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逆鱗> 第兩百八十章、向友坦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八十章、向友坦白!

小說:逆鱗| 作者:柳下揮| 類別:

?

第兩百八十章、向友坦白!

李牧羊曾經讀過無數個這樣的故事:某個反派人物為了保守一個重大秘密,將那些發現秘密的人一個個的殘忍殺害。

每次讀到壞人殺人時,李牧羊心裡都是無名火氣,對那個壞人簡直是恨之入骨,覺得他是全世界最大的壞蛋和人渣,竟然為了自己的一個秘密而殺害那些無辜的人。

被他殺害的受害者裡面,有些甚至是這個世界上對他最好的親人。

可是,李牧羊怎麼也沒有想到,他也將要變成那樣一個壞人。

為了保守某個秘密,而要殺害那些自己一心想要保護的人。

因為數萬年前的那場人龍大戰,人族視龍族為心腹大患,龍族也同樣和人族有血海深仇。

人族不容於龍族,經過一代又一代的統治者洗腦,神洲之上,每一個熱血的少年都希望自己能夠戰勝邪惡的巨龍,成為世人仰慕千古留名的屠龍英雄。

而龍族那頭老龍卻又藉助自己的身體留下種子,龍王的眼淚和自己相融合,渴望有朝一日藉助自己的手毀滅人族為自己的族人報仇。

因為身負那樣的秘密,李牧羊一直生活的很有壓力。

他不能讓別人知道他是一條龍,就連自己最親近的人都難以言說。

更何況人心邪惡,他沒辦法相信別人,更沒辦法確定在知道自己可以化龍之後,千度會不會還願意替自己保守秘密,或者直接一劍就殺掉自己

生死攸關的選擇,容不得半點的感情用事。

殺掉千度,在這荒蕪之地殺掉千度。

只要殺掉她,這個秘密就永遠都不會有人知道。

死人是不會說話的,她也沒辦法藉此來威脅自己。

沒有比這更加智慧更加簡單的辦法了,也不過只是殺一個人而已

李牧羊眼神兇惡的盯著千度,千度也眼神警惕的盯著李牧羊。

在這一刻,朋友之情,同窗之誼茫然無存。

一方為了活著,另外一方也是為了活著。

在這個世界上,沒有比活著更加重要的事情了。

沉默良久,氣氛沉悶到了極點。

一陣清風吹過,一塊細小的石頭從山頂之上滑落,輕輕的擊打在李牧羊身邊的石頭上去。

李牧羊眼裡的紅光漸漸消散,輕輕的嘆了口氣,說道:「我應該殺了你。」

千度也暗地裡鬆了口氣,手裡握著的魔音笛上面的綠光也消失不見。

她看著李牧羊,說道:「那你為什麼又放棄了?」

「剛才是你救了我的命。」李牧羊說道。「如果不是你出手援助的話,我現在恐怕已經死了。而且,你剛才比我先清醒過來。那個時候你原本是有機會殺死我的,可是你沒有動手」

「是因為這些原因嗎?」

李牧羊想了又想,搖頭否定了之前的答案,說道:「我不想殺你。我內心捨不得殺你。因為你是我的朋友,我把你當成我最好的朋友。」

千度點了點頭,說道:「雖然我不明白髮現了什麼事情,但是,當我醒過來想要喊你的名字時,第一眼看到的卻是你手臂上的鱗片。你的整隻手臂上面都長滿了鱗片我本來不該問,可是我還是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李牧羊能夠想象那樣的場景,有時候他偷偷在學院裡面練習《行雲布雨訣》這種龍族秘籍時,就會整個身體都會化作人龍形。當然,他還沒辦法全部化龍。畢竟,他不是真正的龍族。他只是人族的軀體和龍族的魂魄相融合了而已。

「我出生的時候被雷劈了。」李牧羊說道。

「」

「大家都以為我是被雷劈了,他們也是這麼告訴我的。」李牧羊看著千度過於驚詫的表情,表情無比的嚴肅認真,解釋著說道:「我覺得我真夠倒霉的。怎麼別的孩子都好好的,我一出生就被雷給劈成白痴呢?後來我才知道,我不是被雷劈了,我是被龍給劈了。然後我就多了一些亂七八糟的龍族技能。」

李牧羊看著千度,聲音無力近似解釋的說道:「這些事情你不都已經知道了吧?」

這種傾訴的感覺真好,以前都是他一個人藏著這個秘密,實在是把他給累壞了。

現在把這個秘密說出來,不管最終的結果如何,這一刻的李牧羊是輕鬆的。

「我不知道埃」千度說道。

李牧羊瞪大眼睛,說道:「剛才在火焰山山腳下面的時候,你還暗示說我們是同一類人你也是龍族對不對?」

「我不是那個意思。」千度說道。「我的意思是說,我能夠感覺到你身上有龍族的氣息,但是我並不確定你就是龍族你明明是人啊,怎麼就變成了龍呢?」

「」李牧羊有種想死的感覺。哪有挖一個大坑把自己埋了的道理?

千度明白李牧羊的想法,出聲安慰著說道:「你不要擔心,我不會傷害你的。更不會出賣你,向別人說出你的這個秘密我的祖上和龍族也有一些淵源,所以我才能夠感覺到你身上龍族的氣息。還記得我們在星空學院的第一次見面嗎?」

李牧羊點了點頭,說道:「記得。那個時候我就覺得奇怪,我又不出眾,為什麼那麼出眾的你會對我有一種很特殊的親近感。」

「因為我覺得你給我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就像是我們已經認識了好多年一樣。」千度聲音輕柔的說道。「我也形容不出當時的感覺,不過我確實對你格外的親近,這讓滄海都非常妒忌呢。」

想到林滄海,千度的臉色有些黯然,說道:「希望滄海沒事。」

「他不會有事的。」李牧羊輕聲說道。

隨後,他的聲音變得冷酷起來,說道:「如果那頭傻鳥敢吃了滄海,就算是被天下人知道我是一頭巨龍我也要把它給撕碎了烤肉吃。」

千度點了點頭,說道:「謝謝你。」

李牧羊輕輕搖頭,說道:「我們是朋友。我有危險的時候,你們也會這麼幫我。」

千度點了點頭,聲音凝重的說道:「是的,我們是朋友。」

頓了頓,千度看著李牧羊的眼睛,出聲說道:「不過,你有一點說錯了。剛才不是我救了你,而是你救了我。」

「什麼?我救了你?」李牧羊一臉驚訝。