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第兩百七十章、與狼共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七十章、與狼共舞!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

第兩百七十章、與狼共舞!

「你欠我一個承諾。」狼王這樣對李牧羊說道。

這在千度林滄海等人聽來,是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剛才還打死打生恨不得你死我活的敵人,現在卻喊著找別人要一個承諾這到底演得是哪一出啊?

那些三流吟遊詩人的濫情小說也不好意思這麼寫好不好?讀者會罵娘的。

也只有李牧羊明白它這句話的意思,它不是要找自己要承諾,而是想要找那頭老龍要承諾。

可是,那頭老龍欠下來的債憑什麼要讓自己償還啊?

還有,人死債消,那頭老龍都已經不在了,債也應該要消掉了吧?哪有龍債人還的道理?

「我不認識他。」

李牧羊的第一反應就是拒絕,他才不會願意無故的就往自己身上增加債務呢。他是一個很謹慎又有點兒小心眼的男人。

可是,稍微猶豫,李牧羊還是決定搞清楚這到底是一樁什麼事情。

誰知道是不是要求那頭老龍收它做小弟或者想要把自己洞里的萬千財寶獻給龍王結果龍王答應了卻一直沒有時間去取

好吧,李牧羊一直是個愛好幻想的孩子。當年他還曾經想過要成為一名偉大的作家。

他把自己寫好拿給李思念看,李思念很是嫌棄的說了一句『難看的要死』之後,他的作家夢才就此破滅。

「我欠你一個承諾?我可不記得有這回事情。」李牧羊看著狼王說道。

「你休要抵賴。」狼王滿臉憤怒的模樣,狠聲說道:「你的先祖當年借我狼珠入弱水,說等他拿到弱水之心后,就會借我洗髓煉體三年。我以紅月之光華為食,原本是火性之體。倘若能夠得到弱水之心的洗禮,就可以得到水之精華。那樣的話,水火兼修,我的威能將會更加強大。」

李牧羊心神微動,一臉笑意的看著狼王說道:「原來還有這回事兒,雖然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既然是我先輩找你借過東西這個債自然是要還的。男兒一諾值千金,我們家沒有借錢不還的男人。」

狼王朝著前面伸出一隻巨大的爪子,說道:「既然你要還債,就把弱水之心給我。」

「李牧羊,你哪裡有什麼弱水之心?」林滄海急聲阻攔。別說是弱水之心那種神器了,就是弱水他們都沒見過呢。「再說,你的先輩都在江南城,哪裡可能跑到這水之幻境找一頭狼王借東西?你別聽它胡說。狼性狡詐,它一定是在對我們使詐。」

林滄海覺得李牧羊瘋了,這頭狼也瘋了。

他在古書中讀過弱水之靈的典故,到了星空學院之後,羊師也特別講過屠龍三大神技之一的弱水之靈

那種聞名於世的神器,豈是一般人能夠覬覦的?

這一人一狼卻像是在討論大白菜似的,一個要討一個說還,把人當作白痴嗎?

「你這愚蠢的人類」狼王氣憤之極。竟然有人冤枉說它在使詐,如果是它在使詐的話,一筆債務需要等到數萬年時光還沒能討到嗎?

「不要擔心。沒事的。」李牧羊小聲安慰。「它認錯人了。所以我就將錯就錯。」

「我沒有認錯人。」狼王又有種胸口被人插刀的感覺。那嗡嗡嗡的聲音在耳朵邊尖銳的響起,讓人聽起來極度的不舒服。「我平日都是隱居在狼山洞府修鍊,每日吸食紅月之光來對抗天劫。上次出府是在數百年之前,那個時候有一個人族傢伙闖進我狼山洞府,我才出來和他打了一架。你以為就是幾個人類的小嘍,就值得本王親自出來應付?」

「那你今天怎麼出來了?」

「因為我聞到了熟悉的氣息。」狼王紅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李牧羊,說道:「雖然相隔萬年,但是我知道,那就是我熟悉的氣息滄海桑田,時空變遷。無論如何都不會讓我忘記。」

「」

李牧羊相當的無語。難怪智慧的人類總是說,想要讓一個人記住你,要麼讓他愛上你,要麼讓他恨上你。要麼找他借錢。

這麼一想,簡直是世間真理埃

那頭老龍欠下了狼王一個承諾,竟然相隔萬年都沒辦法讓這頭狼王忘記。聞到它熟悉的一絲氣息就放棄修鍊跑出來找人討債每個討債者都有令人心酸的往事埃

「既然你是出來向我討債的,為何又要殺我呢?」李牧羊出聲問道。

「因為當我出現后發現,你並不是我要找的人越是靠近,那種氣息反而越淡。我以為我被人欺騙了,所以才將憤怒加諸於你等人類身上。」狼王倒也光棍,有什麼說什麼,並沒有隱瞞的意思。

