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第兩百二十章、名師送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二十章、名師送禮!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第兩百二十章、名師送禮!

李牧羊不是一個隨便的人,更不是一個隨便的徒弟。

他都已經拜在夏侯淺白的座下為徒了,他就要忠於夏侯淺白這個師父。孔離是夏侯淺白的好基友和死對頭,哪能隨隨便便就讓他把自己給收了呢?

做人一定要有原則!

所以,他沒有立即答應孔離的收徒請求,而是耐心的等待著——

等待著!

林滄海滿臉愕然,小聲對站在身邊的千度說道:「還有這樣收徒弟的?李牧羊到底哪裡好了?為什麼大家都要搶著收他啊?我出來的時候受過一些內侍培訓,說是星空學院的導師一個比一個高傲,千萬不要輕易開罪——他們哪裡驕傲了?這哪裡有一點點驕傲的模樣?菜市口央求路人買他饅頭白菜的小販也不過如此嘛——」

千度也笑,說道:「我也受過這樣的培訓,可能是他們覺得李牧羊很優秀吧——」

「哪裡優秀了?」林滄海不服氣的說道。同樣是心高氣傲的年輕俊傑,自然少不了互相比拼的心思。在他看來,李牧羊遠遠不如自己厲害嘛。論出身背#景、論劍法修為、論樣貌氣質,他哪有一樣是比得過自己的?

「為什麼那些名師都沒有來搶自己呢?」林滄海暗自在心裡思索。「是不是自己表現的太低調了?要不要主動找個人挑釁一下,然後一劍將對方擊倒——人靠衣裝馬靠鞍,天才也要會表演。」

孔離在懷裡一陣摸索,竟然空落落的又抽了回來。

他一臉懊惱的說道:「出門太急,懷裡什麼寶貝都沒有。」

李牧羊臉色大變,說道:「孔師,你這是要做什麼?我李牧羊雖然只是一個初入學的星空學子,卻也有自己的尊嚴和傲骨。孔師竟然想著要拿東西來收買我,這是對我人品的低估和人格的侮辱,我絕對不會接受這樣的——」

「這樣吧。」孔離打斷了李牧羊的話,說道:「明天你到我的住所找我,我特別給你準備兩樣尚且能夠看得過眼的禮物——收徒事大,不能兒戲。」

「明天幾時?」

「戍時。」

「謝謝孔師。」李牧羊躬身行禮。

孔離拍拍李牧羊的肩膀,說道:「好好努力,我很看好你哦。」

「是。我一定不會辜負孔離的栽培厚愛。」

「嗯。去吧。」孔離擺了擺手,示意李牧羊去忙活自己的事情。

等到李牧羊離開之後,三角眼的羊小虎雙手插在袖籠裡面出現在孔離的身後。

「孔師,你們如此這般的看重李牧羊——對他而言當真是一樁好事嗎?」羊小虎低聲問道。

孔離掃了羊小虎一眼,不滿的說道:「書獃子,在旁邊偷窺好一陣子了吧?」

「你攔下李牧羊的時候,我就明白你的意圖了。那個時候我就等候在旁邊,看看我猜得準不準,也看看李牧羊會不會拒絕——那個沒節操的傢伙。他倒是來者不拒,給什麼接什麼,有奶便是娘。」羊小虎對李牧羊的表現很是不滿意。

臭小子,你明明主修的是屠龍專業,你是我羊小虎的人,怎麼能到處拜師呢?我不是你的老師嗎?

就算你要拜師,那也應該先拜我羊小虎藹—我每天在你面前晃來晃去的,你的大眼睛可曾注意過我?

「不要把話說得這麼難聽。」孔離冷笑不已,說道:「我這個時候才找上門,已經算是出手比較晚的了。你倒好,率先知道了院長的意圖后,竟然不擇手段的蠱惑李牧羊去學習你那勞什子的屠龍專業。你活了這麼大歲數了,你見過真龍沒有?你教了那麼多年的學生,你的學生可曾屠龍成功?」

「沒見著並不代表就沒有——」

「行了行了,別和我爭辯,我都懶得和你辨。沒見著不是沒見著,沒有就是沒有。你就是說破了天,沒有還是沒有——你一開始就把李牧羊拉到你那快要註銷的冷門專業。夏侯淺白更不要臉,竟然暗地裡使手段,偷偷摸摸的就把李牧羊給收到自己座下做了入門弟子。為了討好院長,你們倆人簡直是無所不用其極。」

「你剛才聽到了沒有?又是幫忙築基,又是送《通玄真經》——他送出去的那可是親自手抄的《通玄真經》啊,我以前想要借來一閱他都不願意。對待自己的同僚如此小氣,卻將他大方的送給一個才入門沒幾天的弟子——你說說他到底懷的是什麼心思?」

「——」羊小虎一臉無語的看著孔離,心想,你一個佛門大拿跑去借人家道家的秘寶珍典,人家肯定不願意借給你翻閱埃夏侯師要是跑去找你借你珍藏的那本《大藏經》,怕是你也不樂意吧?

做人不要這麼李牧羊!

「孔師如果也再插一腳的話,不覺得李牧羊太受關注了一些嗎?李牧羊確實是院長點名招收的學生,但是,我們並不知道院長的真正意圖。或許只是因為他一時的心血來潮,或者說是他欠了誰一個人情順手就給還了,再或者——」

「既然這樣,為什麼你們都那麼關注他?」

「我們沒有特別關注他——」

「你沒有特別關注他,為什麼要拉他進你的屠龍專業?夏侯淺白沒有關注他,為什麼要收他為徒?」

「我只是覺得他是一個優秀的學生。」

「我也是這麼想的。」

「——」

這樣一來,氣氛就有些尷尬了。

沉吟良久,羊小虎聲音低沉的說道:「孔師,數家合力,難道你們不怕培養出來一個怪物嗎?」

孔離終於把抬頭望天的眼睛給轉移過來,很是傲嬌的瞥了羊小虎一眼,問道:「你們怕嗎?」

「——」

「院長不怕,你羊小虎不怕,夏侯淺白不怕,到了我孔離這裡,你卻跑來問我怕不怕——我孔離是嚇大的?」

「孔師,我一切是順天而為,源於本心。」

「巧了。我們佛門最講因果。種下什麼樣的因,就結下什麼樣的果。我一看李牧羊就覺得親近,覺得此子和我有緣——」

「——」

孔離不耐煩的擺手,說道:「我意已決,你就不要白費口舌了。我是不會收回自己的決定的。如果你能夠讓院長他老人家親自出聲阻止,那我無話可說——」

「孔師——」

「你還有什麼想說的?」

「你準備送李牧羊什麼入門禮?」羊小虎的三角眼泛著精光,滿臉期待的看著孔離問道。

手機用戶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