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 第兩百六十一章、以意破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六十一章、以意破境!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第兩百六十一章、以意破境!

「果然還是要收自己做徒弟。」李牧羊在心裡想道。

在龍魂沒有覺醒之前,李牧羊是一個人人厭棄的廢物。同學欺負他,老師無視他,朋友——李牧羊幾乎沒有朋友。所有人都不願意和一個被人稱之為『黑炭』『豬玀』一樣的傢伙為伴。因為那樣會讓人笑話。

但是,當李牧羊的龍魂覺醒之後,不僅僅有學校的校花崔小心主動上前搭訕——反正李牧羊心裡就是這麼想的。小夥伴也一個接一個的出現,特別是到了星空學院之後,李牧羊展示出驚天的才華,星空名師一個接一個的出現,哭著喊著抱著李牧羊的大腿想要收他為徒弟——

「真是煩惱呢。」李牧羊有時候也會對此感覺到困擾。

譬如現在。

李牧羊對著顧荒蕪深深鞠躬,一臉誠摯的說道:「感謝顧師看重,並願意教授學生以畫入道之法。學生銘記於心,永生難忘。」

顧荒蕪擺了擺手,說道:「師生之間,何須客氣?」

「好讓顧師知道,我主修的是屠龍專業,後來又蒙夏侯師看重,跟隨在其座下修習道家典術,被孔離師父看重,又將佛門經法傾相授。也就是說,我現在不僅僅有主修課程,還同時兼修佛道兩家——現在又承顧師看重,要傳授與我丹青之道,我怕我的時間和精力實在是顧及不來埃到時候如果沒能學好,反而會讓顧師大失所望。反而不美。」

顧荒蕪皺起眉頭,問道:「你想要佛道雙修?」

李牧羊尷尬的笑笑,說道:「就是想試試——」

佛道雙修這種事情就跟他要同時娶兩個老婆似的,而且那兩個老婆都是國色天香,富貴逼人。每次和人說起這樣的願望時,別人都會滿臉驚詫的模樣『你想娶兩個老婆』?

李牧羊就會覺得自己確實太貪心了,一個男人怎麼可以同時娶兩個老婆呢?你存在這樣的想法,到時候可能就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一個老婆也娶不著。

果然,顧荒蕪的眉頭擰得更深了一些,出聲說道:「還是要慎重。佛道雙修者,大多數都是佛道雙不通。不過這是你的選擇,我並無權干涉。我只問你,你是否當真喜歡作畫?」

「天地可鑒。」李牧羊沉聲說道。「顧師應該能夠感知到我的內心。」

顧荒蕪點了點頭,說道:「初次作畫,就能夠做到畫中有真意,實在是百年難見的天才人物。」

「顧師,我喜歡作畫,但是我只是想要將丹青之道做為我休憩逸情所用,並沒有想要——想要以畫境入道。」李牧羊不得不出聲解釋著說道。

佛道雙修都已經要佛道不通了,主修屠龍專業,再加上丹青之道,怕是幾樣技能一樣都學不好。那可就是要殆笑世人了。

到時候李牧羊會成為星空學院的反面教材,所有老師都會對新入校的學生講這樣一句話:只選擇一項主修專業就好。貪多嚼不爛,當年有個學生叫做李牧羊——

那個時候李牧羊就算是死了,怕是也要從墓穴里跳出來和人大吵一常

「怎麼?你看不起以畫入道的星空強者?」顧荒蕪冷聲說道。「李牧羊,你應該清楚,雖然以詩畫入道者世間寥寥無幾,但是這些人能夠一夕頓悟,一日之間所能夠達到的成就勝過別人數十年苦修——不說李秋白杜若甫這種傳頌千年世人周知的強者人物,還有王微、蘇東泊等人也都是如此,他們取得的成績,可是那些靠日夜苦修走正統路線的武者可比?」

「我明白顧師的意思,我也完全沒有看不起以詩畫入道的那些星空強者的意思。相反,我的心裡反而對他們充滿了崇敬,我也希望能夠成為像他們那樣的人。文武全才,這是任何一個星空學院的學生都夢寐以求的事情。我就是怕——怕自己想要樣樣精通,結果卻是樣樣稀鬆。那個時候,我愧對自己的多年苦修,也愧對諸位師父的諄諄教導。」

顧荒蕪的臉色好看了一些,說道:「這個你無須擔心。雖然我不贊成你佛道雙修的事情,但是——既然你是真心喜歡丹青之道,那我就可以放心的傳授你以意破境之法。」

「畫畫最重什麼?最重意境。心中先有意,筆下才能夠出現千重山萬重水。你不用刻意去苦修,也不用日日冥想。自然而然,順應天意。一切事情就是水到渠成。」

顧荒蕪指著《春光乍泄》圖上面土狗消失的地方,問道:「畫犬成真,是你的畫意用力還是我的畫意使然?」

李牧羊的畫意是指畫的境界,顧荒蕪的畫意自然是指畫的意氣。這兩者有很大的區別。

李牧羊看著顧荒蕪,說道:「自然是顧師的畫意。」

「但是,沒有你的意境,就算有我的意氣也沒用任何的意義——先有意境,才能夠引出這意氣。正如我們所知道的神筆馬良一般,先是他所畫出來的飛鳥活魚栩栩如生,後來才能夠躍出紙面,變成活物。之前我只是給你們講過畫者十境,其實還有最後一境,也就是我剛才所說的躍出紙面——此-為畫者第十一重境界,也是至高境界。」

李牧羊鄭重點頭,說道:「學生受教了。」

「你可考慮好了?」

李牧羊雙膝著地,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說道:「感謝顧師授業之恩。學生李牧羊莫齒難忘。」

「起來吧。」顧荒蕪微笑著上前將李牧羊攙扶起來,說道:「從今日起,我們就是明面上的師生,私底下的師徒。現在,我將以畫入道的方法傳授給你——先入道,再破境。」

「弟子知道了。」李牧羊也改了稱呼。

顧荒蕪走到畫案前面,提起剛才用過的那隻毛筆,說道:「屏聲靜氣,看著我的起手勢——」——

李牧羊回到自己居住的小院時,發現一明艷女郎站在門口等候自己。

李牧羊大為疑惑,出聲問道:「公主怎麼還沒有回去嗎?」

「李牧羊,你還有衣服要洗嗎?」楚寧出聲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