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第兩百二十一章、心急如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二十一章、心急如焚!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第兩百二十一章、心急如焚!

孔離暴跳如雷,把羊小虎給罵的落慌而逃。

別看那傢伙長了一幅憨厚老實的臉,其實骨子裡焉壞焉壞的。真是什麼歪主意都能夠想得出來。

「竟然想到我這裡來打探軍情,你當我是白痴啊?」孔離對著羊小虎遠去的背景喊道:「我送什麼禮物還能告訴你?你要是模仿照抄一遍怎麼辦?那樣的話,我的禮物不就沒有任何誠意了嗎?」

頓了頓,又說道:「都說讀書多的人內心陰險,看來此話果然不假。就是羊小虎這樣的書獃子都知道使詐騙人——」

孔離嘴裡罵罵咧咧的,朝著自己所居的小院走去。看起來他此趟到星空圖書館,主要就是為了逮李牧羊而來。

李牧羊的日子也不好過,他現在正在接受千度和林滄海的審訊。

「李牧羊,為什麼孔師也要收你為徒?」

「可能是他覺得心理不平衡吧。」李牧羊一臉靦腆的笑意,說道:「孔師和夏侯師不和。夏侯師說頭頂的月亮是圓的,他非要說是彎的。夏候師說花是紅的,他偏會說是紫的。夏侯師說往東,他偏說要往西。夏侯師擁有的,他也一定要擁有。夏侯師收我為徒,所以他也要收我為徒。」

林滄海點了點頭,說道:「原來是這樣。」

「如果按照你所說的那樣,孔師和夏侯師不和,夏侯師支持的孔師就反對,夏侯師反對的孔師就支持——夏侯師收你為徒,他就應該厭惡嫌棄你才對。為什麼也要像夏侯師看齊,也要收你為徒呢?他走在夏侯師的後面,難道不怕夏侯師說他模仿嗎?」

林滄海一拍腦袋,說道:「對啊,我怎麼沒想到呢?差點兒就被你給蒙蔽了。李牧羊,你快說實話——我覺得你身上藏著太多太多秘密。你不累嗎?」

「累。」李牧羊說道。

「什麼?

「我說身上藏著太多秘密很累。」

「你還沒回答我前面一個問題呢。孔師為什麼要收你為徒?」

「如果不是為了和夏侯師爭搶同一個男人的話,那就是另外一個原因——」

「什麼原因?」

「讓他難以忽略我的優秀。」

「——」

千度咯咯嬌笑,說道:「滄海你就別問了,怕是李牧羊此時也摸不著頭腦吧?」

李牧羊深深的看了千度一眼,總覺得這個女孩子知道一些自己所不知道的秘密。

林滄海冷哼一聲,說道:「那麼多人都要收他為徒,他怎麼會不知道?」

千度笑笑,並不把林滄海這種小孩子慪氣的事情放在心上,看著李牧羊問道:「李牧羊,你當真要成為孔師的徒弟嗎?」

李牧羊點了點頭,說道:「入學的時候我就說過,我要成為佛道雙修的男人。現在有這樣的好機會,我怎麼會捨棄呢?」

「但是你應該清楚,想要佛道雙修的人最終都成了佛道雙痴,閃耀一時的天才淪為中庸之輩。人生不過百年,到時候可就後悔莫及。」千度一臉誠摯的勸說著說道。

李牧羊能夠感受到千度的關心,點頭說道:「我知道。夏侯師和孔師都提醒過我,但我還是想試試——或許,我和他們不一樣呢?」

李牧羊很想試試,只要是能夠讓自己變強的機會他都不會放過。

他也必須要試試,因為他心裡對自己的身份而有著深深的擔憂。假如他的身份一旦曝光,他將會成為整個人類的公敵,無數的星空強者前來屠殺自己——

能夠掌握那些屠龍者的功法秘籍,對自己能否保命至關重要。

知已知彼,才能夠百戰不殆。

千度沉吟片刻,臉上再次浮現甜美的笑容。她的笑容很淺,但是卻讓人覺得很熱情,很有感染力。說道:「那好吧。祝不同的你走出一條不一樣的道路出來——佛道雙修,想想就讓人心動呢。」