李牧羊明白了,當他和千度同時演奏起那首《十面埋伏》的時候,狼王感受到了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神秘氣息。

李牧羊不確定狼王之前有沒有聽過那頭老龍演奏過《十面埋伏》這首曲子,但是,想必自己在演奏這首曲子的時候,身上散發出來的某種氣息和那頭老龍是相通或者相同的。

所以,狼王才一步步的走來想要找自己討債。

那個時候它還比較含蓄,雖然心中很憤怒,卻也不敢太過火因為它知道龍族比它更加的強大。

但是,當它發現自己找的人並不在這裡的時候,心裡的那股子火氣就壓也壓不住了,又是騰空又是噴火的,一定要把面前這些將它從狼山洞府裡面引誘出來的傢伙給消滅乾淨才解恨。

當自己施展出驚龍拳的時候,那股子讓狼王熟悉的氣息就再次出現了

李牧羊有種深深的擔憂,他以後還要不要施展龍族秘技啊?

不施展吧,怕是打不過人被人欺負。譬如剛才,他就被一頭狼給欺負了。

施展吧,又容易被那頭老龍的故人或者一些淵博似海的人類給發現端倪。

「做個小龍人真難埃」李牧羊在心裡感嘆著想道。

他看著狼王,說道:「我現在沒辦法給你。」

「你又要騙我?」狼王暴跳如雷。如果不是識得驚龍拳法的厲害,再加上它對李牧羊的身份有了錯誤的認知,以為他是那條老龍的後人所以才強忍著沒有對李牧羊野蠻。

狼再兇猛,也不如龍的血統更加高貴埃

狼被稱之為畜生,雖然它們自己不這麼認為。可是,龍卻是半神之體,有大威能,是世間主宰。

當然,因為這頭狼王平時很少出門,幾乎是與世隔絕,並不知道神州之內發生的事情,所以也並不知道它的欠債人的種族幾乎被人類給屠殺乾淨。

讓紅月之狼這等上古神獸畏懼的強大種族,卻被它所看不起的粗卑弱小的人類給幹掉不得不說,這是絕妙的諷刺以及體現了人族戰鬥力的強悍。

「我沒拿到弱水之心,又如何給你洗髓煉體三年?」李牧羊反問著說道,並不在意狼王的態度。反正自己有驚龍拳,而且看起來對方很忌憚這個。大不了再和它打上一場,把狼殺掉之後取走它的狼珠好了。

雖然李牧羊現在還不知道狼珠到底是什麼東西,它的真實用法是什麼。

不過,就連那頭老龍都來找狼王借狼珠,足見它的重要作用。

還有,弱水在哪裡?為什麼那頭老龍也想要去奪得這弱水之心呢?

李牧羊努力的思索,卻發現自己的記憶裡面並沒有關於這頭狼王的影像,甚至都沒有關於弱水之心的存在。

也就是說,這是那頭老龍心目中微不足道的存在?

還是說,對那頭老龍來說,因為記憶太過久遠,所以它自己也記不起來龍王的眼淚雖然是龍一生的知識技能和記憶縮影,卻也僅僅是縮影而已。它沒辦法在短暫的時間裡將所有的信息都包裹進來。只會將它記憶最深刻或者它最在乎的一些東西放進去。

「弱水之心不在你們手裡嗎?」

「不在。」李牧羊搖頭,說道:「弱水之心應該仍然在弱水裡面。」

「你沒有騙我?」

「我怎麼會騙你?我們此行,正是為了尋找弱水之心而來」

李牧羊對著林滄海眨了眨眼睛,林滄海恍然大悟,心想,原來李牧羊剛才說那些話就是為了哄騙狼王送他們去尋找弱水之靈埃

他們此行來到水之幻境,更是為了歷練尋寶而來。大家各有各的奇遇,但是倘若自己這群人能夠得到上古神器弱水之靈一定會成為所有學生中收穫最大的一個隊伍。

「你們根本不可能找到弱水之心。」狼王冷笑不已。

「所以,我們需要你的幫忙。」李牧羊笑起來的模樣比狼王還像一條狼。「你把狼珠借給我,我去找來弱水之心這樣,我就可以償還當年欠你的債務,你覺得如何?」

「你當我是白痴嗎?」狼王冷笑。「你要是不借我怎麼辦?」

「你想想,當年我的先祖已經欠你三年,倘若我拿到弱水之心,就可以再多借給你三年,也就是說,你只需要把你的狼珠借我用一用,我就可以把弱水之心借與你六年你想想,這個生意是不是你佔了大便宜?」

「」

「當然,如果你不借也行。那樣的話,我就拿不到弱水之心。我沒辦法替先祖還債,所以,你什麼都得不到你的數萬年等待就白白浪費了,上次借狼珠的情義也沒有了。」李牧羊很是認真地給狼王分析著眼前的情況。「怎麼樣?要不要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