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逆鱗>第兩百五十二章、格殺勿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五十二章、格殺勿論!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歷史穿越

? 第兩百五十二章、格殺勿論!

駿馬奔跑的同時,古漠伸手抓向背後的巨劍。

嗆!

長劍出鞘,明亮的光輝照得人雙眼難睜。

「嗷——」

駿馬長嘶,然後高高的跳起。

古漠騎坐在馬背之上,手裡的大劍重重地劈向近乎獃滯狀態的李思念。

嚓——

長劍劈開空氣,青色的鋒芒炸裂開來,足有數尺之長。

這一劍要是劈實了,清瘦嬌弱的李思念怕是要被直接給切成兩半不可。

即使只是被青芒劈中,怕是也小命難保一命嗚呼。

鐺——

半空中傳來金鐵交接的聲音。

銷魂鞭羅旭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在原地消失,手裡的軟鞭再次變成了堅硬無比的長槍。

他以鞭為槍,以槍桿攔向從天而降的大劍。

因為重劍太重,古漠這一劍之威實在太過強大。

羅旭的身體被劈飛了出去,雙腳嚓嚓的向後狂退,地上的青石磚面被他給踩出一個又一個的深坑。

「找死。」古漠沒想到自己這一劍竟然被人給擋了下來,嘴裡呵斥一聲,握劍的右手再次使力。

大刀砍在長槍的槍桿之上,槍桿被斬得漸漸彎曲。

嚓嚓——

羅旭雙手舉槍咬牙拚命的支撐,身體被按得直向石頭地板下面陷落。

瞬間功夫,他的大半個身體都已經被土淹沒。

古漠見自己強壓不下,憤怒之極。

將手裡的巨劍抽了回來,高舉空中,然後再次以更大的力度劈了下去。

鐺——

羅旭的整個身體都被壓了下去,只有腦袋還露在地面之上。

即使如此,他的雙手仍然將長槍高高的舉起,拚命的去抵擋古漠的長劍。

銷魂鞭走的是靈活多變的路子,但是,為了保護陸天語和李思念,羅旭只能夠和古漠這個大塊頭以硬碰硬。

他所修鱗柳心法》是陰柔綿長,古漠修鍊的《烈火心法》卻是霸道無匹,兩者相撞,《折柳心法》自然是處於劣勢的。

「真是不自量力。」古漠冷笑不已,握劍的手還在不停的灌注力氣與長劍之上。「銷魂鞭羅旭,你當真想要將自己數十年苦修辛苦打下的威名毀於今日嗎?」

「食君之祿,分君之憂。小主人有危險,羅某不得不以死相護。」羅旭聲音艱澀的說道。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嘴角就已經有鮮血溢出。

「那我就再送你一程。」

古漠正要再劈一劍,直接將羅旭給了結之時,一種感覺的感覺突然間襲來。

古漠的身體騰空飛起,雙腳腳尖在馬背上面一點,然後身體便朝著遠處飛去。

嚓——

一支羽箭插進了馬背之上,駿馬的身體跳起又落下。

「嗷——」

駿馬慘嚎出聲,然後一頭栽倒在地上。再也沒有任何動靜。

遠處的屋頂之上,一個身穿白衫背著箭匣的男人朝著這邊張望過來。

眼神冷洌,手裡的虎頭弓隨時都有可能給予古漠致命一擊。

古漠站在高牆之上,看了看那白衣箭手,又看看李思念,聲音嘶啞的說道:「上次欲殺李牧羊時被人給攪黃了,這一次,不管來者何人,都別想再從我手裡把人救走——今天,你非死不可。」

聽到李牧羊的名字時,李思念的眼眶瞬間濕潤。

她太想念自己的哥哥了,太想太想知道自己哥哥的消息了。

可是,哥哥就像是在世間消失了一般。自從楓林渡口一別,就再也沒有任何的音信。

如果不是那莫名其妙的追殺,如果不是崔家的仇恨,如果不是他支言片語間哥哥的情況,他們甚至都要懷疑哥哥是不是不在了——不然的話,他為什麼不寫信?為什麼不和家裡的任何人聯繫?

「他知不知道,所有人都很想念他?他知不知道,所有人都很擔心他?」

現在,這個陌生人一張嘴就提自己哥哥的名字,還說在星空腳下險些殺掉哥哥——雖然這是對哥哥很不利的消息,可那也是哥哥的信息埃

李思念眼神兇惡的盯著古漠,說道:「我哥哥招你惹你了?你憑什麼要殺他?」

古漠滿臉嘲諷的模樣,說道:「你哥哥自然沒有招惹我,但是卻招惹了他不應該招惹的人。所以,就休要怪我劍下無情了。」

古漠不喜歡李牧羊,連帶著也不喜歡李牧羊的妹妹李思念。

他奉命去追殺李牧羊,結果屢次失敗。

星空腳下的合圍,卻被星空學子解無憂給破壞了,還被對方給呵斥攻擊,讓他們滾蛋。

回來之後更是讓崔家上下大發雷霆,訓斥他辦事不力連一個毛頭小子都解決不掉。

這種恥辱深烙內心深處,一時半會兒是不可能消除的。

現在看到李牧羊的妹妹,那種羞恥感再次涌了上來。有種強烈的報復慾望。

聽古漠說要報復李思念,陸天語急了,矮小的身體衝到李思念的前面,張開手臂護住李思念,說道:「誰敢動我陸家的人?」

古漠站在高牆之上,看到的陸天語是一個矮小的人影。小小的人兒竟然有勇氣擋在自己的前面,喊出『誰敢動我陸家的人』這樣威脅的話。

「陸天語——」古漠冷笑不已,盯著陸天語出聲說道:「你們陸家敢對崔家的人動手,崔家殺你兩個人也是理所當然——你的小命可比那個李思念要值錢的多。既然你有勇氣擋在前面,那就讓我替照人少爺報仇吧。」

說話的時候,古漠就要從高牆之上跳下來,一劍斬下。

陸天語仰臉看著上面的巨型大漢,小腿顫抖,額頭大汗淋漓,身上的衣服都浸濕了。但是,他仍然咬牙關,死死的擋在李思念的前面,寸步不退。

「巡城司的地盤,誰敢動手傷人?」一聲暴喝傳來。

聲音還沒有落地,就見到大批身披魚鱗甲頭戴彩羽盔的巡城軍朝著這邊集結。

他們沿著巷子口布防,一層又一層的將偏僻小巷以及裡面的所有人都給圍攏起來。

張弓搭箭,槍陣林林。

為首的將軍坐在一匹棕紅色大馬之上,盯著城牆之上的古漠以及下面冷冷盯著他們的眾多高手,大聲喝道:「誰敢輕舉妄動,格殺勿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