林滄海撇了撇嘴,說道:「要是別人這麼想,你早就認定那個傢伙是個白痴自大狂了。偏偏李牧羊說出來你覺得他與眾不同——」

千度臉色微紅,有些嗔怪的說道:「滄海,不許胡說。」

李牧羊一臉憨厚的笑著,心裡琢磨著這兩個人的關係。

「表面上是同學,看起來卻是姐弟——還有,他們倆人都同樣的喜歡自己。」李牧羊暗地裡在心裡分析著。

「李牧羊——」身後有人出聲喊道。

三人同時轉身看了過去,發現是白衣大袖的解無憂正快步朝著此處走來。

李牧羊歉意的對千度林滄海笑笑,說道:「來的是與我有學院學長,要不你們先去用餐——」

林滄海頗為吃味的說道:「李牧羊,你實在是太忙了。那我們就不等你了,我們先去吃飯,你自己解決。」

李牧羊一臉愧疚,說道:「實在不好意思。」

千度和李牧羊打了個招呼,便帶著林滄海朝食堂所在的方向走去。

解無憂朝著李牧羊走來,那隻名叫小白的大鶴亦步亦趨的跟在身後,看起來就像是一隻雪白高傲的小跟班。

小白好像還認識李牧羊,看到李牧羊之後,主動上前叼著他的衣角表示親熱。

李牧羊想要去摸它的腦袋時,它卻表現的很憤怒,伸出長嘴來啄李牧羊的手。

解無憂一臉溺愛的看著小白,解釋著說道:「小白不喜歡別人摸它的腦袋。」

李牧羊尷尬的笑笑,說道:「小孩子都有這樣的習慣。」

解無憂點了點頭,竟然就接受了這樣的說法,看著李牧羊說道:「我帶小白散步消食,恰好看到你走在前面,就出聲喊了一句——在星空還好吧?」

「很好。」李牧羊笑著說道。他看到解無憂的時候覺得很親近,因為解無憂是他認識的第一個星空學院的同學,也是屢次出手幫他解除危局的兄長。

他尊重他,感激他,也喜歡他。

「那便好。」解無憂點頭說道。「勤奮苦修,等到絕技大成之時,天下之大,哪裡都可以去得。那個時候,也無須再挂念家人安危,徑直回去看望便是了。」

李牧羊對著解無憂深深鞠躬,說道:「謝謝無憂師兄。我一直想著要去找你,想要當面和你說一句謝謝——大恩大德,牧羊永遠銘記於心。」

「家人的事情讓無憂師兄操勞了,我一定會苦修苦練,早日學成絕技,然後立即下山去保護他們。這原本就應該是我的責任,卻託付於師兄之手,實在是——很悲哀也很無奈。」

解無憂擺了擺手,說道:「此許小事,不足掛齒。倒是你的家人全都去了天都,自有陸家人來庇護,想必這件事情你已經知道了吧?」

「什麼?」李牧羊一愣,說道:「我家人都去了天都?家父家母都去了大都,他們去天都做什麼?還有我妹妹——他也去了嗎?陸家又是哪一家?他們為什麼要庇護我們?」

解無憂一臉疑惑的看向李牧羊,奇怪的問道:「難道這些事情你都不知道嗎?」

解無憂命人前去保護李牧羊的家人,也在落日湖邊和其它幾方勢力合力將那些水鬼給斬殺殆荊

等到陸家人趕了過去,並且將李牧羊的父母妹妹全部接走後,他們的人就被撤了回來。陸家的隊伍裡面有不少高手,他們一直緊隨其後反而會帶來一些不必要的誤會衝突。

解無憂很早以前就接到了信息,卻也並沒有把它放在心上。他只是答應了幫助李牧羊來守護家人,李牧羊的家人安全了,他的責任也就盡到了。

事情能夠傳到自己的耳朵里,李牧羊那邊也應該會收到消息。李牧羊的家人或者陸家怎麼可能完全不和李牧羊聯繫呢?

現在看李牧羊的反應,他竟然對這些事情一無所知。

「我不知道。」李牧羊搖頭,一臉焦灼的問道:「無憂師兄,陸家是哪個陸家?他們是做什麼的?你知道他們為什麼要保護我家人嗎?」

解無憂看向李牧羊,說道:「陸家是西風帝國赫赫有名的大家族,是軍方支柱,也是帝國基石。有人形容陸家為『一門百將軍』,由此可見陸家的強勢——」

「至於陸家為什麼要保護你的家人,這個我就不知情了。不過你也不要擔心,我得到消息,說是陸家人對你家人極其禮遇,想必不是懷著敵意而去。有他們站出來守護陸家,那些想要對你家人出手的勢力自然也要有所顧忌才是。」

李牧羊點頭稱是,心中卻仍然放心不下。

他惹事之後躲進了星空學院,卻把一屁股爛債和各種各樣的麻煩甩給了自己的父母妹妹。每想及此,都誅心般的疼痛。

他比別人更加拚命,更加刻苦,也是希望自己能夠早一些強大起來,早一些出去保護家人不受傷害。

可是,他們怎麼去了那遙遠又不可知的天都呢?

天都可是崔家的地盤啊,他們去了之後能否安全?那個莫名其妙跳出來的陸家又是否誠心愿意幫忙抵擋崔家的明槍暗箭?

據說那些當官的都很陰險狡詐,說不得為了一些什麼利益就把自己的父母家人給交換出去了。崔家恨自己入骨,如果他們願意給予陸家一些利益——

李牧羊心急如焚!

手機用戶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