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第兩百二十五章、一家人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二十五章、一家人了!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

第兩百二十五章、一家人了!

「談什麼?」陸契機滿臉警惕的盯著李牧羊,出聲問道。

她不怕聰明的人,也不怕奸詐的人,她只怕實力強悍的人。

融合了龍王眼淚的李牧羊會有無限的可能性,陸契機也沒有十成的把握一定能夠將其消滅。

可以說,李牧羊是能夠給她帶來壓力和危險的男人。

這樣一來,他所說出來的每一句話都份量十足。

「你知道我的身份,我也同樣知道你的身份。這是一個人人都想要屠龍的時代,如果我的身份曝光的話,是一樁極度危險的事情,可能很難再活下去。可是,細究下去,他們為什麼要屠龍?因為龍族過於強大,讓他們沒有安全感。」

「但是,如果他們知道世間還有能夠和龍族相抗衡的強大種族,而且不是人族即使數萬年來你一直在努力保護著他們,恐怕他們對你也不會有任何的優待。只要有機會,你也會遭遇和我和那位前輩同樣的悲慘命運。」

李牧羊一臉的笑意,說道:「與其這樣,不如你我合作一下,彼此為對方保守秘密。這樣的話,你和我都是安全的你覺得怎麼樣?」

陸契機眼神微瞼,說道:「然後坐視你強大起來,接著屠城滅國毀滅人族?」

「其一,我也是人族。我為什麼要屠城滅國毀滅人族?這從道理上說不通。其二,我的父母家人也是人族,難道我忍心看著他們遭遇家破人亡的痛楚?這從情理上說不通。其三,如果人族滅絕,天塹消失,那些深淵惡魔再次打破結界佔領神州這對我而言又有什麼好處?我也不喜歡看到那些醜陋的怪物。它們仇恨龍族比仇恨人族更甚,讓它們出來對我有什麼好處?」

陸契機沉吟不語。

她覺得李牧羊說的話很有道理,但是總感覺哪裡不對。

「當然,我明白你的顧忌。」李牧羊笑著說道:「你擔心現在不殺我,等到我完全融合了龍王的眼淚之後想殺我也做不到了。更有可能被我走到前面,你技不如人,被我所殺是不是?」

「痴人說夢。」陸契機冷哼說道。

「好,就當我是痴人,但是這些話絕對不是夢話。」李牧羊笑著說道:「你可以殺我。」

「什麼?」

「我是說,你可以殺我。」李牧羊說道:「我們一致對外,保守彼此的身份秘密。但是,在這個過程中你可以殺我也就是說,你覺得我非死不可的時候,你可以殺我。」

「」

「當然,我也有可能殺你。畢竟,你的存在對我來說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你知道了我太多的秘密,而且是我未來最大的對手我想殺你的時候,自然也是會動手的。」

「這是合作?」

「相愛相殺。」李牧羊說道。

「」

注意到陸契機殺氣騰騰的眼神,李牧羊趕緊改口,說道:「當然,愛是不可能的。那我們就是相護相殺。彼此保護,又彼此想要殺掉對方這樣說比較貼切一些吧?」

「我同意。」陸契機說道。

她不是一個拖泥帶水的人,覺得這件事情可行那就立即執行,覺得這件事情不行也會當場拒絕。

李牧羊的提議很合理,她可以爆出對方的龍族身份讓他成為全民公敵,李牧羊難道就不能同樣說出自己的身份嗎。

人族強者千萬,他們即使心中有所疑惑,但是想要認證一件事情還是很簡單的。

當那些強大的人族殺掉李牧羊之後,又將如何對待自己?

答案不言而喻!

「痛快。」李牧羊高興的說道:「果然是巾幗不讓鬚眉,利落果斷,讓人佩服。其實我更希望咱們倆能夠聯手,要不,一起做點什麼事情?」

「你別逼我改變主意。」

「開個玩笑。」李牧羊笑著說道:「好了,談判結束,咱們再來聊一聊家長里短風土人情天都是不是有一個陸家?一門百將軍的陸家?」

「不錯。」陸契機眼神怪異的看了李牧羊一眼,沉聲說道。

「對了,你也姓陸,應該知道那個本家他們家人好嗎?」

「好。」

「你怎麼回答那麼快?看起來和他們很熟悉的樣子?」

「是很熟。」

「那你知道不知道他們從江南接回去一家人保護照顧?」李牧羊強行壓抑住自己的急切心情,表情平靜的出聲問道

「知道。」

李牧羊的心跳更加激烈,睫毛輕輕的顫了幾下,問道:「你連這件事情都知道?我們同期進入星空學院,天都的事情你怎麼可能了如指掌?」

「因為我收到過家書。」陸契機說道。

「家書?」李牧羊一臉愕然的看著陸契機,問道:「什麼意思?」

「我說,我收到過母親的家書,她是從江南帶回一戶人家回來保護照顧。那一家的女主人曾經是她的侍女,那一家的男主人是她的車夫。哦,還有一個年輕的女孩子,她現在也在天都,一家名叫御景的高級中學讀」陸契機雲淡風輕的說道。就像是在講一件很微不足道的事情。

李牧羊瞪大眼睛,說道:「你是說,家父家母還有妹妹他們都住在你家?他們怎麼會住在你家?」

「他們需要保護。」陸契機撇了李牧羊一眼,說道:「他們為什麼需要保護,你應該比我更加了解吧?」

「」

「他們」李牧羊的聲音有些酸澀,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雖然是從別人的口中知道了家人的信息,李牧羊仍然是激動欣喜不已。「都還好吧?」

「很好。」陸契機看著李牧羊濕潤的眼睛,說道。「母親和她的侍女情同姐妹,自然會照顧好他們的。有陸家保護他們安危,想必崔家也不會做出什麼太過激烈的事情。」

「那就好。」李牧羊努力的平息著自己的心情,高興的說道:「沒事就好。他們沒事就好。有陸家保護,崔家就不敢動他們了這麼說來,咱們就是一家人了。要不,你再考慮考慮,咱們倆合作一把干一些驚天動天的大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