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 第兩百七十六章、十大凶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七十六章、十大凶獸!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下一頁

第兩百七十六章、十大凶獸!

林滄海跳進弱水,千度也跟著跳進弱水。

兩人進入弱水之後就消失不見蹤跡,看起來更像是自尋死路一般。

只有李牧羊還能夠在弱水裡面冒出頭,自由自在的遨遊著,不停的對著岸上的學生招手,喊道:「下來啊下來啊,說不定水裡面就有什麼奇珍異寶或者神仙洞府——」

「白痴。」有人出聲罵道。

「就是,進去就是死路一條——」

「我們才不會上當呢——」——

「既然你們不願意下來,那我就自己去尋寶去了。」李牧羊對著岸上擺了擺手,然後沉進水底再也沒有任何動靜。

鐵木心看了蔡葩一眼,說道:「我相信他。」

說話的時候,就已經大步朝著弱水走去。

蔡葩猶豫片刻,快步上前握住鐵木心的手,說道:「我相信你。」

於是,他們倆人手牽著手走進弱水中央,當弱水將他們的頭頂淹沒時,人也瞬間消失不見蹤跡。

岸上的眾多學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臉的迷惑和猶豫不絕。

「這幾個傢伙——就這麼進入弱水了?」

楚潯的眼神陰厲,臉色鐵青,一臉兇狠的盯著那蒼茫的水面發獃。

弱水#很深。

很深很深。

李牧羊只覺得自己的身體一直的往下沉,一直往下沉,彷彿有一個世紀那麼漫長。

他的雙眼圓睜,能夠自由視物。

但是四顧之時卻看不到任何景色,就連一條普通的游魚都看不到。彷彿這弱水之中不生魚蝦,連一根水草都沒有。

目光所及,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李牧羊的雙腳落地時,他發現自己進入了一個奇異的世界。

他置身在一片森林裡面,而這片森林卻被河水淹沒。

腳下是褐色的肥沃土地,巨大的灌木叢足有數百丈高。就像它們已經在此生活了千年萬年一般。

水波蕩漾之時,綠葉在飄蕩,紅花在綻放,飛鳥在飛翔,可愛的白色小松鼠從這棵樹的樹梢跳到另外一棵樹的樹榦上面。

所有的一切都和李牧羊之前所見過的世界一模一樣,但是,這個世界卻在河水的下面。

就像是有神仙施展無上神通,將神洲之上的一塊土地給搬運到這裡一般。

可是,讓李牧羊疑惑不解的是,為何草木不枯?動物不死?

為何它們能夠自由自在的在這水底世界生活?看起來就和陽光普照的人類世界一模一樣?

「還是說——這只是一場夢?」李牧羊有種分不清夢幻和現實的感覺了。

嚓——

李牧羊手裡的長劍瞬間出鞘,在空中劃出一道漂亮的劍花。

啪——

頭頂之上,兩截**掉落在地上。

那是一條長了兩顆腦袋的青花蛇,它從頭頂的密葉之中落下來,想要給李牧羊這個闖入者一個突然襲擊,卻沒想到李牧羊的反應如此迅速,一劍就將其給斬成兩段。

「李牧羊——」有人出聲喊道。

李牧羊收劍入鞘,看到千度和林滄海正從遠處朝著這邊奔來。

他們能夠隨意的行走,他們能夠自由的說話,但是,他們和李牧羊一樣置身在水裡。

「這裡是什麼地方?」李牧羊抬頭望天,天上只有白茫茫的水面。沒有太陽、沒有月亮,連一顆星星都沒有。讓人難以辨別時間和方向。

李牧羊心想,難怪大家都不敢進來,任何正常人到了這樣一個荒謬的地方地,都會懷疑自己現在是不是還活著吧?

幸好李牧羊遇到了千度和林滄海。他們彼此的存在,就是活著的最好證明。

「誰知道呢?」林滄海一臉苦笑,打量著四周說道:「說實話,剛剛落地的時候把我給嚇壞了,我還以為我死了。畢竟,這裡可是弱水,說不定我們就已經被弱水給殺死了,留下來的只有靈魂——」

「他還讓我抽他一耳光。」千度在後面補刀。

「你抽了嗎?」

「抽了。」千度說道。

「——」

林滄海尷尬的笑笑,說道:「知道痛才證明我還活著。你怎麼半天才下來?我們等你好久了。」

「我在勸說其它的同學一起下來。」李牧羊笑著說道。

「那群白痴肯定不相信你吧?」林滄海笑著說道。

李牧羊早就從狼王嘴裡得到消息,這弱水便是進入水之幻境的陣眼。

弱水確實有鴻毛不浮神仙難渡的特點,無論任何人或者物體進去都會立即沉溺,難以冒出頭來。但是,這並不代表著進入弱水的人就已經死亡,或許他們只是被傳送到了另外一個世界某個領域而已。

包括最先入水的吳愁,岸上的眾人都以為他已經死了。可是,李牧羊卻認為他是最先進入水之幻境的星空學子。如果他成為這趟歷煉中收穫最大的學生,李牧羊都不會覺得有什麼意外的。

當然,因為對未知世界的恐懼,致使岸上的這些學生停滯不前,只是一個勁兒的鼓動別人下水去尋找一條安全通道,好做他們的開路先鋒。這樣的人,李牧羊對他們一點兒好感也沒有。

愛惜自己的生命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是視別人的生命如草芥——骨子裡還有沒有道德的血液?

