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逆鱗>第兩百五十八章、狗帶少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五十八章、狗帶少年!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玄幻魔法

?下一頁

第兩百五十八章、狗帶少年!

楚寧貴為西風公主,自幼學習丹青之道,卻在和李牧羊比拼畫技的時候輸掉,讓西風皇室成為笑柄,這讓他那位即驕傲又敏感極其愛好臉面的父親非常生氣,寫信過來大加訓斥,字眼裡面充斥著要將楚寧召回天都的意思。

楚寧即使可以假裝沒有看到那封信,但是聽到宋停雲說起『天子為之震驚』的話,心裡仍然有些很不是滋味。

天子哪裡是為之震驚啊?天子是為之震怒。

父親在信里毫不掩飾對李牧羊的厭惡,並稱其為『殺人重犯』。倘若李牧羊去天都,迎接他的不是萬民的歡呼,怕是刀槍箭棍以及廷衛軍的緝拿吧?

可是,李牧羊的父母妹妹都在天都,難道他就不回去了嗎?

想及此處,楚寧的心情就更加低落了一些。就像是明月之前蒙上了一層黑雲,讓人心裡毛毛燥燥難以痛快。

楚寧冷冷的看了宋停雲一眼,說道:「是因為崔小心嗎?」

宋停雲微愣,說道:「什麼?」

「表哥難道不是為了崔家那位明月嗎?」楚寧的視線放在李牧羊身上,說出來的話卻極其冰冷。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崔小心在江南之時和李牧羊交好,關係甚密。表哥聽到這樣的消息心裡一定很不舒服吧?畢竟,那可是原本要許配給你為妻的女子。」楚寧的嘴角浮現一抹嘲諷的笑意,不知道怎麼回事兒,說出這樣的話時,她的心裡瞬間好受了許多。

別人讓你痛的時候,你也讓別人感覺到疼痛——這樣也算是一種發泄吧?

「雖然因為相位之爭,那件事情暫時擱置。但是,倘若這次是陸家的陸行空爭得相位,怕是宋家和崔家就更有聯姻的理由了吧?」

宋停雲的瞳孔微縮,面上卻是不動聲色,說道:「李牧羊?癩蛤蟆也想吃天鵝肉?」

「果然。」楚寧輕笑出聲,說道:「你對他有仇恨,所以就想著借我之手將其除掉。屢次三番的在中間挑撥,不就是為了加深我對他的敵意嗎?」

宋停雲頗為詫異的看了楚寧一眼,說道:「難道你不厭惡他嗎?我以為我們是同一類人。」

「我確實討厭他。」楚寧說道。「以前我確實很討厭他。無論是他考了西風第一,還是打傷了我楚氏族人。但是女人會變的。你看看,長得好看又有才華的男人,哪個女人不喜歡呢?我現在倒是覺得他越看越順眼了,還挺俊逸出塵呢。」

「——」

楚寧朝著李牧羊所在的方向走過去,說道:「做為他的手下敗將,我也有一些問題去向他請教呢——表哥一定不願意自降身份吧?」

「——」

宋停雲看著楚寧遠去的背影,心想,這個刁蠻任性又極其虛榮的表妹也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愚蠢。

楚寧並沒有說謊,她還當真將自己新畫的一幅《童子爭春圖》展開讓李牧羊點評。

「顧師之前說我沒有仔細觀察,讓童子的眼睛失其天真,這段日子我找了無數童子圖去觀察感悟,又去外間的飯館去看老闆的三歲小兒——你再幫我看看,童子的眼睛是否鮮活了一些?」

李牧羊認真端詳了一番,笑著說道:「進步神速,楚寧公主著實是用心了。」

得到了李牧羊的誇獎,楚寧非常高興,說道:「還有其它的什麼問題嗎?」

李牧羊又仔細看了看畫,說道:「公主的基本功極其紮實,鐵線描畫法也登堂入室,只需要按步就班一步步的往前走就行了,有些事情是急不來的。」

楚寧認真點頭,說道:「丹青之道,一重基礎,夏練三伏冬練三九。日日勤奮苦練,必然能夠熟能生巧,下筆如有神。二重天賦,天賦在於家族傳承,在於觀察、在於感悟。日日觀竹,朝夕相處。做到胸有成竹,下筆畫出來的竹子自然是栩栩如生讓人嘆服。」

李牧羊很是讚賞的看著楚寧,說道:「楚寧公主即有基礎又有天賦,以後在畫道之上的成就不可限量。」

「你要教我。」楚寧對著李牧羊嫣然一笑,誠心說道。

李牧羊暗自警惕,心想,這西風公主為何突然間對我這麼好?她不會是想謀害我吧?

還是說,她看上了我想要把我騙回天都成為附馬——李牧羊才不願意成為附馬呢。聽說那些娶了公主的男人都很沒有家庭地位,公主想打就打想罵就罵,想要和自己的老婆親熱一番還要先寫申請書,經過老婆同意才可行房。

「親愛的老婆,今天風和日麗、月朗星稀,我想睡你——」

「親愛的老婆,我夜觀天像,今晚恐有血光之災,屍橫遍手,特求一救援之法——」

「親愛的老婆,我掐指一睡,你大姨媽沒來——」——

這他媽過得可都是什麼日子啊?

「畫院里有顧師這樣的書畫雙絕,哪裡能夠輪得到我來教導公主——儘力而為吧。」李牧羊原本想要把話說死的,但是又擔心這樣會過份得罪楚寧,只得留下一個小小的引子。

「謝謝桃花公子。」楚寧微微作福,向李牧羊道謝。

「桃花公子?」李牧羊一臉愕然。

「你不知道?」楚寧的臉上帶著調侃的笑意,反問著說道。

「瀉#了一池春光,吸引的這滿塢桃花提前綻放——桃花公子之名倒也算是名符其實。」被稱為書畫雙壁的星空名師顧荒蕪帶著兩個青衣小童緩緩走了進來。他在李牧羊的面前停下,說道:「以桃花為名,倒也不算辱沒了你這生而知之的丹青才華——」

李牧羊明白了事情原委之後,滿臉駭然,說道:「感謝顧師借與弟子的那一縷春風,不然哪能招惹得那些桃花錯節綻放?只怕我才疏學淺,辱沒了桃花美名。」

李牧羊心裡暗自后怕,心想自己怎麼就在那《春光乍泄》裡面畫了一條大土狗呢,要是那些別有用心的人以此來替自己命名——

黃狗公子?

狗帶少年?

他以後還有沒有臉出門見人啊?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