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逆鱗>第兩百六十三章、進入陣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六十三章、進入陣眼!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歷史穿越

?

第兩百六十三章、進入陣眼!

當鵝毛櫻開遍斷山之時,進入弱水之境的時間也終於到來。

鵝毛櫻是櫻花的一種,花蕊細長,花瓣雪白。看起來猶如在清水裡浮動的鵝毛,又有『鵝毛大雪』的說法,故以鵝毛命名。

每個星空學院的學生都有進入四大幻境修行的機會,而每個進入幻境的學生或多或少都會有一些收穫。更甚至於在幻境裡面奇遇連連,出來后就成為世人矚目的星空強者。

這個世界,任何時代都不缺乏奇。

當然,也有些人喪身幻境,或者在陣眼即將關閉時而永遠的留在了裡面。

可是,新生進入弱水之境,這仍然是讓整個星空學院都為之重視的事情。

學生們都聚集在廣場,按照之前就排好的順序進入洞府。

不知道是羊小虎這個主教老師的手氣不佳抓鬮的時候失敗,還是因為屠龍專業太過弱小不受學院重視,反正李牧羊他們被排列在隊伍的最後面。

也就是說,他們是最後一個進入幻境的專業。

前面的自然就是人多勢眾的佛門道家,這兩個專業的弟子各有近百人,穿著鑲有流雲的白色星雲制服站在隊伍的最前面,看起來華美壯觀,讓人心生羨慕,忍不住想要成為他們中的一員。

因為之前就排好了進入幻境的隊伍,所以李牧羊和千度林滄海站在了一起。

千度沒有看前面的人群,卻一直饒有興緻的看著密布四周的櫻花。

「據說斷山上面的鵝毛櫻開放的時候,山下就要下雪了。」千度喃喃說道。

李牧羊有片刻的恍神,有種山上一天,地下一年的錯覺。

離開江南之時,正是雜花生樹,鶯亂飛的大好時節。

進入星空學院之後,因為有著沉重的壓迫感和強烈的上進心,所以李牧羊每日的時間都安排滿滿。

晨曦初現的時候,他就已經起床練習《破體術》、然後寫字畫畫、吃過早飯之後就去上課、跟著洋小虎學習屠龍技巧。下午如果有課,那就接著上課。如果沒課,那就去夏侯師那邊去跟隨其學習道家神術或者去孔離師那邊去學習佛門法咒。晚上將抽出時間將一天的收穫再細細咀嚼,感悟。泡澡的時候修習《行雲布雨訣》,睡覺前讀《龍之語》或者《降龍伏虎咒》

哦,李牧羊還是顧荒蕪的助教老師,在顧師沒有時間授課的時候,李牧羊還要趕到桃花塢講課並且點評同學呈上來的作品。

李牧羊真的很忙很忙,忙得都忘記了現在是什麼時間。

他想起了父親母親和妹妹,他們在天都都還好吧?

應該沒有人欺負他們吧?

李思念最喜歡下雪了,每當江南下雪時,他就會拉著李牧羊去梅園賞雪,也會帶著她的小姐妹們和李牧羊一起打雪仗李思念的朋友極多,而且一呼百應。每次只要是她組織的活動大家都會積极參与。

說句實在話,那個時候李牧羊也就只有跟在妹妹身邊才能夠和那些年輕漂亮的女孩子們說句話其它時候大家都是不太理會他的。

黑黑瘦瘦,風一吹就倒的病秧子,哪個女孩子會喜歡呢?

「李牧羊」

李牧羊回過神來,才發現千度一臉關心的看著自己。

「你說什麼?」李牧羊這才發現自己走神極久,不好意思的對著千度道歉,說道:「對不起,我在想一些事情。」

「在想什麼?」千度好奇的問道。和其它的學生一樣,穿著星雲制服的千度純靜清幽,如那盛開綻放的鵝毛櫻。

「在想我的家人,想我的妹妹」說起李思念,李牧羊的嘴角就忍不住的浮現一抹笑意,說道:「她喜歡雪,每次下雪的時候,我還沒有起床,就聽到她在隔壁的房間里大呼小叫,有時候也會偷偷抓一個雪球塞進我的脖子裡面,我就被冰得從床上跳下來」

「真是個可愛的女孩子。」千度眼神有神彩流溢,出聲說道:「她一定很漂亮吧?」

「嗯。」李牧羊認真點頭。「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女孩子。」

想起自己這樣在另外一個女孩子面前誇獎自己的妹妹是最漂亮的女孩子可能有些不太合適,李牧羊趕緊補充了一句:「和你一樣漂亮。」

千度抿著唇角微笑,說道:「撒謊,在你心中,我一定沒有她好看。她叫什麼名字?」

「李思念。」

「李思念。我記住這個名字了。」千度說道。

她抬袖指著周圍的那些櫻花,說道:「知道它們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嗎?」

「另外一個名字?」

「它還有一種名字叫做『斷櫻』。據說原本這種櫻花是火紅色的,白色只是它初生時的模樣,隨著花期的延長,它的顏色會逐漸加深,成為和大多數櫻花一樣的五顏六彩。只是因為一場大戰,也有說是仙人一劍斷山這滿山的櫻花受到那戰鬥的影響或者說是劍氣的威逼,竟然畏而不前,不再生長,花色也不再深濃,從此以後,就保持著這雪白色的模樣。」