所以,李牧羊故意在水裡面對著他們招手,讓他們跟著自己一起下水。

他知道,他越是這麼做,那些人就越是心存懷疑,也越是不願意跟著他們一起下水。

這樣的話,李牧羊的目的就達到了。

少一個人入水,少一個人進入幻境,他們獲得奇珍異寶或者秘籍神器的可能性不就更大一些了嗎?

這裡是幻境,是荒蕪之地,每個人都各出奇招,各施手段。

李牧羊只是用一種比較溫和的辦法來阻擋他們進入而已,如果他們的膽子足夠大的話,也可以跟著自己一起下水——他們不願意相信,自己能有什麼辦法?

「確實。」李牧羊笑著說道。「而且這水底世界如此廣闊,誰也不知道大家都會被傳送到哪裡——」

李牧羊掃視四周,隨意的指著一個方向,說道:「我們往那裡走吧。」

「為什麼?」林滄海出聲問道。

「要不然往哪個方向走?」李牧羊反問著說道。

林滄海想了想,笑著說道:「還是聽你的安排吧。」

這是一趟奇妙的旅行,明明走在森林之中,有花草相依,有蟲鳥陪伴,朋友之間可以肆無忌憚的交談,但是,他們卻置身在弱水裡面。

他們看得到水,摸的到水。可是張嘴說話之時,呼吸之間,卻不會有水灌進嘴巴或者鼻孔裡面。

他們穿山越林,一路上斬殺毒蛇毒蠍無數。

不過,幸運的是,他們並沒有遇到什麼真正的危險。

他們越是往前,路越來狹窄,樹越來越高,樹葉也越是茂密幽深。

最後,枝葉遮天,他們已經沒辦法看到頭頂了。

天色昏暗下來,水開始變成了灰色,然後逐漸變得漆黑如墨。

可視範圍越來越近,最後已經難以辨別眼前的路了。

「都要看不到路了。」林滄海說道。

「我也是。」李牧羊說道。他倒是沒有嚴重,視力並沒有因為天色變暗水色變黑而有所影響。

或許,這也是和龍王的眼淚融合之後的後遺症。李牧羊已經習慣了這種時刻出現驚喜的感覺。

當然,為了避免千度和林滄海的懷疑,他也附和著林滄海的話說自己難以視物。

千度伸手入懷,摸出一個錦,從袋裡摸出一顆夜明珠握在手裡。那顆夜明珠光華大熾,周圍千丈都清晰可見。

「你們有沒有聽到嬰兒的哭聲?」林滄海突然間停下腳步,出聲問道。「就像是有孩子在哭——」

「這裡面怎麼會有嬰兒的哭聲呢?」李牧羊笑著說道。「要是有,那也不是什麼嬰兒,一定是什麼鬼怪之物——」

李牧羊的聲音嘎然而止。

「嘎嘎嘎——」

因為他也聽到了,確實是嬰兒啼哭的聲音。

「真的有嬰兒啼哭。」李牧羊大驚,說道:「好像聲音距離我們越來越近——」

「大家小心戒備。」千度沉聲說道。她一手握著夜明珠,一手握著魔音笛,隨時都有可能給予來犯之敵致使一擊。

林滄海側耳傾聽,卻發現那聲音卻消失不見了。

他緊繃的神經放鬆下來,笑著說道:「可能是一種我們不知道的野鳥吧,這趟出來,什麼怪物都可能遇到——」

「小心。」李牧羊突然間出聲喊道,手裡的長劍帶出一片星光,狠狠的朝著頭頂斬去。

嗖——

巨大的黑影從他的頭頂掠過,朝著林滄海所站的位置飛了過去。

雙爪如鉤,抓住沒辦法做出任何反應的林滄海就朝著那漆黑如夜的高空飛翔而去。

在夜明珠的光芒照耀下,李牧羊也終於近距離的看到了那隻怪獸的模樣。

似鳥非鳥,似豹非豹。腦袋上面長著獨角,脊背之上有凸起的倒刺。

眼睛血紅,嘴巴尖利。

醜陋之極!

兇惡之極!

李牧羊手裡的通天劍斬出一道青虹,千度手裡的魔音笛揮灑出道道驚雷閃電。

兩人左右夾擊,一左一右的去攔截那怪獸。

可是,怪獸的身體已經隱沒在黑暗之中,消失在李牧羊和千度的眼帘之下。

「這是什麼怪獸?」李牧羊沉聲問道。

「蠱雕。」千度沉聲說道,一臉擔憂的看向林滄海消失的方向。「神洲十大凶獸之一。」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