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 第兩百五十六章、絕對不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五十六章、絕對不說!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下一頁

第兩百五十六章、絕對不說!

因為車夫羅旭以命相護,李思念倒是並沒有被碰著傷著。

回到家裡之後,避免母親羅琦擔心,李思念只當是沒事人一般,羅琦詢問為什麼回來那麼晚,她也只是說和同學多說了幾句話去夫子廟去逛了一圈所以才比往日遲了一些。

少女頗有演戲天份,即使羅琦聰明過人也完全看不出有什麼異樣。

羅琦端上飯菜,讓李思念去洗臉吃飯。來到天都之後,這一家子人仍然保持著江南城的勤儉節約習慣。一家人的衣服餐食都由女主人來打理。公孫瑜倒是也派過丫鬟婆子過來伺候,都被羅琦以不習慣為由給拒絕了。

她不想自己的女兒李思念沾惹上貴族家千金小姐的那些不良習慣,因為——她畢竟不是真正的陸家千金小姐。

要是有朝一日他們的身份被打回原形,或者說因為李牧羊的事情而和陸家發生什麼矛盾衝突——

在羅琦的心中,李牧羊是一座隨時都有可能爆發的活火山。

倘若他知曉了自己的身份,知曉了當初發生在他身上的一切。

那個時候,他將會作出何種選擇?

如果他選擇永不原諒和陸家老死不相往來,那麼羅琦就心甘情願的收拾包袱背起行囊毅然決然的跟其離開。

如果他選擇接受陸家的過錯認祖歸宗,羅琦也能夠拎得清自己的身份在陸家要這麼一處小院遠遠的看著李牧羊結婚生子一生平安喜樂也能夠心滿意足。

和其它所有的母親一樣,她願意為自己的子女奉獻所有。

在她的心目中,李牧羊永遠都是她的孩子。

李思念洗過手后,坐回到餐桌面前,出聲問道:「父親呢?他還沒有回來?」

「他在前院做事,應該還沒有忙完。」羅琦往李思念的碗里夾紅燒肉,說道:「學習功課費腦子,你要多吃一些。」

「媽,天都以瘦為美,我才不要長胖呢。」李思念又把紅燒肉夾到母親的碗里,看著母親清瘦的臉,說道:「你才瘦了呢,要多吃些肉好好補補。」

李思念的父親李岩以前是公孫瑜的車夫,現在在前院的文書院工作。豪門大族都有自己的幕僚班底,陸家自然也有一幫精英輔佐。

李思念心想,父親在文書院負責信息情報工作的總結歸納,今日發生這樣的事情父親自然是知道的。倘若他回來問起,定然會讓母親擔心。不若自己一會兒就在門口等著,在他走進家門之前先把他攔截下來,兩人提前做好溝通將這件事情給隱瞞下來。

羅琦就咧開嘴巴笑了起來,滿臉溺愛的說道:「我的女兒和兒子是最好看的。」

李思念就嘟起了嘴,說道:「母親,你誇我就好了。千萬不要把我和我哥擺在一起——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長得和我一樣好看呢。」

「你這孩子——你哥難道長得不好看?」

「我哥以前長什麼樣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是怎麼有勇氣誇自己家的兒子好看的?」

「看我撕爛你的嘴——」羅琦放下筷子,佯裝要去打李思念。

「媽,我想我哥了。」李思念輕聲說道。

羅琦的手僵在半空,然後輕輕在李思念的腦袋上敲了一記,笑著說道:「想他就給他寫信。他不是在星空學院嘛,我們到時候請人幫忙把信帶過去——你哥看到你的信一定很開心。」

李思念也不想讓母親太過傷心,點了點頭說道:「那好吧。我要好好努力,來年也要考星空學院——」

羅琦心臟猛跳,說道:「我覺得西風大學也很好嘛,聽說天都很多有錢人家的孩子讀得都是西風大學,崔小心——聽說她也讀得是西風大學呢。」

李思念點了點頭,也不想再在這個話題上面繼續下去。

她當然知道崔小心就在西風大學就讀,兩人的學校一個在城東,一個在城西,就像是兩條永遠都不相交的線條,自從她來到天都,她們也從來都不曾見過。

昔日的朋友情份,都隨著崔家一人之死而被掩埋了。

兩個話題都過於沉重,母女兩人也就沒有了說話的心思

埋頭吃飯,氣氛也冷肅起來。

正在這時,院子外面響起了叩門聲音。

李思念推開椅子起身,說道:「可能是父親回來了——」

李思念搶先跑了出去開門,正想著要讓父親給自己打掩護時,卻發現站在門口的是小胖孩陸天語。

陸天語的臉上塗滿了褐色的藥膏,看起來比之前更加的狼狽可憐。

「姐——」陸天語站在李思念面前,一臉自責愧疚的看著她。

李思念剛來時,陸天語沒少欺負李思念。只是每次都是李思念技高一籌,致使陸天語偷雞不成蝕把米。兩人的關係絕對算不得融洽。

這次陸天語在外面受人欺負,李思念不計前嫌下車幫忙。陸天語想起自己平日的所作所為,心生愧疚,所以過來想要道謝。

李思念轉身朝著院子裡面看了一眼,出聲說道:「你怎麼到這裡來了?」

「姐,你沒事吧?」陸天語低聲說道。「有沒有哪裡傷著?我讓人給你找了一些藥膏,你要是哪裡傷著了就擦一擦,陸家的藥膏可出名了——」

說話的時候,他把一個小籃子提到李思念的面前。那個小籃子裡面放滿了一籃子各種各樣的藥膏。

李思念不想收他的籃子,說道:「我沒事,你快走吧——」

「李思念,怎麼能這麼和陸家小少爺說話呢?」羅琦已經走了過來,呵斥了李思念一句后,很是親熱的看著陸天語,說道:「天語少爺,你來找思念有事嗎?」

李思念對著陸天語打嘴形,意思是說別把我受傷的事情說出來。

「姐——」陸天語一臉迷惑的看著李思念,說道:「你的眼睛是不是受傷了?怎麼看起來——那麼怪呢?」

李思念憤怒之極,喝道:「陸天語,你是不是故意的?」

「姐,我沒有故意藹—你是想說什麼?不——要——讓——我——媽知道——我受傷了?」

陸天語終於看明白了李思念唇語的意思,認真的點了點頭,拍著自己胖乎乎的胸膛說道:「姐,你放心吧。我絕對不說。」

「——」李思念看向陸天語的眼神像是要殺人。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