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第兩百二十三章、躺在床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二十三章、躺在床上!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兩百二十三章、躺在床上!

按照陸契機對待自己的一貫態度,李牧羊原本是可以見死不救的。

但是看到陸契機院子裡面有濃煙傳來,而自己拍門半響卻無人應答,所以李牧羊覺得自己很有必要進去看看——

畢竟,一會兒他還有求於人。

李牧羊的手掌按在門板之上,丹田氣海處猛地發力。

一道青色的光芒從掌心發出,猶如閃電一般的穿過木板朝著裡面襲去。

嚓——

門板無損,裡面的木製門插卻斷裂成兩截。

李牧羊推門而入,看到院子東北角的一小簇竹林正在燃燒。

「出事了。」李牧羊沒有去管那些竹林,而是徑直朝著陸契機居住的屋子跑去。

客廳里的桌子椅子也在冒煙,不過看起來一時半會兒不會燒著。倒像是被人往上面澆了一盆開水,正在散發那盆開水的熱量而已。

李牧羊朝著陸契機的閨房跑了過去,剛剛推門進去,一道紅色的長龍就朝著他的身體卷了過來。

「這是玩什麼?」

呼啦啦——

李牧羊瞪大眼睛吃驚的瞬間,他的身體已經被那長長的絲綢給捲成一團,就像是一個鮮紅色的大籮卜似的。

「陸契機——你在幹什麼?」李牧羊出聲喊道。

話音剛落,他的身體就已經凌空而起,被人給拽到了房間半空。再往上去,腦袋就要頂穿屋頂了。

一襲白衫的陸契機手持紅綢的一端,姿色美艷、身體飄飄欲仙,就像是要投懷送抱一樣朝著李牧羊飛來。

噗——

李牧羊的身體撲進了陸契機的懷抱。

或者說,他的咽喉落在了陸契機的手心。

兩人的身體在空中轉圈,畫面唯美好看,但是氣氛卻一點兒也不郎情妾意。

四目相對,暗藏凶機。

陸契機一隻手抓著束縛著李牧羊的紅綢尾端,另外一隻手提著李牧羊的身體,眼神冷漠充滿殺氣的盯著他,聲音冰冷的說道:「色膽包天,竟然闖進來偷看我洗澡,我現在就可以扭斷你的脖子——」

對陸契機來說,這是最好一次殺掉李牧羊的機會。

只要扭斷他的脖子,自己的人生使命就完成了。

然後擇一仙府神地,修鍊成永久不死之身。

這也是她聽到李牧羊在外面喊話,卻故意放他進來的原因。

「欲加之罪,何患無詞?」李牧羊一臉苦笑的說道。「你的院門緊閉,我是震斷你的門鎖進來的。哪個色狼會這麼不專業搞出這麼大的動靜?我搞出這麼大的動靜還能偷闖進來偷看你洗澡?你當學校裡面的那些老師都是白痴嗎?」

「你偷窺我洗澡是事實,還敢狡辯?」

經陸契機這麼一提醒,李牧羊這才來得及仔細打量陸契機的容貌穿著。

陸契機的臉色紅潤,看起來比之前更加的嫵媚嬌艷。她的頭髮上還帶著水滴,看來是剛剛才從池子裡面躍起來。

因為裡面沒有來得及穿襯衣,所以白色的長衫罩在她身上有些寬鬆,看起來裡面空蕩蕩的。

雖然李牧羊的手腳身體都被紅綢包裹不能動彈,但是他的眼睛和眼珠仍然是自由的。

李牧羊稍微要比陸契機高上一些,站在他的角度,只需要向下那麼輕輕一掃,入眼處就是滑膩白皙的粉嫩嬌肉。

「這丫頭看起來高挑清瘦,沒想到胸部還挺有料的嘛。」李牧羊在心裡想道。

陸契機順著李牧羊的視線看過來,也發現了胸口位置春光乍泄。

她並沒有手忙腳亂的去拉緊衣襟,只是眼神兇惡的盯著李牧羊,說道:「信不信我挖掉你的眼睛?」

「脖子都要被你扭斷了,我還會怕你挖掉我的眼睛?」李牧羊一臉無奈的說道。大家都是同學,怎麼總是要打打殺殺的呢?

「——你當我不敢殺你?」

「你到現在還沒有動手,證明你的心地是善良的。你並沒有殺我的意思,或者說你還沒想好要不要殺我——你這樣提著我飛在半空,你累我也累。有什麼話咱們不能躺在床上說嗎?」

「我拍死你這淫賊。」陸契機怒聲說道。

她舉起手掌,正要一巴掌拍碎李牧羊的頭頂天靈蓋。

才剛剛提動真氣,只覺得一股火氣直衝天際,整個身體都像是要被燒著了一般。

咽喉一甜,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噗嗤——

陸契機的眼前一黑,身體軟綿綿的倒在了李牧羊的身上。

撲通——

兩人的身體迅速下落,然後重重地砸在陸契機的床榻之上。

李牧羊滿臉的血水,躺在床上輕輕嘆息,說道:「我早就說過了,有什麼話大家躺在床上說就好——這不還是得躺在床上說嗎?」

陸契機的身體發熱,即使隔著好幾層紗布都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那種滾燙。

頭髮上面熱氣翻滾,就像是一個快要燃燒著的漂亮火爐似的。

才一眨眼的功夫,她的身體就已經熱汗嗖嗖,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浸透,就像是剛剛洗過一般。

李牧羊感覺到了潮濕。

也感覺到了燥熱。

他還感覺到了溫軟芬芳,一股子如馨如蘭的氣味撲鼻而來,就像是有什麼名貴香料在焚燒——

哦,這是陸契機的體香。

「陸契機——」李牧羊出聲喊道。

陸契機眼睛緊閉,沒有應答。

「陸契機——」李牧羊不確定的再次喊道,說道:「你不是故意使詐吧?我一碰你你就說我非禮你然後一掌把斃了——」

陸契機仍然沒有任何的回應。

李牧羊等了一會兒,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快要被陸契機給點著了一般,這才確定陸契機不是故意作偽,而是身體真的出了問題。

他用肩膀把陸契機頂到一邊,然後身體不停的翻滾,把身上的那些紅色綢緞給解掉。

手腳恢復自由后,李牧羊爬起來就朝著外面跑去。

這個女人兇險異常,還是有多遠跑多遠吧,早些離開這是非之地——

「她一心想要殺我,我卻沒有殺她——只是不救她而已——」李牧羊還給自己找了一個極其正當充足的離開理由。

跑到院子之時,腳步終究還是停頓了下來。

猶豫再三,一巴掌抽在自己的臉上。

「你為什麼要這般英俊善良?」他咬牙切齒的責罵自己。

然後迅速轉身,朝著陸契機躺倒的位置沖了過去。手機用戶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