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 第兩百三十九章、有喜有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三十九章、有喜有憂!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

cpa300_4 第兩百三十九章、有喜有憂!

逐鹿台。看%書%閣%kansHhuge最新~更新

楚先達將畫卷上最後一筆收完,然後將畫筆丟在墨盒上面,對著站在旁邊觀賞的愛妃招了招手,笑著說道:「靈妃,你來看看朕這幅《江山遠望圖》如何?」

清秀可人的靈妃輕移蓮步走了過去,認真的端詳一番,說道:「格局大氣,氣象萬千。整個畫面給人一種生機勃勃之感,有一股子力度幾乎要撕破紙背,斗破蒼穹。」

楚先達接過內侍送過來的毛巾擦手,用手指頭指了指靈妃,說道:「盡揀朕喜歡聽的話來說。」

「陛下,你知道人家是發自真心的嘛。」看起來斯文端莊的女人發起媚來更是誘人,這也是靈妃能夠冠絕後宮的原因之一。「我是陛下的知音,陛下的大作我不僅僅是要用眼睛看,還要用心去看呢。你看,那輪紅日格外的有精神,和陛下此時想要破除沉痾舊疾的心思相契合。而且陛下此番定然會大有作為,做出如那紅日一般耀眼奪目的功業。」

楚先達大力將靈妃摟在懷裡,輕輕嘆息著說道:「靈妃果然是朕的知心人吶。朕登基多年,大權卻被那些權臣給掌控。每當朕想做什麼開拓創新惠利萬民之政時,都感覺處處被人掣肘。治國經略無處可施,滿腹怒火無處發泄。只能一天又一天的熬著日子總有一天,我要把那些老狗都踢到一邊去。我要把他們踩在腳底,讓他們看看我到底是如何把這個天下給治得更好,如何讓朕的子民過上更好的日子。」

「陛下慎言。」靈妃急忙去勸。

楚先達怒不可竭,喝道:「這是朕的宮殿,你們都是朕的女人奴僕,難道朕在自己家裡和自己的女人說句心理話也要擔心這個畏懼那個?」

「陛下」

靈妃和眾宮女內侍全都跪了下來。

楚先達氣了一陣子,擺了擺手,說道:「罷了罷了,都起來吧。朕不是氣你們,而是氣那些那些處處給朕為難和朕作對的老傢伙。」

靈妃從地上爬了起來,說道:「陛下正當鼎盛之年,何必急於一時?」

楚先達點了點頭,說道:「我倒是不急,倒是那些老狗需要著急陸行空那老傢伙剛剛屠盡了朕的監察司,現在還想找朕要左相的位置。嘿嘿,我要是給了他,朕還有什麼好日子過?」

「那陛下看重的是崔家哪位老人家?」靈妃出聲問道。

楚先達瞪了靈妃一眼,冷聲說道:「這也是你能夠問的?」

靈妃急忙跪了下來,說道:「陛下,我沒有那個意思,我只是順著話頭那麼一問再給臣妾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幹政埃」

楚先達把靈妃攙扶起來,說道:「靈妃,你知道朕最是寵你。但是,越是這樣你也越是要謹言謹行。要是你剛才問的那句話被皇後知道了,皇后又要關你禁閉了。」

「謝謝陛下體諒。」靈妃抹著眼淚說道。

楚先達擺了擺手,說道:「好了好了,讓人把朕的這幅《江山遠望圖》給裱起來,朕要把它掛在宏文殿日日勉勵自己。」

「是,陛下。」靈妃答應著說道。

內侍李福走了進來,稟告著說道:「陛下,大皇子送回來的家書。」

「嗯。楚開倒是個孝順孩子,知道朕最近心情不好,隔幾日便給朕寫信寬慰,說一些星空學院的趣事兒來逗朕一樂。」楚先達接過李福遞過來的信封開始查讀起來。

看著看著楚先達的臉色就變得陰沉起來,他將手裡的書信丟了出去,喝道:「楚寧這個白痴的丫頭,竟然和一個一文不值的傢伙去比拼畫技,結果還輸給了對方」

靈妃撿起書信看了一遍,趕緊安慰著說道:「這也怪不得楚寧,就連顧荒蕪那樣的書畫雙絕都對那個李牧羊讚不絕口,楚寧也無可奈何。」

「哼,讚不絕口?顧荒蕪那個老酒鬼是故意給我西風帝國難堪吧?我西風幾時虧待過他?」

「陛下息怒。」

「息不了怒,給楚寧寫信,讓她立即回來。別留在西風全朕丟人現眼。」楚先達對著內侍李福吆喝著說道。

「是陛下」李福答應著說道。「只是」

「只是怎麼著?你這老狗連朕的話也不聽了?」

「陛下,楚寧公主那邊剛剛比賽結束,陛下就把她給招了回來,別人會誤以為」李福吞吞吐吐的,不敢把話說全。

「誤以為什麼?」

「別人會誤以為西風皇室沒有容人之量。」靈妃接到了李福的哀求眼神,出聲說道:「陛下越是在意,別人越是會這麼認為。要是陛下假裝根本就不在意這件事情,別人反而會覺得西風皇室胸懷寬廣可容納天下英才陛下派皇子們遠去星空學院歷練,不也有為西風招攬英才的目的嗎?」

楚先達沉吟片刻,說道:「那此事就此作罷?」

「秋後算帳嘛,反正陛下也不喜歡那個李牧羊」

「又是李牧羊又是李牧羊只要是和陸家有關係的人,就是朕的眼中釘肉中刺。朕總有一日要把他們給盡數拔掉。」

靈妃和李福對視一眼,躬身不語。

「哈哈哈,又是李牧羊」後院之中,陸行空捧著一張信紙哈哈大笑著說道。「看到了沒有?就連書畫雙壁的顧荒蕪也說自己遠遠不如。好孩子,真是個好孩子埃」

老管家跟在陸行空的身後,臉上也帶著慈祥和善的笑意,說道:「是個好孩子。這才剛剛才開始學畫呢,就已經讓顧荒蕪那樣的大國手自嘆不如。要是小少爺這麼一路學下去,哪還有其它的畫家什麼事兒啊?這不是把人家給甩得看不見影子了嗎?」

「那是當然。」陸行空一臉篤定的說道:「我的孫子,自然不是那平常之輩可比。」

老管家看了陸行空一眼,一幅欲言又止的模樣。

「想說什麼就直接說吧,你也要和我藏著掖著了?」陸行空走在前面,頭也不回的說道。

老管家咧開嘴巴笑了起來,說道:「老爺,是不是和小少爺聯繫一下?至少要讓他知道我們陸家一直在關注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