李牧羊聽得雙眼放光,說道:「到底是何人才有這樣的神通埃真希望能夠和這樣的強者見上一面如果能夠互相切磋一場,那就實在是太好了。」

千度看著李牧羊,說道:「別人或許沒有機會,你是一定可以的。」

林滄海很是不滿,說道:「憑什麼別人沒有機會,就他李牧羊可以?我也想要和這樣的星空強者比劍呢等到我學成之時,我也朝著這斷山斬上一劍。看我也一劍斷山。」

千度輕笑出聲,說道:「你要是也斬上一劍,那星空學院就要被你一劍給削平了。學校裡面的眾師生恐怕也不願意吧?」

林滄海心想也是,以前的仙人一劍斷山時,斷山還是無名山,是一座野山,只有古樹和野獸,卻無人居祝自己現在想要仿照仙人斷山,星空學院裡面隱藏的那些老怪物還不要把自己給剝皮抽筋?

「我斷其它的山。」林滄海嘴硬的說道。

陸契機站在鐵木心的身後,眼神時不時的落在正和千度林滄海兩人談笑風聲的李牧羊身上。

楚潯將陸契機的動作看在眼裡,心裡如刀割般難受。

愛之深,恨之切。

楚潯臉色陰沉,聲音冰冷的說道:「倘若你不願意和我組隊,也可以去加入他們只要他們願意。」

陸契機當作沒有聽到楚潯的話,有些事情她沒辦法向楚潯解釋,也不想解釋。

「怎麼?連一句話都不願意說了嗎?」

陸契機的態度正是讓楚潯抓狂,這是一種從骨子裡的淡漠和無視。

他沒想到進入星空學院之後,陸契機竟然會和自己越走越遠,近似仇敵。

就是因為那個李牧羊?他就有那麼大的魅力?

「我不知道說什麼。」陸契機無比坦白的說道。

一直以來,她都是一個坦誠的人。直言直語,沒有什麼事情值得她隱瞞的。

當然,除了李牧羊和她自己的身份問題。

可是,這種話聽在楚潯的耳朵里卻是格外的刺耳。

「哈哈哈,不知道說什麼好一個不知道說什麼。我知道,我強行跟在你這邊只是自取其辱。如果你不願意的話,我可以獨自入境。」

陸契機想了想,說道:「好吧。我不願意。」

「」

楚潯瞳孔微縮,臉上的肌肉抽啊抽啊,就像是在舞蹈一般。

良久,他眼裡的戾氣消失,臉上的不快退散。

他臉色平靜的看著那遠處的櫻花,眼裡不再有任何熾烈的情緒。

因為處於隊伍的最後方,也不知道前方是如何入境的。

不過隊伍行動速度極快,沒有等待太久的時間,前面的人都消失不見,李牧羊他們已經站在了水月洞天的洞口。

在羊小虎的帶領下,一行數人進入深邃悠長的洞穴,然後站在一道巨大的水簾之前。

看不到它的起源,也看不到它的出處。甚至聽不到水落的聲音。

如果不是飛濺出來的水花,以及瀰漫在四周的水氣,你甚至感覺不到它們的流動。

就像是一片白綢,又像是明月的光輝,它靜默無聲的掛在那裡,等待著世人驚嘆欣賞。

水月幻洞裡面,還有一群星空名師站在旁邊守候。包括李牧羊的師父夏侯淺白和孔離也在。他們完全無視站在人群之中的李牧羊,就好像大家一點兒也不熟悉的模樣。

「此為水月幻境陣眼所在,你們將從此處入境。」羊小虎站在瀑布之前,朗聲說道:「月升而入,日升而歸。切勿在裡面停留太久,不然等到陣眼關閉。你們想要出來,怕是就要等到下一次大門重啟之日了可聽明白了?」

「明白。」眾生回答著說道。

「好。現在按照之前組隊的情況入境。每個小組的成員入境時互相牽手,這樣才能夠保證你們不會被傳送到其它的地方。」羊小虎囑咐著說道。「第一組,楚潯、陸契機手牽著手走進瀑布之中。」

楚潯抓住手裡的長劍,大步朝著幻境走去。

「楚潯」羊小虎出聲喚道。

可是,終究慢了一步,楚潯進入瀑布之後,身影瞬間就消失不見蹤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