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第兩百五十四章、兩狗相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五十四章、兩狗相爭!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 第兩百五十四章、兩狗相爭!

思賢殿。

西風國王楚先達正在批改奏摺,內侍李福在旁邊端茶倒水的服侍著。

楚先達停下批紅的硃筆,有些無趣的出聲問道:「李福,近來可有什麼稀奇的事情啊?說一樁來解解乏。」

李福知道陛下又開始累了,及時的送上溫度剛剛好的參茶,笑著說道:「陛下,要說稀奇啊,還真是有一件趣事。聽說禮部的周侍郎偷偷在外面養了個小妾,那個小妾又大不巧的有了身孕。這可把周侍郎給高興壞了。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周侍郎盼兒子可是很有一些年頭了。」

「也不知道這事兒怎麼就傳到了周夫人的耳朵裡面去了,周夫人帶著娘家人衝到了那個小妾的宅子里一陣喊打喊殺,結果小妾流產了。周侍郎大發雷霆,吵著要休妻,周夫人不同意,滿大街的吆喝著周侍郎是忘恩負義的陳世美,說他進京趕考的銀兩都是娘家人幫忙籌集的,現在富貴了就要休妻另攀高枝——現在大家都在看他們的熱鬧。」

楚先達哈哈大笑,說道:「周平安也是個倒霉的傢伙,好不容易要有子嗣了,卻被一個潑婦給攪黃了,怕是心裡很不好受吧——」

「誰說不是呢?」李福也咧嘴跟著樂呵。

「現在怎麼著了?」

「嘿,還能怎麼著?僵著。一個要休妻,一個不同意,上竄下跳的,哪是那麼容易解決的?」

「真是個潑婦——」楚先達笑著說道。

正在這時,有一個小太監出現在思賢殿門口。

李福朝外面看了一眼,然後便匆匆走了過去。

小太監躬身彙報了一陣子就離開了,李福小碎步走到楚先達身邊,笑著說道:「陛下,你不是想聽稀奇事嗎?剛才倒是出現了一樁稀奇事。」

「哦,說來聽聽?」楚先達捧著茶杯抿了一口,出聲說道。

「因為幾個孩子的事情,崔家和陸家給對上了。」

「嗯?」

「陸家的小少爺和崔家的一群孩子發生了矛盾,陸家的銷魂鞭出手教訓了崔家的孩子,結果被崔家的心佛寧心海給碰著了,於是雙方就交上了手,現在國公大人身邊的古漠帶著崔家家將找了過去,而巡城司這邊也由李可風帶著眾多部曲趕了過去——現在雙方正在僵持著呢。」

楚先達冷笑連連,說道:「狗咬狗,一嘴毛。天子腳下,他們竟然敢如此的無法無天,還有沒有把我這個天子放在眼裡?」

「陛下——」李福彎下腰去,說道:「是否發道諭旨過去呵斥一番?」

「不用。」楚先達擺手說道。「讓他們咬。兩狗相爭,必有一傷。讓他們好好的撕咬,也省卻了我的一番力氣。」

「是。」李福躬聲答道——

燕宅。

「聽說了嗎?崔家和陸家對上了?兩家各出精銳火拚——」

李家。

「早就知道他們倆家要有一場激烈的戰鬥,沒想到那麼快就出來了,你覺得誰的贏面大一些?我們又將要何去何從?「

宋家。

「該來的總歸是要來的,不過,這又演得是哪一出啊?別著急,別聲張,慢慢看著就是了。」——

整個天都,無數人的視線都投放在了這個叫做梧桐巷的小巷子上面,關注著因為幾個孩子的鬥毆而引發的一場鬧劇——

古漠猶豫不絕,難以做出下一步的決斷。

主人自然會想到眼前發生的這一幕,可是他仍然讓自己帶人過來,那就證明他有自己的深意和打算。

可是,如果和巡城司正面衝突的話,肯定是要給主人帶來很大的麻煩——這是他想要的嗎?

走了是示弱,留下來又無益。

在這一刻,古漠有種自己的智商不夠用的感覺。

兩個巡城司士兵跑過去把羅旭拖了起來,李可風看著羅旭,出聲問道:「你沒事吧?」

「我沒事——嘔——」

話音剛落,羅旭就吐出大口的鮮血。

李可風黑臉一沉,厲聲喝道:「是誰傷你?」

羅旭指了指高牆之上的古漠,說道:「是他傷了我。」

李可風點了點頭,說道:「放心。任何人在天都傷人,都要受到律法的嚴懲。」

他大手一揮,沉聲喝道:「來人,將疑犯全部都給我抓起來。」

「是。」百名手持長矛的巡城司士兵舉著長矛向前挺進。然後是那數百手持長刀的士兵,最後排的是那些弓箭手。他們站在原地不動,密集的箭矢將巷子裡面的所有人全部籠罩。

崔家的眾多家將全都看向古漠,等待著他給出一個明確的信號——是打是逃,總要做個決定埃

「好一個法不容情。」古漠冷笑不已,指著雙手被抽得腐爛的崔少鋒說道:「如果巡城司當真如此公平公正的話,那也順便為這個受傷的少年人討還一個公道吧?你為何不問問他的手是被何人所傷,又因何受傷?」

不待李可風詢問,崔少鋒就已經指著銷魂鞭羅旭說道:「我的手是被他抽傷的。是他以大欺小,故意傷人。這種行為實在是讓人不恥。」

「以大欺小?」李思念怒極,瞪著崔少鋒說道:「崔少鋒,你還有臉說出『讓人不恥』這樣的話?你當時欺負陸天語的時候,可想過自己還有沒有羞恥?你連一個孩子都不放過,卻說別人以大欺歇—你才是最大的恥辱吧?」

事情的源頭最終還是回到了陸天語被欺負李思念出手上面去了。

李可風點了點頭,說道:「事情原委我已經大概清楚了。既然你們各執一詞,那就所有人都跟我去巡城司走一趟吧。巡城司必然會給每一個人受傷者一個公道。」

古漠自然不願意去巡城司,要知道,那可是陸家的地盤。誰知道去了會遭遇什麼事情?

他盯著李可風,出聲說道:「李可風,你要把事情做得這麼絕?」

「欠債還錢,殺人償命。法不容情。」李可風沉聲說道。

他抽出腰間的斬馬#刀,緊緊的跟在刀陣之後。倘若崔家的那些家將抵抗的話,他將一馬當先的向前衝鋒。

古漠手持重劍,從城牆之上躍了下來,龐大的身軀擋在巡城司長槍的正前方,和崔家的眾多家將站在一起。

「殺。」李可風出聲吼道。

「殺。」巡城司眾多兵士同時出聲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