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逆鱗> 第兩百三十三章、比賽彩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三十三章、比賽彩頭!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武俠修真

第兩百三十三章、比賽彩頭!

看到李牧羊竟然接受了楚寧的繪畫挑戰,千度不由得開始擔憂起來。

她拉著李牧羊走到桃花樹下,低聲勸慰著說道:「牧羊同學,你當真有取勝把握嗎?西風王室原本就擅長丹青,楚寧自小就跟著技法精湛的宮廷畫師學習。進入星空學院之後主修的就是繪畫專業,多年積累,在這方面應該有所造詣。你以前從來都不曾接受過繪畫方面的學習訓練,就算前幾天開始揣摩研究,但這也不是一朝一日就能夠掌握的技能——我也學過幾年丹青,如果你不嫌棄的話,不若讓我去和她比上一比。不一定能夠取勝,但是應該也不會相差懸殊。」

「就是。你這是以已之短郭長,一下子被人拿住了七寸。」林滄海這個跟屁蟲也跟著勸說。「還是讓千度去和她們比拼吧。我就不信他們能夠贏了千度。要知道,千度可是——很厲害的。」

李牧羊滿臉感動的看著千度和林滄海,出聲說道:「你們的心意我領了,我知道你們是關心我,不想看到我輸得太慘。但是你們想過沒有,就算我輸了,我又能輸得了什麼?」

「你不怕丟臉?」林滄海指著那些翹首期待的旁觀者們,出聲問道。

「丹青之道,博大精深,不遜於丹修大道。我原本就是一個初學者,這本來就不是我擅長的領域。我是一個初學者,甚至還沒有入門。就算我輸了,又能證明什麼呢?證明我對此道一竅不通?可是我確實對此道一竅不通埃」

「那你為什麼還要和她比?」

李牧羊看著正與學生交談的書畫雙壁顧荒廢所在的方向,說道:「頭一回上課,就能夠把自己的作品交給顧師這樣的國手點評,就算輸了,那也算得上是物有所值。大師一句話,或許就有醍醐灌頂之神效,讓我找到了入門之徑呢?這樣的收穫和被小人譏笑幾句相比,熟輕熟重?」

「再說,如果在畫畫一道上面輸給那個刁蠻任性的西風公主,或許她對我的恨意就減輕一些,繼而不再騷擾我,不再想著去報復我的家人——如果能夠有這樣的收穫,別說是輸這一次,就是輸上十次八次又有何妨?」

「進退有據,行動有節。運籌帷幄,決勝局外。堪稱帥才。」千度雙眼發亮的看向李牧羊,由衷的稱讚著說道。

她的視線轉向林滄海,出聲說道:「牧羊同學已經考慮的極其清楚,你我不用再勸了。我們就祝牧羊同學旗開得勝吧。」

「是埃」林滄海點頭說道。「牧羊兄能屈能伸,真乃大丈夫也。不管這場比賽輸贏如何,在我心裡,你已經是勝利者了。」

李牧羊笑笑,說道:「你們倆人就不要誇我了。我說那些,無非是想給自己找一個台階下而已。我要是輸得太慘,這些話不就是響亮的耳光嗎?」

三人相視一眼,然後哈哈大笑起來。

周圍的人被他們三人的笑聲所吸引,眼神茫然的看了過來。心想,難道他們已經有了必贏的妙計?

顧荒蕪招了招手,示意李牧羊和楚寧向自己靠攏。

顧荒蕪看了看李牧羊,又看看楚寧,問道:「都準備好了吧?」

「顧師,我已經準備好了。我一定會好好表現的,不要讓顧師失望。」楚寧像是和顧荒蕪頗為熟悉,說起話來極其親熱隨意,話語間還有撒嬌賣萌的成份。

李牧羊也想對顧師撒嬌賣萌拉攏一下感情,但是擔心這樣做會適得其反。再說,這樣的事情他實在做不來,只得恭敬得對顧荒蕪拱手,說道:「感謝顧師考核,學生也定當努力。還請顧師多多指點。」

