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 第兩百一十九章、強行收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一十九章、強行收徒!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第兩百一十九章、強行收徒!

雖然李牧羊已經融合了龍王的眼淚,但是在他神功大成之前絕對不會得罪自己的『大腿』。

遠在江南的父母妹妹還要靠這些人來庇護呢,要是把他們也給惹惱了,他們哪裡還願意幫助自己?

只要是對父母妹妹安全不利的事情,李牧羊是絕對不會做的。

「認錯人?我怎麼可能認錯人?我找的就是你,李牧羊。」孔離氣急敗壞的說道,嘴裡的唾沫星子都噴到李牧羊的臉上去了。

「孔師——」李牧羊後退兩步,若無所事的用衣袖把臉上的唾沫星子給擦拭乾凈,笑著問道:「那可就奇怪了,學生到底是何事得罪了孔師?」

千度也是一臉好奇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李牧羊怎麼和孔離先生也有這麼密切的『交往』?

林滄海卻是心中大驚,心想李牧羊還真是個惹禍精,怎麼所有人看到他都想上來揍他一頓的模樣啊?要是孔離老師也要找李牧羊決鬥的話,就是十個李牧羊怕也不是孔離老師的對手——

「李牧羊,你可記得自己曾經說過的話?」孔離站在李牧羊的面前,一臉憤慨的問道。就像是一個遭到遺棄的女人正在質問那個負心漢:你可記得曾經對我許過的諾言?

「孔師,我說過很多話,你說的是哪一句——」

「在觀星台說過的。當時還有羊小虎那個書獃子和夏侯淺白那個白痴——他們倆人也在現場見證。你說過什麼樣的話,你還記得嗎?」

李牧羊認真的想了想,然後搖頭,說道:「不記得了。」

「你說你要佛道雙修。」孔離的情緒越發的激動,李牧羊這個混蛋,竟然忘記了自己說過什麼話了。真是該死的傢伙。

「哦。」李牧羊恍然大悟,點頭說道:「我是說過這樣的話。」

「然後呢?」

「然後?」

「當時現場有星空三大名師,你拜在了羊小虎門下主修屠龍,你拜在夏候淺白的門下去修行道術,佛門呢?我呢?」

「——」

「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孔師,何出此言——」

「不然的話,你為何選擇了他們倆人,卻偏偏把我一人遺漏在旁邊?你是覺得我的功法境界不如他們?還是說我的人品道德有問題?再或者說,你對我們佛家弟子有什麼成見?」

「——」

李牧羊差點兒被嚇跪了。

這幾個問題一個比一個沉重,也一個比一個後果嚴重。要是被他扣實了這些大帽子,李牧羊哪裡還有活路?

「孔師,絕對沒有這樣的想法。」李牧羊趕緊解釋,說道:「我確實說過我要佛道雙修的話。這些話我也一直記在心裡,只是最近——最近出了太多的事情。先是在夏侯師的課堂上受傷,然後躺在葯廬裡面靜心修養了好一段時間——」

「對了,這就是問題的關鍵。你為什麼選擇了夏侯淺白的道家課,而不是選擇我孔離的佛家課?我們佛門功法萬千,難道還不如他們道門對你更有補益?」

「孔師,不是這個意思——」

「哪你是什麼意思?」

李牧羊深深的呼出一口濁氣,他知道,自己必須要認真的解釋這個問題了。

對待這些不講道理的人,只能夠比他們更加的無禮。

「孔師,在我的心目中,羊師、夏侯師和你都是我心中最尊重的老師——」

「混蛋,又把他們倆個的名字放在我前面——」

李牧羊根本就不受對方的情緒影響,接著『表白』道:「在我心中,你們都是最善良最仁慈,也最是修為精湛境界高深的天才老師。是我心中的偶像和追逐的目標。莫名其妙的來到星空學院,我不知道為何這所學院的名字叫做星空,但是,我清楚,你們三位就是我頭頂的一片星空——你們神秘而強大,溫暖而散發出光亮。你們就是我迷航時的指路明燈,是我向那更高處攀登的終點。」

孔離瞪大眼睛看了看李牧羊,臉上的怒氣迅速的消失,強忍笑意的擺了擺手,說道:「也沒有你說的那麼厲害,不過,學校裡面確實有很多學生把我和夏侯淺白當做偶像——羊小虎就是一個書獃子,我們和他不是一路人。」

「佛門道家,萬年傳承。它們的強大,這是婦孺皆知的事情。我心中對此也是景仰和畏懼的。在我心中,佛門道家沒有名次的先後,也沒有法力的高底。我覺得它們都很厲害,是讓人高山仰止的存在——它們是兩座絕世高峰,我很想攀登上去站在山頂看看上面的風景,也看看下面的風景。」

