著那張清新明艷的面孔。他一直以為,只要自己堅持,只要自己永不放棄,就一定可以走進這個驕傲的女人心裡。

他為此付出了努力,但是得到的——卻是相反的結果。

他感覺的到,自己和陸契機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了。

羊小虎也走了過來,伸手探查了楚潯的脈博后,說道:「不礙事,修養幾天就好了。」

又出聲安慰著說道:「勝敗乃兵家常事。習武修行的哪有一直勝利不敗的呢?一次小小的失利而已,楚潯同學不要放在心上。知恥而後勇,以後更加努力修習感悟,自然能夠追趕上來——」

「——」

楚潯眼神幽怨的看了羊小虎一眼,都不願意接他的話茬了。你這是在安慰人嗎?還不如什麼話都不說呢。

羊小虎一臉擔憂的看著楚潯,說道:「起來試試,能夠走路嗎?」

楚潯沒動,剛才他自己已經查過,屁股上有一根胯骨摔斷了,就算陸契機努力幫他修復,怕是一時半會兒也沒辦法起身。

羊小虎明白了楚潯的身體狀態,招了招手,說道:「來,大傢伙過來搭把手,把楚潯同學送回號舍——」

鐵木心和林滄海走了過來,一左一右的架著楚潯起身,把他往自己居住的小院送過去。

羊小虎走到李牧羊身邊,出聲說道:「我一直記得,你是本期新生之中第一個攀登上斷山山頂的。」

李牧羊一臉謙遜,出聲說道:「謝謝羊師的看重。我不很弱小,需要羊師多多指點提攜。」

「你過酒色財氣四關的歷程我全部都看在眼裡。」羊小虎有種語不驚人誓不休的感覺。

李牧羊瞪大眼睛看著羊小虎,心裡有一萬隻草泥驢狂奔的感覺。

「那什麼酒色財氣四關——不是夢境嗎?難道羊師還能夠進入別人的夢境?」

「那不是夢境,是幻境。」羊小虎耐心的解釋著說道。「斷山裡面處處設有禁制,每一個新生抬腳跨入斷山,就會觸動那些禁制。幻境無邊無崖,會根據每個人的出生來歷身世背景以及內心的反應構造出一個又一個真實的世界——」

「你所經歷的,在幻境裡面真實的存在過。水月幻鏡可以真實的呈現,這也是我們主要依靠的考核道具——李牧羊,你在幻境裡面的表現讓我們膛目結舌震撼不已。」

「羊師,我——」李牧羊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如果正如羊師所言,幻境中發生的一切都被他們親眼見證。那麼,自己在色關中的執著與決絕,過氣關時的勇敢與兇殘,不都暴露無疑嗎?

最最重要的是,自己在誅殺那些沙盜時用了很多不屬於自己能力範圍之內的功夫,所以,他們會怎麼看待那個時候的自己?或者說,他們會怎麼看待現在的自己?

「智慧、武力、對愛情的無悔付出,對友情的珍惜看重,對那些沙盜的雷霆打擊——我們都覺得你是一個百年難遇的奇才。所以,我們每個人都想將你佔為已有——收在自己門下。」羊小虎一臉認真的看著李牧羊,說道:「可是,李牧羊,上山之後的你和我們在幻境中看到的你根本就不像是一個人。」

羊小虎眼神灼灼的盯著李牧羊,問道:「你到底在隱瞞些什麼?」

「羊師,我沒有隱瞞什麼,你年見的,皆是真實。」

「知道我為什麼同意你和楚潯的這場戰鬥嗎?因為我知道你在沙漠中的表現,我知道你應該擁有什麼樣的實力——我原本以為,楚潯應該不是你的對手。」

「但是,楚潯的第一劍之時,你表現的完全就像是一個新手,就像是一個沒有任何戰鬥經驗的嬰兒。你誅殺沙盜時的老辣,對老幼婦孺絕不留情的決絕絲毫不見——李牧羊,你到底在隱瞞什麼?」

「羊師——」李牧羊心亂如麻,腦袋裡面有無數的念頭在閃爍。

一直以來,他都以為自己隱藏的很好,自己的秘密無人知曉。

他是身體裡面有一頭龍啊,這樣的事情怎麼能夠被那些整天妄想著想要屠龍的傢伙們知道呢?

他裝瘋賣傻,甚至可以說是無所不用其極,為的就是想要保護自己不被那些人給屠了。

可是,他沒想到在上山的時候自己就已經暴露了很多。他把那些沙盜全部殺掉,一為痛恨想要為友報仇,也不無保守秘密的想法。

李牧羊感覺的到,羊師開始對他產生懷疑。懷疑他的來歷,懷疑他另有所圖。

「剛才你使出了類似驚龍拳法的功夫,當然,真正的驚龍拳法我沒有見過,只是從一些史書資料中略知一二。而且,陸契機也張口喊出驚龍拳法的名字——」

「——」李牧羊氣得牙氧氧。陸契機這個白痴。

羊小虎的三角眼精光閃閃,看著李牧羊問道:「而且,上次上龍語課的時候,是你第一個聽懂我的龍語發音——李牧羊,你告訴我,為何你對龍族的事物格外的敏銳呢?」手機用戶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