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 第兩百五十五章、負荊請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五十五章、負荊請罪!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

cpa300_4 第兩百五十五章、負荊請罪!

崔家。棋室。

崔家老太爺崔洗塵和三兒子崔新載的一局棋還沒有下完,管家崔剛就已經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出聲彙報著說道:「老爺,三爺古漠和眾家將被巡城司的人給抓走了。」

崔洗塵輕輕的把一枚黑子扣在棋盤上面,看著對面的兒子說道:「你輸了。」

崔新載認真的端詳了一番棋盤,輕輕嘆息著說道:「父親走一步算三步,實在是讓人嘆為觀止。兒子自愧不如。」

崔洗塵並不接受兒子的討好,說道:「走一步算三步的大有人在,唯一能立於不敗之地的是你總是要比你的對手多算一步,這樣才能夠將他的一切反應都了如指掌。最後攜子扣殺。」

「父親教育的是。」崔新載躬身受教。

崔洗塵端起茶杯品了一口香茶,這才轉身對著管家崔剛說道:「雙方可曾動手?」

「沒有。」崔剛應道。「關鍵時刻,古漠選擇了放棄。」

「嗯。明白了。」崔洗塵放下茶杯,說道:「備車,我要進宮。家奴無理,理應負荊請罪」

「老爺。」崔剛急了,說道:「這是陸家在欺人太甚。原本只是幾個孩童之間的事情,他們卻出動巡城司抓人。天理國法何在?巡城司是西風的巡城司,是君王的巡城司,現在卻成了他們陸家的私器。憑什麼還要老爺去進宮道歉?就算是道歉,那也得是陸家人去才合道理。」

崔洗塵看了崔剛一眼,說道:「你說得也有道理。」

崔剛笑了起來,說道:「老爺,那車不備了?」

「那就更要去了。」崔洗塵說道。

「」

崔新載出聲阻止,說道:「崔叔,父親自有他的考量,你就不要再勸了。備車去吧。」

崔新塵知道兒了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對著他點了點頭,說道:「家裡就交給你了。」

說完,帶著崔剛朝著外面走去。

楚先達正在遺憾故事沒有朝著自己期待的方向發展時,內侍來報,國公崔洗塵前來面聖。

楚先達滿臉錯愕,出聲問道:「他這個時候來做什麼?」

「國公大人說他來請罪。」小太監小聲說道。

「請罪?」楚先達轉身看向李福,說道:「請罪的不應該是陸行空嗎?為什麼反而來的是崔洗塵?」

「這」涉及到國之重臣,李福不便多言,笑著說道:「陛下召他一見便知道了。」

楚先達點了點頭,說道:「言之有理。我倒是這兩隻老狐狸到底是如何個鬥法的。請國公大人進來吧。」

崔洗塵進殿之後,遠遠的就跪倒在地上,磕頭在地,沉聲說道:「家僕傷人,老臣管教無方。還請陛下責罰。」

「國公大人起來吧。」楚先達出聲喊道。

「臣有罪,不敢起身。」崔洗塵出聲說道。

楚先達看了李福一眼,李福會意,帶著兩個小太監跑去把崔洗塵給攙扶了起來。

「陛下請國公大人起身,國公大人就起來吧。別讓我們這些奴才為難。」李福低聲說道。

「有勞了。」崔洗塵對著太監李福拱了拱手。

楚先達看向崔洗塵,說道:「國公大人何罪之有啊?家僕傷人又是怎麼回事兒?」

「家裡的孩子在外面被人欺負,家僕古漠氣憤之下帶著家將出去幫忙,尋釁滋事,傷了別人,甚至還和陛下的巡城司發生衝突老臣深感愧疚,特來請罪。」

楚先達沉吟片刻,笑著說道:「幾個孩子間的事情,哪裡用得著鬧到思賢殿上?更何需國公大人親自跑來請罪?」

「事無大小,罪無輕重。都是辜負聖望。所以老臣前來請陛下責罰。」崔洗塵滿臉愧疚的說道。「現在古漠等人被巡城司緝拿,他們是罪有應得。理應接受律法的懲罰。」

「嗯?就這麼點事情,巡城司還拿了人?」

「陛下的巡城司有守護皇城安危之責,勤懇公平,對陛下忠心耿耿。臣此次前來並無向陛下求情放人之意,也對巡城司沒有任何的怨言。古漠等人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別人。」

「朕明白了。」楚先達笑呵呵的看著崔洗塵,說道:「國公大人且放寬心,朕不會將此事放在心上,也不會因為幾個孩童的事情就怪罪於你。你我君臣相知,你了解我,我也了解你。回去吧,這件事情就此揭過。」

「謝陛下隆恩。」崔洗塵謝恩之後,恭敬的轉身離開。

等到崔洗塵走遠,楚先達轉身看著李福,說道:「李福,你說崔家的這頭老狐狸跑過來道歉這玩得是哪一處啊?」

「陛下,臣覺得他是在給陛下一個提醒。」

「提醒什麼?」

「提醒巡城司到底是誰的巡城司。」李福躬下身體,小聲說道。

「是埃」楚先達感慨不已,說道:「巡城司有巡查皇城之重責,和九門督撫以及監察司、御林軍等都是要害部門,守護著皇宮和朕的安全。這樣一個要害部門,卻成為某些人的家奴私器。朕心裡甚是惱怒。」

「陛下何須煩惱?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陛下想要收回巡城司,也不過是一句話的事兒。難道其它人還敢有異議不成?」

「即使知道崔洗塵那條老狗不安好心,朕心裡卻還是有些李福,你覺得誰合適替朕接管巡城司?」

「陛下,這種事情就不是老奴能夠多嘴的了。老奴就只會給陛下端端茶倒倒水說幾句俏皮話」

「哈哈哈」楚先達大笑,說道:「你這老狗也是越來越狡猾了。」

陸府。櫻園。

陸行空站在院子裡面,看著那滿院的天都櫻盛情綻放。

「再過幾天,這些花就要開敗了吧?」陸行空出聲說道。

「是埃」老管家點頭稱是,說道:「花無百日花,誰能夠事事順心呢?」

「巡城司交出去是好事,手頭上少了一份力量,別人就對咱們少了一份顧忌。我們也就有了更多的準備時間」陸行空喃喃自語,出聲說道:「孩子都平安回來了吧?」

「天語少爺和思念小姐都平安回來了。」

「孩子平安就好了。」陸行空笑著說道:「一生忙碌所為誰?不就是子孫平安自得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