「或許我兩座都能夠攀登上去,或許我只能夠攀登上其中的一座。更有可能我兩座都爬不上去——我不知道我能走到哪一步,但是我願意為此而努力。我願意靠近它們,接觸它們,並且融入它們。佛法精深,道術玄奇。這都是我深為著迷的地方。而孔師和夏侯師,你們倆位都是最好的引路人——」

孔離臉上的笑容終於還是忍不住綻放開來,一臉親熱的看著李牧羊,笑呵呵的說道:「你的想法是正確的。自古以來,佛門道家是兩座讓人嘆為觀止的高峰。而且,它們并行屹立,一東一西。你選擇了爬佛門這座山,就很難再去爬道門那座山。你選擇了爬道門這座山,也就不能再隨便的去爬佛門那座山。來來回回,三心二意,最終的結果可能就是兩座山你都爬不上去——不過,你想爬山的心態是好的。因為那麼多年了,還是第一個喊出自己要佛道雙修的學生。或許,這種事情就被你做到了呢?成別人難成之事,這樣的人才能夠成為傳奇,成為奇。」

李牧羊點頭,說道:「謝謝孔師點悟,學生定當更加努力。」

孔離點了點頭,昂起腦袋說道:「現在你明白應該怎麼做了吧?」

「明天下午有孔離老師的禪修課,我定然到常」李牧羊笑著說道。

「如此甚好。」孔離很是矜持的點了點頭,說道:「我可沒有強迫你吧?」

「從來沒有。」

「是你自己要求的?」

「對。是我自己懇求孔師收留傳我佛門神通——」

孔離對李牧羊更加滿意了,用力的拍拍他的肩膀,說道:「孺子可教也。」

他這才掃了千度和林滄海一眼,然後看著李牧羊說道:「別忘記明天的功課。我走了。」

「孔師——」李牧羊出聲喚道。

孔離停步,看著李牧羊問道:「還有事?」

「有一件事情,我不知道當不當講。」李牧羊一臉為難的說道。

「嗯?何事?」孔離的好奇心被吊了起來,爽快的說道:「你我已經是師生情份,有什麼話儘管直言,我不會怪罪的。」

「這件事情,我還是得去和夏侯師彙報一聲——」李牧羊靠近孔離,壓底嗓門說道。

千度面帶微笑,她知道李牧羊這個傢伙要開始使壞了。

平時看起來一幅老實憨厚的模樣,做起壞事來比誰都專業順手。

孔離勃然大怒,喝道:「李牧羊,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去我的課堂聽經學藝,還要經過夏侯淺白那個白痴的同意?你去他的課堂上去聽講學藝,怎麼就沒有想過經過我的同意?他憑什麼阻止別的學生去輔修別家導師的功課?他有什麼資格這麼做?」

「李牧羊,你給我坦白的講,他是不是威脅你了,是不是說修了他們道門之後就不可以再去學其它家——你放心,如果他敢做出這樣的事情,我就拉他去見校長。這是違背校規的事情。我絕不容他。」

「孔師,孔師,你切莫生氣。情況不是這樣的,夏侯師並沒有阻止我去別家學藝——只是,夏侯師對我深為看重,在我上次受傷之後,不僅僅親自熬藥為我療傷,還親自出手替我築基,讓我成就空谷之境。」

孔離嗤之以鼻,說道:「區區一個空谷境而已,這有什麼好激動的?夏侯淺白那個白痴還真是喜歡撿便宜。就算他不出手幫忙,你進了這星空學院,也很容易就會築基成功,過空谷而邁高山。」

「話雖如此,但是,夏侯師畢竟幫過我如此大忙,我心裡也著實感激。而且,夏侯師還覺得我天賦異稟,它日必可成為名耀星空的強者人物——」李牧羊俊臉微紅,然後瞬間的就被他掩了過去。「他將我收其門下,做其入門弟子。夏侯師將一身技藝相贈,對我恩重如山,是我的老師,是我的師父。如果我去修習別家的功法,我覺得應該去向夏侯師彙報一聲,得到師父他老人家的許可——」

「什麼?」孔離瞪大了眼睛,怒氣沖沖的吼道:「夏侯淺白竟然偷偷將你收入門牆?」

「孔師,小聲,小聲——」

「這個夏侯白痴,簡直是太有心機——李牧羊,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孔離的徒弟了。以後由我罩著你。」

「夏侯師還將其手抄的《通玄真經》贈送與我——

「《通玄真經》那種破書趕緊丟掉,論起法器經典,我們佛門自然是要首第一的——」說話的時候,孔離的手已經摸向自己的衣襟裡面去了。手機用戶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