顧荒蕪搖了搖頭,說道:「斗詩斗酒鬥雞斗狗斗天上明月斗筆下美卷,都是人間至真至雅之事。這哪裡是什麼考核?分明是你給我們帶來享受,我們要感謝你才是。」

「——」李牧羊心想,這個顧荒蕪果然是乖僻張狂,為人處事正常人不同。

當然,他說這些也有可能是拒絕點評自己的作品。

李牧羊暫時還對顧荒蕪的人品存疑,擔心他被西風皇室給收買了,有心偏袒。

「準備畫案。」顧荒蕪出聲喝道。

自有青衣小童抬來兩張畫案,又有人在畫案上面鋪就好文房四寶。

一切妥當,只待比賽者楚寧和李牧羊揮毫作畫。

「筆墨盡可選擇自己所喜歡熟悉的。畫院沒有,我讓人去我小院取去。」顧荒蕪知道有些畫手對筆墨極其講究,特出聲說道。

「謝謝顧師,我就用師父喜歡的萱州筆。墨也用師父喜歡的雞油墨。」楚寧笑著說道。

李牧羊掃了一眼筆架,說道:「我用湖筆。也用雞油墨。」

這段時間他每日寫大字,用得便是枯木為管鹿毛為柱羊毛為被的湖筆。

以前他對用什麼毛筆寫字根本就不在意,因為無論他選擇什麼毛筆都寫不好字。

等到他突然間開竅,寫的字漂亮了,對毛筆也開始做出選擇了。

之前他從來都不曾用過湖筆,但是潛意識裡就是覺得湖筆好。

和龍王的眼淚融合后他才明白,因為那頭老龍喜歡用湖筆,所以李牧羊受他的影響也開始用湖筆——這種發現讓李牧羊有些擔心。

他擔心自己會受那頭老龍的影響越來越多,最後心神被其控制,然後去繼承他的衣缽和意志,開始去干那些毀滅人族的大事——

天地良心,他從來都沒有想過要毀滅人族埃

「那就開始吧。」顧荒蕪笑著說道。

「顧師,我還有一個小小的提議。」楚寧站在畫案之前,一臉嬌憨的看著顧荒蕪說道。

「嗯?什麼提議?」顧荒蕪顯然是很享受女弟子的這般語氣神情,說話聲音也很是溫柔。

「我想,既然是斗畫,那就應該有一些彩頭才是。輸者給贏家送彩頭,這樣不是更加刺激更加有趣味嗎?」楚寧看了李牧羊一眼,出聲說道。

顧荒蕪點頭,說道:「言之有理。賭博沒有彩頭,猶如喝酒無肉,終究覺得缺少了些什麼。那你說說,什麼彩頭比較合適?」

「輸家向贏家道歉,然後答應贏家的一個要求。」楚寧顯然是早就想好了對策,出聲說道。

「我反對。」李牧羊出聲說道。「要是她要求輸家退出星空學院,或者輸家脫了衣服裸奔——這種賭注誰願意去接?」

眾人大笑,覺得李牧羊說的甚是有趣。

楚寧冷笑不已,說道:「怎麼?還沒有開始比賽,你就已經認定自己要輸了?要不你現在就認輸,那就什麼彩頭都不用出了,如何?」

「我這是為你考慮。」李牧羊出聲說道:「我輸了,你讓我裸奔無所謂,我要是贏了,你能去脫衣服裸奔嗎?」

「李牧羊——」楚寧有種想要把李牧羊給斬成爛泥的衝動。

「你看,我就知道你不會同意。」李牧羊出聲說道。

楚寧強行壓下心中的怒氣,出聲說道:「我自然不會提出那樣讓人難堪的要求,更不會讓你滾出星空學院——」

雖然楚寧心裡確實很想讓李牧羊立即現在馬上滾出星空學院,不過她知道自己提出這樣的要求李牧羊是萬萬不會答應的。他現在全部的希望和安全保障就是星空學院,如果離開星空學院,崔家不會放過他,很多家都不會放過他。李牧羊只有死路一條。

「我也是這麼想的。」李牧羊說道。「同學之間,比武切磋,為的是增加友誼,互相請益,動不動就讓人死讓人傷的,搞得跟有什麼生死大仇似的。同學情誼何在?切磋的意義何在?這樣的比賽已經失去了浪漫的情懷,我是拒絕參加的。」

「——」楚寧都開始後悔自己提出『彩頭』的建議了。

當然,她心裡也清楚,李牧羊越是在這個時候胡攪蠻纏,就越是證明他沒有勝利的把握。這個時候,自己反而要沉住氣把意圖給推行下去。

她知道,只要比賽開始,那麼勝利者就一定會是自己。

「李牧羊,你到底有沒有膽子接受?」

「我可以接受輸家給贏家彩頭的提議。」李牧羊說道。「但是我要知道那到底是什麼彩頭。」

「輸家給贏家做一天的奴僕。」楚寧說道。「奴僕必須要聽從主人的命令行事。」

李牧羊想了想,很是爽快的答應了,說道:「沒問題。」

「輸家給贏家道歉。」

「也沒問題。」

楚寧看向顧荒蕪,說道:「顧師,我這邊沒有什麼要說的了。」

顧荒蕪點了點頭,說道:「那比賽就正式開始吧。比賽雙方在一個時辰的時間裡,以桃花為題畫一幅作品——輸家給贏家做一天的奴僕。在場所有人都可做公證,不許抵賴反悔。或者,將被我逐出畫院,永不許跨進我桃花塢一步。」

「是。」楚寧和李牧羊同時應道。

楚寧很是得意的看了李牧羊一眼,冷笑連連,說道:「李牧羊,等著給我做奴才吧。」手機用戶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