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逆鱗> 第兩百七十五章、不安好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七十五章、不安好心!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歷史穿越

第兩百七十五章、不安好心!

楚潯掃了林滄海一眼,沒有作聲。

「怎麼?你又想要抵賴了?人家李牧羊連死都不怕,你卻害怕履行賭約向人磕頭道歉?」

「我和別人之間的事情,和你有什麼關係?你進來摻和什麼?」無論如何,楚潯也是西風皇室的人。他的父親是一個閑散王爺,但那也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王爺埃他這個將來要繼承父親爵位的小王爺向一個來自草原的野人磕頭道歉,傳出去終究會對名譽有損。

而且,他的面子上也過不去。現在可是被無數的星空學子注視著呢。他要是在這裡向鐵木心磕頭,等到回到星空學院,怕是就會成為星空學子口中的笑料。留守學院的那些堂兄弟們也饒不過他。

「不平則鳴。」林滄海冷笑連連。「剛才是誰喊著讓人履行賭約的?」

林滄海故意提高了音量,大聲喊道:「李牧羊履行賭約,提前入了弱水,為我們這些星空學子尋找入境之路——但是卻有人言而無信,想要賴債。大家說說,這種人是不是應當人人唾棄?」

「對。該下水的下水,該磕頭的磕頭——」

「楚潯,不要讓我等恥笑——」

「君子一諾值千金,難道你要做小人不成?」——

風水輪流轉,現在圍觀群眾都開始出聲譴責楚潯的違約行為。

鐵木心的視線牢牢的盯著江水,等待著李牧羊浮上水面。

可是直到現在李牧羊還沒有冒頭,水面之上連個泡泡都沒有。

鐵木心心急如焚,又聽到楚潯拒絕履行賭約,他心裡的戾氣瞬間被點燃,怒意飆升到達頂點。

鐵木心覺得李牧羊之所以入水,主要是因為不想讓自己輸給楚潯,不要讓自己給楚潯磕頭——鐵木心把所有的責任都歸結在自己的身上。

李牧羊如此的重情意,自己也不能不講義氣。

草原上的漢子就是如此的耿直!

他的眼睛血紅,臉上布滿了殺伐之意,眼神冰冷的盯著楚潯,嘶聲說道:「楚潯,倘若你敢不履行賭約,我鐵木心必和你血戰當場,不死不休——」

鐵木心雙手握拳,一股子淡黃色的霧氣將他的身體包裹起來。

腳下的紅土凸起又陷落,扭曲變形成為各種稀奇古怪的模樣。

看得出來,只要楚潯敢說半個『不』字,鐵木心就會出拳和他拚命。

如果他們倆人在這個時間這種地方打起來,最終將會落得一個兩敗俱傷的結果。

鐵木心是抱了追隨李牧羊而去的必死之心,楚潯卻不想把自己寶貴的生命落在這種荒蕪之地。

「誰說不履行賭約了?」楚潯硬聲說道。

「願賭服輸,乃君子之風。」楚潯開始給自己接下來的行為做鋪墊。

撲通——

楚潯雙膝著地,對著鐵木心所在的方向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

「還要道歉。」鐵木心說道。

楚潯對著鐵木心拱了拱手,說道:「我為自己的言行道歉。」

鐵木心這才稍微解氣,拳頭鬆開的同時,包裹在身體四周的土黃色氣體也瞬間消散,腳下的紅土也恢復了正常。

林滄海看到楚潯當真向鐵木心磕頭認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說道:「楚潯,敢不敢再賭一場?我若是進了弱水,你就再給鐵木心磕三個響頭?」

「我也可以賭一常」千度出聲附和。

楚潯的臉色陰沉似水。

對於他這樣心高氣傲的傢伙來說,當眾向人磕頭認錯已經是挑戰極限。現在這些傢伙卻不依不饒,他們是想把自己給踩進泥渣裡面去嗎?

「我只賭李牧羊一人。」楚潯咬牙說道。「你們的死活和我有什麼關係?我也一點兒都不在意。」

「真是遺憾。」林滄海嘆息。他轉身看向四周,問道:「還有沒有人賭?」

沒有人吭聲,所有人都保持沉默。

林滄海早就看周圍那些沒有膽子下水卻又不停的鼓動別人去探路的傢伙不滿了,這麼說也是故意的羞辱眾人。別看他的長相清清秀秀的,就跟一個漂亮的女孩子似的,但是骨子裡卻是極其的強勢。

「啊,你們快看——」有人驚呼出聲。

所有人的心神全都被吸引過去,順著說話之人的手指方向看過去,發現江面之上露出來一顆腦袋。

「天啊,有人浮起來了,有人從弱水裡面浮起來了——」

「是李牧羊,是剛才跳進水裡面的李牧羊——」

「不是說鴻毛不浮嗎?看來弱水並沒有傳說中的那麼厲害——」——

李牧羊的腦袋探出水面,笑著說道:「同學們,我在這裡——」

「——」

這是廢話,所有人都看到他在那裡。

李牧羊在弱水裡面游來游去,一會兒蛙游、一會兒滑翔、還時不時的來個深潛然後再從百尺之外的地方鑽出來,快活的就跟一條大號刀魚似的。

「鐵木心,楚潯有沒有給你磕頭道歉?」李牧羊大聲喊道。

「磕頭了。道歉了。」鐵木心眼睛泛紅,眼淚都快要出來了。原本以為李牧羊已經死了,卻沒想到他一點兒事也沒有,又活蹦亂跳的從水下面鑽了出來,實在是太讓人開心了。

楚潯的眼神如刀,一刀又一刀的割向那弱水之中的李牧羊。

他知道,自己被李牧羊給陰了。

這個混蛋,他一開始就知道自己不會有任何的危險,所以才鼓動鐵木心來履行賭約——他怎麼會沒死呢?他怎麼還活著呢?

「該死。」楚潯握住劍柄的手拚命的用力,青筋凸起,顏色慘白。

「各位師兄弟,快下來吧。」李牧羊招手說道。「除了水有點涼,腳下像是有什麼東西一直在追著咬之外,弱水和其它地方的河水沒有什麼區別。」

沒有人下水。

他們又不是白痴,剛才吳愁入水時瞬間就被弱水給淹沒。

李牧羊肯定是有特殊的渡水之法,所以才能夠避免被弱水吞噬。

他們可不願意拿自己的小命去開玩笑。

「這混蛋不安好心埃」大家在心裡這樣想道。

林滄海一臉氣憤的模樣,說道:「既然大家不願意相信你,我相信你——」

林滄海的身體躍起,一頭鑽進了弱水裡面,然後再也沒有任何蹤跡。

千度也有樣學樣,身體凌空,輕飄飄的落在了水裡面,瞬間也消失在眾人的眼睛注視之下。

「三個白痴。」大家在心裡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